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05章 隐居会饿死的(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细数下来,北岩山人可能是个ss。

    但在江缺面前,不管他是什么存在,只要对方不招惹自己,那么一切都还相安无事。

    如果北岩山人阻碍了他,说不得要活动下筋骨。

    当然,只怕现在那位北岩山人真计较着该如何躲避这场灾难吧,对于他来说确实算是一场灾难。

    “独坐幽篁里”

    江缺一直觉得这句话很有深意,近来倒是时常将其挂在嘴边,淡笑道:“北岩山人啊北岩山人,你若现身一见,说不得真面目就被揭开了。”

    所以他断定对方不敢现身。

    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心里有鬼,所以才不敢出现。

    当晚,易小川也就地住下。

    只是每每深夜就辗转难眠,他并不清楚北岩山人那里会有回家的路,一开始还兴致勃勃,那现在就真的担忧起来。

    江缺一席话点醒梦中人。

    他自然也幡然醒悟。

    隐约间心头有了一点明悟,暗道:“我以前是不是太想当然了点,天下间没有谁欠谁,所以北岩山人也不一定会助我回家。”

    想明白这点后,他便嘴角一抽牙疼起来。

    瞥了一眼不远处简易竹屋下打坐修行的江缺,他不由幽幽一叹,“要是我早些时日跟随道长一起修炼,估计现在也有所成就了吧。”

    倒是可惜了。

    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也就永远地错过了。

    命运很令人无奈。

    次日一早。

    江缺从入定中醒来,看着彻夜未眠的易小川笑道:“易兄弟,你这是因为要去见北岩山人而激动得睡不着吗?”

    闻言易小川有些尴尬地道:“倒不是激动,只是有些担心罢了,毕竟谁也不知会遇到什么。”

    “你还学会思考这些了?”江缺闻言一愣,不由自主地哑然好奇起来,心道:“以前的易小川可不是这样的啊。”

    难道最近改性子了?

    虽然很有可能,但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倒是令他有些不适应。

    易小川其实也是无奈之举。

    决定命运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他能不紧张么。

    所以会很尴尬和忐忑。

    那种心情江缺自然能理解,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道:“易兄弟不要多想,该你得的终究还是会让你得,不该你得的永远也得不到,这是命。”

    也不知这番劝说有没有效果。

    但总比不劝要好啊。

    “道长,可否随我一起去看看?”易小川心里没底,所以他要邀请江缺一起过去。

    万一北岩山人欺负人怎么办。

    他又不会武功,更没有江缺那般神鬼莫测般的手段,自然心里没底有些害怕。

    一旦出事玉漱怎么办。

    所以才有此邀请。

    江缺闻言倒是早有预料地点点头,“也好,北岩山人神秘无比,正好我也想去看看他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当即带了一队人马,便朝着不远处的山坳之处寻去。

    那几间茅草屋便是北岩山人的住处了。

    一大早吃过吕家两姐妹做的早点后,他和易小川便缓缓而去,心里倒是有些激动和紧张。

    毕竟这位很有可能是隐藏在幕后的最ss啊,一个令人很想知道的存在,说不定还能获得一点好处,比如那个让易小川高要他们莫名穿越的宝盒。

    “这北岩山人倒是好生潇洒自在,在此隐居过着神仙般的生活。”一路上易小川不免感慨起来。

    不过江缺却不这样看,他道:“住在这里未必就过得好,也许是迫不得已呢。

    再说了,你只看到了此处远离城市喧嚣,远离凡尘俗世,基本上不会有人打搅到。

    但此地雾气很重,湿气会侵扰身体,加上远离尘世每每还需要下山去买油盐米之类的东西,就算吃菜也需要自己种,如果没有种子的话还要去买,否则只能自己制作了。

    你真以为隐居那么好?”

    “啊?”

    易小川闻言愣了愣,道:“道长,隐居高人不是都”

    他是想说潇洒自在,厌倦尘世。

    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该如何说才好,毕竟江缺说的都是事实,隐居高人又如何,只要还是人就得吃饭。

    而后世好多人为了一日三餐都忙碌地奔波着,更何况是没有杂交水稻的古代呢。

    哪怕是为一点粮食也要精打细算,加上汤巫山本来就是一座山脉,就算是自己种地也得辛苦大半年才会有所收获,但这种收获并不大啊。

    所以说在古代做一个隐者并不妥。

    稍不注意可能就会出岔子。

    一旦下大雨什么的,可能茅草屋还会漏雨,连饭都煮不熟,或者是直接引不燃火,这些都是麻烦事。

    听完江缺的一番解释之后,易小川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绝对不是他想象中的隐士高人,似乎半点关系都挨不着,若是按照江缺这么一说,所谓的到某某某山中隐居,过的是潇洒自在的日子,往往听后都令他羡慕不已。

    可现在听完江缺的话后顿时苦笑不得,这已经颠覆了他的想象,偏偏江缺还说得有几分道理。

    再如何隐居,终究离不开五谷杂粮,离不开一日三餐,再不济一日两餐要有吧。

    毕竟也是凡人。

    “道长,你这番理论实在是有点”

    易小川一脸苦闷道:“太过惊骇世俗了。”

    要是让别人知道,还不知会怎么想呢。

    “但你不得不承认,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江缺笑道:“事实上人是群居动物,谁都不愿意独自隐居在某一座山头,等到死了也无人问津。

    更不要说柴米油盐酱出茶了,这些都会让人头疼不已,便是后世也没几个人愿意与世不争地住着,长此以往会得病的。”

    至于是寂寞病还是自闭症,江缺就没有详细道说了。

    “好吧。”听了江缺的话后,易小川都不想继续去隐居了,那般生活反倒不如在闹市里。

    至少有钱就有好日子过。

    这荒山野岭的未必就能吃得饱穿得暖,毕竟没有多少产出的粮食,最终的结果还是一个苦。

    “隐居会饿死的。”江缺道:“若是没有米下锅的话,下山买都会嫌难得跑,久而久之都活不长。”

    易小川:“”

    江缺的这番言论,他实在是有点不敢苟同。

    但又无法辩驳。

    一路说着话,很快就来到北岩山人所住的那几件茅草屋之地,要不是晴天,这院子的地面只怕也会泥泞不堪。

    也就现在大晴天,还显得格外幽静平缓,茅草屋也没漏水。

    有竹子做的篱笆围绕着,还有个摇摇欲坠的小门,并未上锁,轻易就能将之推开。

    江缺仔细一感应,这屋内居然只有一个人。

    “难道北岩山人那老家伙不在?”江缺皱着眉头想到,“是故意的?还是早有此谋划?”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