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69章 仁至义尽(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通过留在虎型吊坠里的一缕真气,他能轻易感觉到易小川的处境,“我此前千叮咛万嘱咐,想不到他还是被刘邦忽悠了过去,真是”

    他都暗暗哭笑不得。

    或许,这刘邦本来就是易小川的克星。

    “算了,不去管他了。”江缺微微摇头,“反正我该提醒的我早就提醒过了,最终还是走到这个结局看来也是命中注定。

    不过作为半个老乡,你受了欺负我还是会帮你一把的。

    且放心去修长城吧。”

    若是易小川知道江缺的想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他信赖的刘大哥最终骗了他,而为他出头的竟然是一直让他觉得不怎么喜欢的半个老乡江缺。

    这般客气和帮扶,简直是仁至义尽了。

    江缺觉得,这也是自己作为半个老乡的一点心意吧,否则穿越一回岂不太孤寂。

    看在地球的份上,帮他一把。

    旋即双手微微抬起,于身前迅速交错纵横,掐动着一道道神鬼莫测的法诀之术。

    “疾!”

    两手间有被真气灌满,金色的光芒交织于两手间,迅速结成一个个诡异的图案,旋即朝天边飞掠而去。

    紧接着,江缺心念一动便和刘邦身上的那一缕真气沟通起来,“好一个真小人,我虽不想杀你,但却能教训你一顿。”

    好歹是他小老乡,不给点帮助说不过去。

    沉吟片刻后他法诀一捏,“且让你受点苦吧,嘿嘿嘿,大汉朝开国帝王汉高祖,不过如此!”

    身为一个筑基境圆满的修仙者,他自是瞧不上刘邦那等凡俗之辈,也看不起他。

    远离沛县后的刘邦此刻面色一震。

    突然间觉得身体一僵,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一阵阵刺痛传来,仿佛整个人都要崩溃一样。

    很可怕。

    “究竟怎么回事?”刘邦一下子就懵了,“为什么突然间这么疼了,我究竟怎么了?”

    他惊骇欲绝地望地躺在地上,疼得已经说不出话来,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是被鬼神附身了吗?”

    否则怎么会莫名其妙的痛。

    面色一黑,旋即便狰狞扭曲起来,他自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江缺在幕后操纵,更不清楚这顿教训是为易小川出的。

    现在他什么都不清楚,只是面色依旧平静着。

    “该死的。”刘邦心里愤怒地想着,“我要是知道是谁搞鬼,一定会杀了他!”

    可惜江缺的手段根本不是他能想象的。

    身体的痛苦受尽了折磨,本来就被废了一只手臂,现在更是雪上加霜,还不知什么时候要被活活痛死。

    不过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是让他面色苍白不已,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兴许是好个时辰,又兴许是好几天,总之刘邦已经没心力去计算了。

    等他幽幽地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躺在泥泞中,显然是下了一场大雨,而他正好一个坑洼里。

    “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莫名其来的疼痛让他受尽苦难,差一点就一去不醒了。

    难道真的遇上鬼了不成?

    想及此不由浑身一紧,一股凉意自心底深处冒出,突然间有种毛骨悚然的惊悚之感。

    若被鬼神觊觎,他岂有活命之机?

    咕隆!

    暗暗吞了吞口水,待坐起身后他才检查了一番身体,暗道:“身体还好没事,我还活着。”

    莫名其妙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让他更是心惊肉跳。

    骇得不轻。

    刘邦很快就开始思索起来,“我之前并没有乱吃东西,也没有乱走路,更没有接触一些莫名之人,所以不可能是这些因素,那会是突然冒出来的吗?”

    他有点犹豫了。

    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也不可能是假的,他历历在目,也经历在心头,又怎么可能忘记呢。

    “不,一定是有人想搞我。”刘邦面色阴沉道:“我的感觉绝对不会有错。”

    他一直很自信。

    可什么人有这种本事,能隔空让他吃个大亏。

    一时间刘邦谁都没有想到。

    正要站起身来,突然一拍脑门喃喃道:“等等,我怎么忘记他了,一定是他做的。”

    刘邦心里浮现出江缺的身影来。

    在沛县时,有传闻江缺就是一个仙神中人,“可我是经历过他那种神鬼莫测般的手段的。”

    此前他右边的手笔被废,不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能量进到身体里,然后造成了这种效果么。

    一想到这里,他面色就更加阴沉起来。

    这说命江缺已经知道他阴了易小川,“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没有趁胜追击,对我出手?”

    但江缺的神秘手段他算是又一次体会到了。

    很恐怖。

    “我早知道他手段神秘,为什么还要想着报复,要与他作对呢?”刘邦现在懊恼不已。

    很是气愤。

    如果没有得罪江缺,自然也就不存在得罪吕家,更不可能有去修长城之举,他应该在这里活得很好。

    可惜,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早该想到是他的,只有他才有这般怪异的手段和力量,换一个人来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本领。”他很清楚,哪怕是咸阳城里那位也不可能有江缺这样的本事。

    只恨自己幡然醒悟得太晚了。

    “不过,他似乎只是教训我一顿,并没有杀掉我的意思。”从此前的被废手臂,再到现在浑身疼痛难忍,他隐约间明白了什么。

    可能自己有点特殊,对方并没有看上吧。

    想及此,刘邦沉吟道:“如此说来,这一遭劫算是过去了,那宛如仙神一般的存在肯定也知道我所做的事情了,但经过这次教训后,或许也默认了我阴易小川的事实。”

    如此倒也好,两不相欠就是。

    “幸好,小命还在。”刘邦侥幸道:“看来以后不能和他为敌了,否则还不知怎么死的。

    可能连咸阳城里那位也不知他的本事吧,若是惹毛了他,说不定也会死呢,当年荆轲未完成的事情说不定他都能完成。”

    当然了,这些事现在和他刘邦都没有多少关系了。

    一旦江缺不满,哪怕他成就再高再大,说不得也会被拉下神坛,“他是一个站在神坛之上的男人啊。”

    想到这里他就不由神色一阵黯淡。

    有些苦涩,也有几分后悔和悲凉不已。

    早知道是这样的局面,他无论如何都会把江缺当成老祖宗一样供起来,绝对不敢与之为敌。

    而一个月后。

    江缺也提出了告辞,欲离开沛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