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49章 本座何罪之有?(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山,天下会总坛演武场处。

    江缺如老神在在地看着前方,一脸平静之色,身旁断浪正端茶送水伺候着,但心里其实没底。

    无名毕竟是武林神话,是天剑化身,哪怕现在并没有达到巅峰,很多都是以讹传讹的说法,但不可否认他的强大。

    若无半点真本事,他又岂会被天下江湖人士们以讹传讹?

    反观江缺,面色平静淡然,一心无碍,仿佛什么都不重要一样,心静如水。

    那平静的心绪如同古井一般,波澜不惊,仿佛天塌下来都不会惊讶,更别说区区一个无名了。

    无名,也只是武林修炼者而已,哪怕如今修为相当于大宗师,也就是筑基境,可最终还是有所不同的。

    修仙者就是修仙者,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这点自有区分。

    “江爷,他们过来了。”断浪眼尖,早已看到雄霸身着大紫红袍,带着一群江湖人,簇拥着一个身材不高的家伙缓缓到来。

    “那就是无名吗?”江缺淡淡地瞥了一眼,并问道“看起来也是一个,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糟老头子,呵呵。”

    武林神话,今日怕是要被打破。

    “应该是他。”断浪也不确定地道“他本来就一大把年纪了,且在雄霸等人的簇拥下而来,应是他无疑了。”

    “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剑道英气,想来他修炼万剑归宗已经有所成就了。”江缺淡淡地道着,“那万剑归宗倒真是一套不错的修炼法诀。”

    废了都能继续修,古往今来少见也。

    当然,这种情况对于青玄大6修仙界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问题,只剩一条手臂,甚至只剩下一个眼珠子都能借天大机缘重生,或是修炼的,也不在少数。

    前提是有一定本事。

    还得有机缘和运气,不然失败后,就是死路一条。

    虽然江缺也高看无名的剑道天赋,但却并不把他放在眼里,一个糟老头子而已。

    无伤大雅。

    来了就来了,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当即对断浪道“准备一下,人家远道而来,好歹得送上一些茶水让人家喝下。”

    他面色平静,一脸淡然如水,仿若无事一般,一个无名还不能让他心境有所波动。

    帝释天都不行,更何况是他无名呢,在这个世界上,他依旧是无敌的,就算是有着四千多年的功力的笑三笑,他也不惧之。

    断浪点头下去倒茶,正好现雄霸一行人来了,被人簇拥的为之辈,正是那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林神话,无名。

    “来了吗?”断浪喃喃一声,“也不知道江爷是不是他对手?”

    这倒是有些令人捉摸不透。

    他是觉得江缺很强的,但江缺的强又强在很多地方,所以又无法断定。

    “那人就是江缺?”无名指着一旁正端茶送水过来的断浪,冲身旁的雄霸问道。

    而听闻此言的雄霸,则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断浪是江缺?

    无名前辈,你是眼神不好,还是真的瞎啊,居然指着一个天下会曾经的弟子说这些。

    断浪哪点像江缺了?

    他愣是没看出来,不由笑道“前辈,那位老神在在般坐着的才是江缺,也就是那个摆下擂台欲挑战天下江湖人士的家伙。”

    听到雄霸这么一解释,无名顿时才恍然明悟,一时间竟也有些尴尬不已,老脸微微泛红。

    他还以为那江缺听得自己大名,所以就跑来欲端送茶水,以迎他的到来。

    但事实证明是他多想了。

    江缺根本就没那个心思,一个无名似乎还不值得他去关注,更不值得他端茶送水,无名显然是想多了。

    自作多情!

    当然,对于他这样的前辈高人来说,稍微的尴尬只是暂时性的。

    他缓缓地走上前去,威严十足,冲老神在在地坐着的江缺道“你就是那个搅乱江湖武林的江缺?

    听闻你设立比武擂台,但凡输者都必须交待出所有武功秘籍,彻底搅乱整个武林风气,惹得无数人士哀声怨道。

    你,可知罪?”

    躺在大椅上的江缺缓缓地睁开眼睛,淡淡瞥了无名和雄霸一眼,轻笑道“你们来得倒是挺快,本座倒想问一句。

    无名,本座何罪之有?

    你说本座搅乱江湖武林,那你说说雄霸设立天下会,江湖上更有八大门派,以及一些隐藏的门派,哪一个不是在搅乱江湖?

    至于设立擂台比武,挑战天下武者怎么了,一切全凭自愿,本座从来没有强迫过任何人。

    规则写得清清楚楚,要是怕输那就不要挑战,省得浪费大家时间,至于哀声怨气之辈,不过是一些不想遵守规则,又想拿走本座十万两黄金之辈罢了。

    本座好好地待着,你反倒来质问,我倒是想问问你,本座究竟触犯了哪条法律,哪条规定?

    况且,你无名只是一个江湖草莽之辈罢了,天下自有至尊管理,也应有朝廷官员处置不法之事,你无名出面又算什么。

    你有执法资格吗?你有权利凭证吗?

    最后还不是仗着实力强大,而为所欲为,你也不过是倒行逆施之辈的人罢了。

    哈哈哈!

    在质问和指责别人的时候,先想想自己有没有资格再说吧,否则你这样的行为只会给自己惹来无尽的麻烦。

    我江某人不才,也从来不会强迫任何人,但谁要是敢对我不利,江某人也是有脾气,也会怒而斩之!”

    他并不是老好人,也不是任人欺负之辈,谁要是敢欺负,谁就是他的敌人。

    而对于敌人,他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听完江缺的话后,无名一阵沉默,纵然他觉得江缺牙尖嘴利,有些话甚至说得让他暗暗皱眉,也极为不爽。

    但是,他依旧觉得很苦闷。

    江缺的话很好懂,也很简单,他无名再怎么是武林神话,前辈高人,可依旧没有资格管理这事。

    况且,这世上还真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他江缺的行为已经犯法了。

    无名也不是执法者,更是没有资格管到他头上来。

    可是在无名看来却不一样,江缺本身就有问题,设置十万两黄金吸引人,试问天下间又有几个人能抵得住如此吸引?

    于是他冷声道“小子,你口才倒是不错,挺牙尖嘴利的,只可惜老夫不会被你所打动。

    纵然你舌灿金莲,说得天花乱坠,也颇有道理。

    但你搅乱的是江湖,不是朝堂,而老夫身为前辈高人,自然要替天下间的人管管。

    至于你所说的自愿,若真是自愿,你又何必要设立十万两黄金,以此吸引人?

    况且只要一违反规则你就下死手,这样的行为,未免太过狠毒和凶残。

    老夫今天倒偏要管一下!”

    冷然的目光微微一挑,嘴角就泛起一丝轻蔑来,他可不认为江缺是他对手。

    在剑道的修炼上,他是有着绝对天赋的,哪怕是无双城那位剑圣也比不上。

    这点底气,无名觉得自己还是有的。

    江缺“”

    无名的一番解释,让他突然觉得有种对牛弹琴之感,似乎说不通这个道理。

    也搞不明白其中的道道。

    但他也不怕。

    当即就冷声道“怎么,你无名也是一大把年纪了,也成糟老头子了,现在也要来躺浑水不成?”

    教训他,收拾他?

    怕是你无名想多了,脑子出现了问题。

    嗤!

    不等那无名答话,江缺又道“你若来挑战,那便要按照我的规矩来,你若只是来质问,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若想不顾任何规矩,而打杀我,我江某人也不是好惹的,你可要想好了!”

    “”无名老脸一黑,顿时也被江缺的话噎得不轻。

    他本来想问清楚具体情况,谁知道江缺的态度很强硬,导致现在这结果有点太坑,目光不由泛起道道冷厉之光。

    旋即,他浑身上下的气势恢宏展出,如滚滚江水之势朝江缺疾驰而去。

    那溃压的威势,如山洪水一爆,犀利的剑势朝江缺迅碾过去。

    但江缺却如同大海上的一艘航母,根本没有谁能撼动他,任由你无名剑势如潮如洪,他自岿然不动。

    看得无名一阵皱眉。

    这时候江缺冷然开口道“无名,你确定要不讲规矩地和本座动手吗?

    还是说,所产生的一切后果,你都想好了?

    本座虽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但也算不上是什么好人!”

    无名却道“无妨,刚刚只是试探一番而已,你何必在意呢?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打算与你在擂台上挑战一番,不知你意下如何?”

    江缺暗暗一笑,“鱼儿果然上钩了,倒是件好事啊。”

    随即他则开口说“挑战?无名,你可知道本座这里的规矩?”

    一旦输了,是要交待出所有武功秘籍的,包括他的万剑归宗!

    无名点点头,笑了笑,“听说过,我也能接受此规则,比武论道,本就是成王败寇,虽然你此前就将天下搅得风云变幻,甚至如今乱象丛生,但既然是你的规矩,老夫还是愿意遵守。”

    江缺刚刚的话,确实让他感到很愤怒,但随即之后他却想到,“只要我能在擂台上,堂堂正正地将他打败所有的事情还不都解决了?”

    依旧只是一句话而已,成王败寇!

    输了,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至于他会不会输,无名压根就没想过,他的万剑归宗可不是一般功法,那是能把他从生死废人边缘拉回来的人物。

    “既然如此,那本座也就不多给你陈述了。”江缺神秘一笑,道“希望你堂堂无名,一会儿可不要耍无奈,否则”

    无名点点头,道“我懂!”

    “就是怕你不懂!”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