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65章 慌一逼的帝释天(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风云世界,天门。

    骆仙慌慌张张地踩动莲足蹿入天门内,心情有些复杂不堪特别是见过江缺后。

    那个人,给她无尽压力。

    “主人呢?”

    她眉头一抬,便冲伺候帝释天的侍女询问道“去通传一声,就说我有要事需要禀告!”

    侍女闻言,连忙解释道“主人闭关修炼去了,此刻还未曾出关。”

    骆仙面色难看,暗道“此刻还闭关?水都快淹没脖子了,竟也不关注下?”

    主人心真大。

    她入天门,自认帝释天为主,奉为优先级。

    “那你先下去吧,此地有我在即可,无需你了。”挥了挥手后,骆仙就率先说起来。

    一想到江缺的恐怖,她就忍不住想提醒帝释天,多余的想法都是没有用的,还是要早做打算。

    原本帝释天称神戏弄江湖,欲行游戏人间之事,以及与欲谋龙元等诸多大计划,现在都要泡汤了。

    一个江缺,就足够改变很多事情。

    怎么办?

    现在骆仙心里很慌,要是冲进密室打断帝释天修炼,说不定会坏了他修行和道行。

    严重的还有可能走火入魔。

    可要是不打断,鬼知道帝释天要闭关多久,或许是十天半月,也有可能是一年半载,甚至更长。

    “等到那时候,只怕黄花菜都凉了吧。”骆仙暗暗皱眉地想道“天下局势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拖延得越久,会有怎样的结局。”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要不要打断帝释天的闭关修炼呢?

    一时间,骆仙心里格外纠结。

    最后还是决定,先等等看!

    一天后。

    帝释天还是未曾出关,骆仙却已经等不及了,“再等下去,天下间的强者只怕都已经臣服了,到那时天门还有何优势可言?”

    大计将要完。

    何苦来哉?

    “只要那江缺还在世一天,只怕就没有人敢不遵守他的规矩,主人怕是也”

    骆仙心里幽幽一叹。

    天下纷乱又起,天门大计也将倾覆难收,最终湮灭在武林长河中,此非她之愿。

    当即叫来天门之人,寻来锣鼓铜钟,“快些敲打起来,声音越大越好,莫要松懈!”

    其余人“”

    “骆仙大人,此地乃是门主闭关之地,敲锣打鼓怕是不妥吧。”

    “若主人在突破的关键时刻被咱们打断,岂不要走火入魔?坏了他修行吗?”

    “不行,不能这样做,坏了主人修炼乃是大事,绝对不能破坏,否则主人追究起来谁都承担不起。”

    骆仙冷厉地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说话,突兀道“一切责任我来承担,你等只管照办就是。”

    一群无知之辈。

    她可是清楚,帝释天若不醒来,天下都将变主。

    到时候她那位主人的大计都要变,此举也是不得不为之,具体如何还需要看帝释天的决断。

    其余人诧异地看了骆仙一眼,最终败下阵来,只好应道“行,那就依你之言吧。”

    旋即,便敲锣打鼓震天。

    咚咚咚!

    天门,帝释天闭关密室前,锣鼓声威震天地,仿佛有巨大声响轰然而起,恐怖得很。

    密室内。

    帝释天突然睁开眼睛,眼眉皱起,“是谁在外面如此吵闹,难道不知本座在此闭关修炼,真是好够胆!”

    冷厉的目光泛起深深寒意来。

    顿时间一股杀意自其眼底闪过,飘然而逝,掐动法诀收功,以圣心诀平息那震荡的气势。他可不是简单之辈。

    右手微抬,朝前方出口处一拂,顿时一股力量从手臂上迸而出,将那密室的大门挥开。

    他淡定地看着眼前的众人,冷声问道“尔等可否给本座一个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环视四周一圈,拿着锣鼓铜钟的人不少,莫不嫌命太长,打算背叛他帝释天了吗。

    阴冷的眼眸微微一翻,便如寒芒猎猎翻卷,令四周那些人只觉有寒风拂面,猎猎地卷起衣角。

    “主人,此事是我吩咐的。”骆仙立马道“此中具体原因,一会儿我再与主人你细说。”

    帝释天的目光这才回转落在骆仙身上,好奇地问道“本座不是让你去江湖上查探最近生的大事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骆仙点点头道“主人,此番我在江湖中现一件大事,所以不得不提前回来禀告。”

    江缺之事不能再拖了。

    她早已听说过绝无神来天门送帖子,但一直没找到天门位置所在,所以才没能送到。

    但江缺的实力,绝对要令帝释天都刮目相看啊。

    不过帝释天并不知道这些,他随口道“行了,你坐下来慢慢说吧,本座就不怪罪你了。”

    说完便屏退其他人。

    “主人,最近江湖上出现一个叫江缺的人物,他”

    骆仙说着便把江缺的事迹一一道了一遍,包括突然出现在天下会管辖的城中,再击败雄霸和无名,最后是绝无神和剑圣,以及后来她听说的邪皇刀皇猪皇三人,全都落在江缺手里了。

    要么沦为奴隶,要么成为其试验品。

    整个江湖都已经传开了。

    “什么?”帝释天闻言后,都震惊了,“天下间,居然还有这种人存在?你可知那江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难不成,也是个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不成?

    突然间横空出世,几百了当世好多高手,此举又意欲何为,称霸天下武林吗?

    这些个想法从帝释天的脑海中一下子就冒出来,他甚至觉得江缺可能会破坏他的算计。

    只是他帝释天活了上千年,居然没有听过江缺这号人物,倒是很令其诧异,“江缺,为何这一千多年来,本座从未听说过他呢,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挥手间就能定住人,还能禁锢人体,能搜魂探秘,如此本事即便是他帝释天也不会啊。

    那分明就是神仙般的手段才是。

    太过可怕。

    “主人,那个人很强,我能感觉到他身体里隐藏着的磅礴力量,甚至比你也”骆仙顿了顿,说到这里显得有些犹豫起来。

    “怎样?”帝释天也不客气地问道“那家伙,莫不是比我还强吗?”

    他可是修炼上千年的存在,哪怕资质再不好,是条猪修行上千年,用时间都能堆成一个强者了。

    可江缺是谁,他真没听过。

    比他还强,就更加无从说起了。

    骆仙皱了皱眉,旋即道“主人,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他败雄霸、无名、绝无神都用了一招,甚至剑圣也基本上是一招。

    可以呼风唤雨,能控制雷霆,掌灵魂搜魂奥秘,绝对是仙神之流的存在,咱们该怎么办?”

    她知道帝释天活了很久,但面对江缺依旧不好办。

    那毕竟是一个绝世强者。

    凭借帝释天的圣心诀,会是人家雷霆之力的对手吗,骆仙便是心里没底,不是不愿意相信帝释天,而是没办法相信。

    “若真是如此,那倒也是无妨,正好本座这些年修为有所突破,去瞧瞧倒也不错。”帝释天淡淡一笑道。

    但这话一说出,骆仙就连忙打断他道“主人,切莫要如此想啊,这段时间来,但凡去挑战那人的,可都没有好下场。

    另外我在回来的这段时间里,听说他还推演出武道的更高层次,而试验品就是用的三皇。”

    江缺不是垫脚石,而是一块硬骨头啊。帝释天“”

    他顿时无言以对,老脸泛起一阵黑色来,沉声道“那按照你所说之言,本座该怎么办?”

    逃走?

    还是永生永世地隐居下去,然后淡出江湖?

    骆仙微微摇头,继续道“主人,那人厉害得很,一身手段更是神鬼莫测,那搜魂术施展过后,绝无神两个儿子已经变成傻子了。

    况且他还让我带话给你,要你滚去天下会演武场处,与他一战,可这分明就是个坑啊。”

    可不能就这样跳进去。

    闻言,帝释天眉头一挑,“这么说来,他确实很强,也很狂妄啊,就是不知本座的圣心诀是不是他对手。”

    听骆仙一说,他顿时觉得有千年功力似乎都不够看,心里不由一慌,有些尴尬起来。

    他自诩为神,便以捉弄天下为乐,可掌众生之生死欢乐,也因此而布下一个个计划,也为日后惊蛰之日屠龙做准备。

    谁知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个江缺来。

    这倒是令他震惊不已。

    江缺,难道也是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吗?

    这倒是极有可能。

    徒然一慌,帝释天也极为郁闷起来,面色苦楚难分,他随即道“要不,我们彻底隐匿天门,不再出世?”

    他坚信骆仙不会骗自己,如此一来,那个叫江缺的家伙是真的恐怖,以他的力量怕是难以应对了。

    很可怕的存在。

    骆仙道“主人,此举怕是不妥,先不说那人是否知道天门的具体位置,就算他不知道,也可以派遣其手下的高手四处搜寻,哪怕咱们躲到天涯海角,怕是也会被他们现。”

    这事不好办啊。

    谁让江缺那么强呢。

    慌一逼了。

    帝释天突然觉得听到江缺的名声,有种听到秦始皇嬴政复活的消息,有种莫名的心惊肉跳,心悸不已。

    “难道是冥冥之中,本能的预警?”帝释天心里暗暗地想到,还阴沉着目光,“我活了一千多年,主要就是会推算,看来那个叫江缺的家伙真是我的克星啊。”

    简单地推算之后,帝释天想逃了。

    再留下去可能会出事。

    他当即吩咐道“骆仙,你立刻让人收拾东西,咱们先出海去游历一番,不去插手中原之事。”

    绝不能去插足。

    哪怕去海外逍遥一段时间,躲避一番,也好过正面抗衡,他很相信自己的推算之术。

    不过,就在帝释天吩咐之际,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直入帝释天所在的大殿。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