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66章 听说你自诩为神?(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帝释天慌了,以至于生出想逃跑的念头来,心里默默泛苦,那位神秘的存在很恐怖,他怕不是对手。

    所以心生恐惧之意了。

    活了上千年,帝释天早就看明白,有些人还是得罪不起。

    不过正当他打算离开时,却被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帝释天,贵客已上门,你欲躲避乎?”

    帝释天“”

    他正想离去,却突然有人过来,还越过天门那些防线,不用想肯定都完了。

    不过躲避两个字,还是让帝释天心里觉得很不爽,不由阴沉着脸喝道“你乃何人,来此意欲何为?”

    堵他?

    还是别有他意?

    “仙神江爷座下,绝无神!”冷淡的声音忽然响起,露出别样的冷色。

    如今跟随江缺后,让他更加自信十足,连两个儿子变成傻子都不在乎了。

    一来找江缺报仇实在不明智,二来江缺的强大,让他看到了仙道可期。

    “只要能成仙,能问道求取长生,两个儿子又算什么,扔掉都可以,反正还可以再生。”绝无神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所以此番来寻找天门,寻找帝释天,他也是尽心尽力,力求完美地解决此事。

    “江爷盯上的人,绝无可能逃脱,嘿嘿嘿!”阴邪一笑,他旋即道“帝释天,别躲了,本座都已经现你了。”

    大殿中的帝释天闻言身形一滞,突然沉声道“你究竟是谁,来找本座所谓何事?”

    突然间冒出来这么个人,还带着人马闯进天门重地,绝非普通人。

    “我都说了,江爷座下,绝无神!”他瞥了帝释天一眼后,继续道“今特来一睹天门门主之风采,也不请自来,还望你勿怪。”

    帝释天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道“不怪才怪,要不是你来,老子早就跑路了。”

    他也不是头铁之人,非得去和江缺撞,哪怕没看到人,也知道江缺的恐怖之处。

    这一千多年来,别的或许没有学会,但谨慎心他倒是学会了,也很赞同。

    稍有不慎,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因此他才会谨小慎微,生怕会惹出大麻烦来,那时候就覆水难收了。

    绝无神,他听过。

    东瀛第一高手,修炼金刚不坏之身,本想力压中原称霸无敌,谁知栽倒在江缺手里,成为其下属。

    “一个手下败将之辈,也好意思和本座说话?”帝释天显得极为霸气地道“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成为强者。”

    面对帝释天的嘲讽,绝无神也不以为意,“那又如何,又不是败在你手上,你帝释天有什么资格说我?”

    他轻蔑一笑。

    一个帝释天而已,他是不觑的。

    又不是惹不起。

    江缺他才没办法,可那毕竟是仙神之辈,倒也无所谓,只是眼前这个帝释天,他还不放在眼里。

    “天门不欢迎你,滚吧。”帝释天丝毫没有客气地道“否则本座可不敢保证天门众多弟子会对你做点什么。”

    阴冷的目光微微泛起,嘴角更是露出一点冷意来。

    绝无神还不够他看。

    自然而然,也没将其放在心上,要不是顾及江缺,他早就杀了过去,灭此人于天门中。

    不过他依旧冷冷凝着神色,面露不善之色。

    一旁的骆仙也警惕起来,一脸冷意地望着绝无神,那样子仿佛要把绝无神吞噬干净一样。

    而绝无神却仿佛屁事没有,轻笑道“奉江爷之命,特来给你送上邀请帖,他希望你能够去天下会演武场走一趟,也好让天下人都瞻仰瞻仰你的风采。”

    “”

    我还有风采?

    帝释天心里突如其来的一阵讶异,暗道“这混蛋分明是想把本座骗到那里去,然后那个叫江缺的家伙就好出手了。”

    肯定是这样的。

    “我绝对不能上当。”他心里一紧,暗暗地思索起来,“那江缺实力强大,哪怕我修炼上千年,有着千年之功,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此前虽从未了解过,但从骆仙带回的消息里,他就知道江缺的可怕之处,这绝对不是一个他能够对付的存在。

    很恐怖的人呐。

    惹不起!

    想到这里后,帝释天便讥笑一声道“邀请帖?你们让本座去,本座就必须去吗?”

    笑话!

    真是天大的笑话啊!

    他帝释天乃是天门门主,又岂会轻易过去?

    绝不去。

    眼皮一抬,便扫视绝无神一眼,冲其道“想要本座跟你去,门都没有,你绝无神还不够资格。”

    绝无神“”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帝释天一眼,忍不住问道“帝释天是吧,我也不知你哪来的勇气,竟敢说出这番话来,难道你就不怕不去的后果吗?”

    要知道,江缺可不是什么好人。

    不去行不行?

    那绝对不行,绝无神表示江缺下了死命令,若是连这点事都办不到,他也不用活了。

    所以看到帝释天犹豫后,他便又道“你也不要担心,去了说不定还有好处,江爷乃是修仙高手,是一个绝世存在,你帝释天虽然也厉害,但依旧不是仙神之流。

    听说你自诩为神,但却不是真正的神,和江爷根本比不起。

    说不定哪天江爷心情一好,赐下仙道功法来,你岂不是要?”

    如无名剑圣,以及他绝无神一般存在,不都活得好好的吗,这些例子足以说明江缺不是个嗜杀的人。

    帝释天还未答应,江缺便话音一转,继续道“更何况,你想逃也逃不了,哪怕自诩为神,可你也不是真神。”

    自然也逃不出江爷的手掌心,这次他可是有备而来,并非什么都没准备。

    只是若能不用,那最好。

    留着当成底牌,说不定大有用处,毕竟用在一个帝释天身上,实在是太浪费了。

    帝释天嘴角一抽,不由脸色一变道“怎么,本座不去,你绝无神还能强抢不成了?”

    “强抢倒是不至于,不过来此地之前,江爷曾给我一张神符,而其中则蕴含着江爷那仙神般的能量,所以”

    绝无神淡淡一笑,言语之间说不出的得意盎然,有江缺给的符,他便可自比天高。

    帝释天又如何!

    也可轻易镇压,翻手溃压下去,令其不敢有丝毫想法。

    而闻言后的帝释天却大怒起来,冷声道“好一个非强抢,想要本座跟你走,也要做过一场再说!”

    他不觉得自己会输。

    活了上千年之久,自创圣心决,一身实力不凡,从不曾惧怕过绝无神。

    千年功力,也不是说笑的。

    淡黄的衣袍一阵挥动,袖口扬动,一股神异的光芒自其中迸而出,千年真气如猎猎翻卷而出。

    轰!

    “死!”

    一手拍下,真气磅礴涌动,滚滚如潮水纹路荡漾,帝释天千年功力直接凝出十成来,又有谁人能敌人能敌?

    “哼!”心里忍不住暗暗冷哼一声,“我这招用了十成力量,哪怕是剑圣和无名之辈的人也不敢轻易硬接,你绝无神又算什么呢!”

    东瀛人,只是当年他偶然撒下的种子,侥幸传承下来,却也是个畸形的民族。

    冷声突然间扬起,寒光一片片乍现而出,紧接着又是一团真气扔去。

    强大的力量如滚滚刀锋。

    绝无神面色一凝,戏谑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位天门门主,有多厉害!”

    哼!

    帝释天,他也不曾敬畏过。

    他修炼金刚不坏之身多年,也想看看究竟和帝释天比起来如何!

    他记得江缺对帝释天,评价很高,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破!”

    双手合十,凝真气于两手之间,又迅握成一拳狠狠砸去,拳风呼啸,拳印刚猛如钢铁般,欲硬接帝释天的一掌。

    他力量暴恐恐怖,宛如神潮海崩渊裂,滚滚气势更是突兀地冲出去,凶涌翻腾。

    轰隆隆!

    顿时,一阵恐怖的声响瞬间朝四周扩散而开,滚滚如绝世凶威,惊骇得人心微颤。

    普通一颗高爆炸弹瞬间炸开,将四周卷起千层风浪,大殿里的桌椅石雕,也都被卷成粉碎落去。

    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现骆仙嘴角都带着一丝血迹,确实她躲闪不及,被那巨大力量波及到,将其震伤。

    帝释天和绝无神两人倒是屁事没有,仿佛什么都没生过一样。

    “天门门主,果然不凡!”绝无神轻笑道“若是与你生死一战,只怕难伤你,也难杀你而后快!”

    “你的金刚不坏之身倒也不错,但也仅此而已,本座想要胜你也不难。”帝释天冷笑道“所以,你还是回去吧,天门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若能打走江缺,那自然更好了,此事也易也。

    嘴角挂起一丝淡定的笑容,泛起喜悦之色,“希望绝无神这家伙能知难而退。”

    只是,绝无神的举动偏偏就出乎他意料之外,他摇头道“回去?回去我拿什么跟江爷交差?

    况且,我还有江爷给的符,用来对付你帝释天虽然是浪费了,但也只能这样了!”

    有那符,帝释天也不够看!

    他当即继续冷漠道“有符在,你便是神也不行,江爷要你去,你就得去。”

    帝释天却大怒,“嚣张!真以为本座是吃素的不成?”

    千年功力,都是假的?

    翻手便又一次溃压下来。

    “死,既然你想要本座不好过,那你便先去死吧!”手掌又一次抬起,狠狠地溃压下去。

    力量暴恐如雷霆狂风,滚滚翻卷着,仿佛要把绝无神撕裂成几半一样。

    而绝无神也面色凝重,眼睛微微眯起道“不知死活,江爷也敢挑衅?”

    天下间强者何其之多,可最终还不是都倒霉了!

    当然,若心态宽慰点,也不算是倒霉,毕竟跟着一个修仙者,以后有自然有着数之不尽的好处。

    随意指点只言片语,也会有天大好处。

    “谁都想修仙觅长生,问道不老不死,帝释天你可不要怪罪我。”绝无神掏出江缺给的符纸,心里暗暗地思索起来。

    符纸一出,顿时神光乍现万丈而起,化作一道神异的流光便朝帝释天飞卷而去,度也快到极致,宛如眨眼一过。

    光芒大盛,猎猎翻卷而动,上面还露出一些诡异的光芒,溃压着两人的气势,独称霸!

    “这是什么手段?”帝释天惊恐欲骇难休,竟然也觉得心底一跳,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情要生一样。

    心悸地跳动起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