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72章 告你污蔑好人!(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匹夫,好不要脸!”江缺大怒道“竟然恶人先告状,还欲在两位长老面前编排搬弄是非,好大狗胆!”

    一番大喝,他便占据先声夺人的优势。

    紧接着,又把结丹境后期的气势全部释放出来,肆无忌惮地朝赵天云溃压而去。

    噗!

    “小子,你”本来就气急败坏的赵天云本想在江缺到来之前,先参一本。

    江缺出现后他也没怎么介意,小小筑基境而已,便是污蔑又能把他怎么样。

    可他万万没想到,江缺一身气势磅礴汹涌,连结丹境中期修为的他都不是对手。

    一气一阻之下,一口老气没缓过来,最后也硬生生气吐血了。

    “”主座上,昊然仙宗的两位长老相互看了看,都一脸无语,同时也极其震惊。

    原来江缺这家伙,竟然是一个结丹境后期修为之人,此前在入天妖秘境之前,不才筑基境吗。

    这提升的度,有点太快了。

    正常人几百年都未必能从筑基境提升到结丹境。

    而江缺的这种手段,简直太可怕了。

    让人云项天和云问天都是齐齐一愣,心想“这小子莫不是得到什么奇遇不成,否则怎会提升这么迅。”

    他们修炼了几百上千年,也才结丹境后期和圆满,相比起来简直如蜗牛爬行,水磨之工。

    但江缺的度,让他们惊诧,闻所未闻。

    简直是个奇迹啊。

    赵天云也同样被吓傻了,眼前这个手段不凡,且有着结丹境后期修为的家伙,竟是他极为痛恨的江缺!

    “看来,之前是老夫小瞧他了。”一想到未归的儿子赵末,赵天云心里就是一阵气急,“没将他扼杀在摇篮里,倒是天大的错误!”

    真后悔当初没一把将这小子杀死,哪怕冒着巨大风险。

    以至短短数月之内,竟结成金丹,还成为结丹境后期的修仙者,比起他来还要强。

    今后怕是不好随意欺凌打压,甚至是打杀了。

    他隐约间有些害怕,但也极为愤怒地想到,“这小子杀了我儿子,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他血债血偿!”

    绝不能让这小子活着,否则赵家将是巨大麻烦,也将是巨大耻辱,可能会被覆灭。

    他心知养虎为患这个道理。

    也明白不能久留人。

    冷眸一扫,突然冲江缺道“小子,任你舌灿金莲,口吐金花,道得天花乱坠也无用,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之事。

    你于天妖秘境内斩杀无数同门,这都是事实,任你百口莫辩,就不要再搬弄是非了。”

    将所有罪责加在江缺身上,他便可以借到九长老和十长老的力,以此惩罚之。

    哪怕是结丹境后期,触犯门规也照惩罚不误。

    不然门规存在有何意义?

    听闻此言,云项天也不由皱眉问道“江缺,赵执事所讲可否属实啊?你在天妖秘境内,可有打杀同门?”

    无论何时,同门不可杀。

    这都是原则。

    江缺嗤然一笑,道“十长老,不属实,敢问赵执事从何得知,又如何定下这般结论,又是怎么添油加醋地胡说八道的。

    若随意指正都可以,那诬陷人也可以很随意了,岂不等于说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也能指责别人?”

    “江缺小儿,你杀害同门这事,乃是经过调查后得出的结论,你莫要不当真,老夫乃昊然仙宗执事,行得端坐得正,绝不会冤枉你!”赵天云淡淡道。

    若无半点调查,他岂会随意指认。

    “那可有证据?”江缺冷淡地问了声,旋即话音一转,“若是无证据的话,你便是诬告,我倒是要告你污蔑好人!

    这事宗里会管吗?”

    结丹境后期的气势散开来,由不得人不重视。

    哪怕是云项天和云问天兄弟二人。

    江缺的强大,让他们不得不重新重视,或许一个赵天云还比不上他,所以

    一点瑕疵也会包庇。

    一旦江缺离开昊然仙宗,对于宗里而言,也将是巨大损失,绝不能给别人培养人才。

    这是基本原则。

    云问天这时候道“无证据之说自然当不得真,赵执事是如此,江缺你也应当是如此,各自说话都要负责,毫无意义的说辞就不要再说了。”

    他是支持证据的。

    虽坐镇于刑罚堂,但也不得不顾及江缺的感受。

    毕竟是位结丹境强者。

    所以也无妨。

    只是听到云问天这话后,赵天云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冷然着目光,阴森道“九长老,此言不妥,江缺此孽曾在天妖秘境杀害我昊然仙宗同门多人,已得到一起进入后侥幸存活的外宗弟子证实,此可为证据,此孽也理当交刑罚堂执行。”

    他的目的是让江缺死,而不是讲究证据一事。

    天妖秘境之变后,昊然仙宗无一弟子回来,这其中的变故他已从其他宗门里得知,宗内弟子都被江缺打杀一空,如何回来。

    特别是他赵家之人。

    冷然的目光泛起一道道寒光,杀意卷席不停。

    他又提议道“十长老,九长老,不如先把此孽抓起来,严加审问一番,想必他会说出实话的。”

    “”没等云项天和云问天回话,江缺便冷笑道“赵执事,你倒是打的好主意,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就可以借机屈打成招,甚至弄成冤假错案,直接给我定个莫须有的罪名,再把我打杀掉?”

    想得倒是很好。

    只可惜被他一眼识破,破了其大计。

    无凭无据要审问他,这可不行。

    他又不是犯人,顶多算是嫌疑犯,配合调查还行,要是像审问普通罪犯一样审问,那怕是没想好继续活下去。

    冷然的神色一扫,目光阴沉怨恨。

    旋即他又道“两位长老,赵执事说我杀害同门,那请他拿出相关证据来,要是什么都拿不出,那就只能说抱歉了。”

    别说没杀,就算是杀了也不会承认。

    跟在赵末身边的那些人,他可没算在昊然仙宗里。

    至于赵天云有没有算进去,那就显而易见了,只是江缺并不承认此事,天妖秘境突然崩塌,即便是少有一些人还活着,那也只是一小部分。

    况且还是外宗的,其证言还当不得真。

    云项天和云问天自然也不会采信,所以赵天云先天上就输了一局,这也是肯定的。

    云问天点点头道“江缺你说得对,昊然仙宗弟子被害一事我们也会调查清楚,若是查清楚后绝不姑息。

    当然了,赵执事要是有什么有力的证据,也可以提交过来,以供我和十长老参详。

    至于那外宗弟子的证言,就当不得真了,他们只怕巴不得我昊然仙宗大乱起来,胡说八道的成分自然大一些。”

    赵天云“”

    搞了半天,居然什么都没收获到。

    他苦口婆心地忽悠这么长一会儿,就得到一句要补充证据,气得他老脸铁青,“两位长老,此孽真的是”

    未等他说完话,江缺便挑眉打断道“赵执事,注意你的言辞,我好歹也是昊然仙宗弟子,老匹夫!”

    兴你乱叫我,就不许我乱称呼?

    狠狠地瞪着江缺的赵天云不由老脸一黑,阴沉着目光道“小人得志罢了,你做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老夫一定会找出你的证据来,到时候任你百口也莫辩!”

    “随便。”江缺轻声地道“但下一次若赵执事还是一个劲地忽悠污蔑,可别怪我告你污蔑好人,毕竟我江缺可是个最喜欢遵守门规的好人。”

    你是好人,那只怕全天下的人都是好人了。

    赵天云心里暗想着。

    老好人也不至于能活到今天,能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的,就每一个是好人,只是这番话他不好在云项天和云问天二人面前说。

    “这一次算你走运。”赵天云气急败坏地道“杀我儿,灭我族人,更加害众多同门,这个罪你是躲不过的。”

    他阴沉着目光,脸色也极为难看。

    而这一次没能阴到江缺,算是他最大的失误。

    万万没想到,江缺竟然已经是结丹境后期的修仙者了,成长度之快,也令赵天云感到头皮麻。

    “绝对不能让他再继续下去了,否则对我来说,将是天大的麻烦!”到时候江缺报复起来,将防不胜防。

    即便他能躲,赵家无数弟子也未必能躲。

    反观江缺只是孤家寡人一个,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必须在他还没彻底成长起来之前将其解决掉,否则事情恐怕不太好。

    想明白之后,他便要离去。

    但江缺冷眸一抬,却被江缺拉住,“等等,你这老匹夫这么快就想走是什么意思?”

    “你还想怎样?”赵天云不解,一脸迷惑地问道“怎么,你还有什么高见?”

    难不成,还想承认不可?

    很可惜不是。

    江缺戏谑道“你向两位长老告完了我,现在却想一走了之就算了?那刚刚来刑罚堂所受的损失,岂不白白损失了?”

    吃个暗亏?

    这可不是他江缺的风格。

    有恩必报,有仇必还,这才是他的风格嘛。

    “那你想?”赵天云冷眸一扬,突然笑道“我看你怕是心虚了吧,想借此机会拖延时间,对吗?”

    以此达到混淆视听,搅乱他们的注意力,好蒙混过关?

    哼!

    门都没有。

    他冷然着目光道“本座也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既然你觉得需要证据,那便补充证据就是,不存在什么污蔑老好人。

    更何况你也不是好人!”

    江缺不由嘴角一抽,随后道“我是不是好人,你赵天云倒是无需知道,经刚刚你赵执事的一番惊吓后,我被吓出一身冷汗来,所以想要点精神损失费而已。”

    赵天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