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95章 书生一怒可为妖魔!(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谁敢过来抓人?

    谁来谁死!

    手中木棍可不会留情,更不会刻意留手。

    “还愣着干什么?”县太爷立即怒骂而来,瞪眼道“平日里养你们,关键时刻竟都不管用!”

    气死他了。

    真是一群白痴了!

    连个书生都不敢抓,真是丢他们郭北县官府的脸,当即又吩咐道“快,把这小子给本官带回县衙里去。”

    在其一阵上蹿下跳的怒吼之后,才有几个衙役试探性地朝江缺靠近。

    一开始并没有生什么事。

    而江缺也没动手。

    待他们靠近后,才冷冷一笑,“既然你们都要出手了,那便都死在这里吧!”

    突然间一棍扫出,狠狠地砸在那几个衙役身上。

    砰!

    几人轰然倒地。

    再想站起时,便只觉得眼前一黑,旋即什么也不知道了。

    “王家,官府衙门!”江缺冷冷扫视一眼,道“你们都当我江某人好欺负不成?”

    一个个都欲来撕咬下一块肉。

    可却不知他已不是往日那穷酸潦倒的书生,而是一个脱胎换骨的修真仙人,证得金丹大道的真人。

    容忍不得。

    书生一怒,可为妖魔纵横。

    他一怒便要杀尽眼前人。

    县太爷却不管那么多,脸色大变道“上,全都给我上,杀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敢动手杀他的人,怕是不想活了!

    只觉得江缺是运气好,否则他那些手下怎么会死,分明就是运气使然而已,绝不是突如其来的实力。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赶紧又吩咐道“谁能杀这小子,谁就得一百两银子!”

    以金钱诱之。

    他就不信重赏之下没有勇夫。

    “杀!”

    果然,听到县太爷的话后,不少衙役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同时紧咬牙关暗想“只要能把这小子抓住,到时候还怕少了赏钱?”

    都会有的。

    这可瞬间成摇钱树了。

    好事。

    当即面色一喜,便露出兴奋激动的神色来,他们继续道

    “江缺,你就认命吧,如今县太爷当面,你已经被包围了,逃无可逃了,还欲杀人行凶不成?”

    “你一个落魄书生,竟也敢杀人,就不怕折了机缘气运,断了前途命运?”

    “考秀才你已经没希望了,更别说其他,哼!”

    “”

    各种冷言冷语说着,那些衙役也根本没有把江缺放在心上,仿佛之前那几个衙役都没死一样。

    本能地遗忘了。

    可能对于他们来说,县太爷的赏银才是最重要的。

    江缺不怒反笑道“来吧,想拿本座去邀赏银,看来你们平时里也没少做这样的事,既然如此那都去死吧!”

    他索性也不打算留手了。

    一群欲求死之人!

    当即手掌一挥,便阴瘆瘆地道“今晚,一个也别想逃,既然这世道太乱,既然这郭北县被尔等蛀虫啃食,那今晚本座就来一次大开杀戒,叫你们都好好享受一下死亡的味道。”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硬怼官府,哪怕是一些修行有成之人,或是妖魔鬼怪之流的。

    江缺倒是第一个。

    他阴冷的目光微微一挑,便不顾四周那些人错愕未定的目光,持一根木棍就冲进人群里。

    几十个人根本不够看。

    砰砰!

    几十息后,江缺缓缓走出来。

    而剩下的人早就倒下,那群衙役连江缺一击都不是对手,就已经被他用木棍砸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临死前,他们便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最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顷刻之间,几十人就只剩下县太爷一个了。

    他一脸傻眼地望着江缺,指着他道“你你究竟是谁,你觉得不是书生江缺!”

    一个穷酸书生,怎么可能有如此本事。

    分明就不是一个人。

    他心里惊恐万状,生怕江缺化身为妖魔过来,把他也给吞吃了。

    天下大乱,他早就听说过妖魔乱世的说法,本以为只是个笑话,谁知道竟是真的。

    可这也太恐怖了。

    骇然难休。

    脸色更是惊悚无比,不断地后退着,只觉得浑身冷,不停地颤抖着,一阵阵地惊愕难休难止。

    这时候江缺则道“书生一怒,可为妖魔,大人怕是从来没想到过这种可能吧,你以为守着郭北县这一亩三分地就没事?”

    笑话!

    天下都乱了,郭北县迟早也要乱。

    而当其冲的就是郭北县的官府衙门,他只不过是把即将要生的事情提前了而已。

    “不,你就是妖魔!”县太爷惊恐地道“那些衙役虽然早已没了训练,但也不是一招还手之力都没有,你”

    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江缺打断了。

    “妖魔也好,鬼怪也罢,你又待如何?”江缺轻轻一笑,“你是朝廷命官,若是一般人怕是还打杀不得你,但本座却可以。”

    说完,他眼中精茫一闪而逝!

    阴冷的寒芒从眼眸深处扫视而出,宛如滚滚浪潮,直击那县太爷的心神,欲将他击成粉碎。

    砰!

    县太爷莫名地瘫坐在地上,慌乱道“滚,你滚开啊,不要纠缠本官,我也只是听那王家老爷的!”

    他现在后悔来这个偏远的村子了。

    本以为带了几十号人马不会有事,即便有也会轻易解决,但现在看来,他是托大了。

    心里不由一沉,迅道“本官乃是朝廷命运,身有朝廷国运庇护,你这等妖魔鬼怪根本杀不得我!”

    这是他的底气。

    可惜,江缺冷冷一瞥道“本座不是妖也不是魔,更不是鬼怪,你倒是想岔了,嘿嘿!”

    “你”闻言后的县太爷差点一口老血没能提上来,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你想干什么?”

    根本不知道江缺是什么存在。

    连国运都庇护不住,他还能奢求什么。

    心里不由涌起一些阴沉的寒芒来,并冲江缺道“你不能杀我,本官乃是郭北县的父母官,于你而言会有大用的”

    只可惜这点对于江缺来说,同样没有什么作用。

    父母官又如何。

    便是上面更大的人物过来,也是这般下场。

    “得罪我,便只有死,无论是谁。”江缺阴冷的目光宛如深邃无比,宛如一尊上古魔神一样。

    就连江灵怀里的白狐感受到了,都不由寒毛乍起。

    眼前这个人,哪里是什么穷酸落魄书生,分明就是一尊强大的仙神之辈啊,实在太恐怖了。

    书生一怒,官府也难挡!

    特别是在这乱世里。

    一连几日之后,郭北县都安静下来,不过江缺家里又迎来一位不之客!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