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94章 可有一心求死之人?(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郭北县,王家。

    王长天一脸阴郁,大拍桌子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王家出手,连老夫的儿子都敢动,那江家小儿真是不知死活!”

    气得他老脸黑!

    当即就吩咐道“来人啊,把这份帖子给老夫送到县太爷那里去,得了我王家无数好处,也该吐出来了!”

    还债的时候到了。

    县衙中。

    县太爷老神在在地看着,嘴角挂起一丝莫名之意,喃喃自语道“如今天下大乱,正好适合本官敛财!”

    嘿嘿!

    乱世,大不了他投诚一方诸侯王就是,到时候他依旧是县太爷,不会有任何人动摇他的地位。

    他的钱是他的,别人的钱还是他的。

    这种感觉真好。

    特别是现在。

    可是好景不长,突然有人来报,王家的管家来了,还带着王家老爷的拜贴。

    “这个点,都快到傍晚时分了,王家递来拜贴做什么?”县太爷很不解,“最近郭北县似乎也没生重大事件,不应该出事才对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那位王家的地主老爷,又要请他吃饭不成!

    这倒是有可能。

    毕竟同在郭北县,他虽然身为县太爷,但敛财手段还需和当地许多贵族一起。

    而王家,实际上就是他合作的一个对象。

    当即道“将人请进来吧。”

    不管王家有什么事,总归不会是坏事,他便也觉得无所谓。

    为官几十年,乡绅酷吏的合作在所难免,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县太爷,这是我家老爷的拜贴,他说你看过帖子就会明白的。”王家管家缓缓进来道着。

    县太爷微微一愣,旋即点点头道“行,我知道了。”

    挥手让王家管家离开后,他才暗暗皱起眉头来,“一介书生,竟然把他王家大少爷王雄打死,还顺带打杀不少王家下人?”

    公然杀人,按照国朝法律,自然是死罪一条,他也有权利管束。

    但让县太爷觉得很奇怪的是,江缺只是一个普通穷酸落魄书生,仅此而已。

    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又哪来的实力将王家大少爷在内,一共十几个人都一一打杀掉?

    这怕是不太可能,可能性太小了,第一眼看到王家老爷拜贴里内容时,他是不信的。

    “罢了,还是去看看吧。”心里暗暗想到,“好歹他们王家帮了我不少,正好还一个人情。”

    虽然已经快到傍晚,但这位县太爷却一点害怕意思都没有,手下几十号人马也不是吃白饭的。

    当即命人点齐人马,然后浩浩荡荡地往江缺他们所在的村子赶去,所过之处尽是退避三舍。

    县太爷出行,谁敢管?

    俗话说得好,大官不如现管,他就是郭北县最直接的父母官,自然要管管。

    况且此事王家老爷已经亲自打过招呼了,他也不得不管。

    来到江缺兄妹二人所在的村子,这位县太爷便大张旗鼓地道“快去传江童生来此面见本官,若胆敢不来,下回秀才考试就没他什么事了!”

    作为县太爷,他有这个权利。

    秀才上面的举人他虽然管不着,但从童生到秀才这道关卡,他是很清楚的。

    几十个衙役在旁边看着,为其助威壮势,但凡谁敢不理理睬,作为衙门之人也有权打砸。

    这点其他人是万万比不得的。

    村里的里正人还不错,也知道江家面临的情况,赶紧跑来通知江缺,“江家大郎,你还是赶紧离开吧,打死王雄及王家众多家仆下人一事已经东窗事了,县太爷都已经带人大队人马赶来了,你赶紧逃命去吧,这里我帮你应付着。”

    “林叔无须担心,一点小事而已。”江缺淡淡地道“县太爷也不能对我怎么样,区区功名而已,不要就不要!”

    反正也考不上。

    穿梭诸天时空来到这大概是聊斋的世界,他根本不会去傻傻地考秀才,考举人。

    那些对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活得潇洒自在一点。

    “哎呀,你这混小子怎么就脑袋不开窍呢,让你跑你就跑,别磨磨蹭蹭的。”里正板着脸,黑铁不成钢地教训起来。

    现在不想走,一会儿怕是走不了。

    里正的想法江缺自然明白,他微微一笑道“林叔,你不用担心的,便是官府的人来了又何妨,天下早就乱了,如今咱们郭北县的官府,早就烂到骨子里了,大不了一并打杀就是。

    我就不信,这天下间还有一心求死之人!”

    那群衙役和那县太爷,只怕都不是这种人,他们皆是贪生怕死之辈吧,绝对不会有这种人存在的。

    至少郭北县的这些官府之人不行。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还缓缓朝不远处的村头而去,别人怕他县太爷,连那王家都不得不给他几分面子,但江缺却从来就没怕过。

    官府,也是人。

    如今这世道,能活着就算不错,大不了一并打杀了事。

    反正他是结丹境后期的修仙者,根本不在乎多一个会少一个人命,真要不识趣,那他也不会饶恕。

    里正一阵气急。

    这个江家的书呆子,关键时刻怎么就犯浑了呢,和县太爷那几十号人怼,会有什么结果?

    “唉,江缺啊,你”

    他还想再继续说点什么时,却现江缺已经走远了。

    身后,江灵一脸坚定地站着,怀里还抱着一只白狐,并不害怕。

    江缺坦然地走过去,淡淡地望着县太爷一干人等,道“大晚上官老爷不睡觉,跑来我们这穷乡僻囊做什么?”

    看到一副理直气壮,似乎并不害怕的江缺,县太爷也是微微一愣,道“江缺,有人举报你打杀王家大少爷,以及王家无数下人,可有此事啊!”

    “有!”江缺也不否认,很随意地就承认了,反正此事他也没想过要遮掩什么。

    县太爷“”

    江缺直接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一脸阴沉道“既然如此,那来人啊,把人犯给本官带走吧。”

    至于怎么处理,就看那王家老爷的态度了。

    不过,他依旧可怜地望了江缺一眼,心想“这小子怕是完了,别说考取功名,连保住性命都难了。”

    王家老爷开口,连他都保不住。

    “想死的就过来,一心求死的也过来。”江缺淡淡地瞥了那些衙役一眼,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根木棍,正是敲死王雄的那根!

    众人“”

    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有不少人都犹豫了,甚至是害怕了!

    江缺这小子,哪里是百无一用的书生,哪里是手无缚鸡之力,分明就是个嗜血贪婪的凶猛野兽,就等着他们跳过去,他好一一打杀。

    谁不怕死?

    谁又一心求死?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