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55章 刘邦的举报(求订阅,4/7)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人,我刘邦有事要禀告。”就在那彭守将脸色发黑,但那群士兵也迟迟没把江缺他们带走时,刘邦跳出来了。

    彭守将自然是认识刘邦的,这位刘亭长在沛县的大名他可是听过,据说这个人极为泼皮无赖,是个十足的小人。

    本来平日里他也不想和刘邦有过多交集,两者之间也不太熟悉,但现在刘邦既然跳了出来,他倒是满怀好奇心地问道:“刘季,你有什么可说的?”

    刘邦赶紧回答道:“大人,我要举报眼前这人杀人,他还废了我一只手臂,求大人为我做主啊。”

    “什么?”彭守将大怒道:“竟有此事?”

    有了刘邦作证,他底气就更足了。

    顿时道:“你放心,本将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哼!”

    这天底下到底还是有公道可言的。

    不过江缺却淡定道:“一面之词而已,不足为惧。”

    彭守将老脸一黑,顿时又问道:“刘季,我问你,你可曾亲眼看到他们杀人?”

    刘邦一愣,却是迟疑道:“大人,小人虽曾直接看到过,而后他们废掉我手臂不让我说,四周这些人肯定已经被他收买了,所以才会帮他说话,求大人明察。”

    彭守将听后大喜,立马拍板道:“好,果然是一群杀人凶犯,我还道可能冤枉他们,现在看来只是我想多了。”

    根本不存在什么冤枉不冤枉。

    这件事本来就存在着。

    冷眸一挑,旋即他又对江缺道:“小子,现在你们也听到了,老老实实地跟我走一趟吧,否则本将便是当场将你格杀于此也是可以的。”

    言语间的威胁之意已然明显。

    现在,一大群士兵已经把江缺三人围了起来。

    冷冷地瞥向江缺道:

    “小子,束手就擒吧,你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罢了,哈哈哈!”

    “就是,对付这样的人我都觉得没劲,简直使不上什么劲来,说起来也无甚用。”“住口,大人的事你们也敢议论,不想活了吗?”

    “”

    有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说着,丝毫没把江缺放在心上,对于他们来说江缺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比拼武力根本比不了,和他们更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当即那彭守将又道:“小子,任你口出狂言,万般不信,此刻也没有办法了,哈哈哈。”

    大笑一声后,彭守将立马就招呼起来。

    这时候,易小川还想挣扎一下,道:“等等,这位大人你未免太偏听偏信了点吧,这刘邦何时看到我们杀人了?”

    刘邦后来才到,所以绝对不可能看到江缺杀人的场景,要不然也不可能进来那么嚣张跋扈了。

    这绝对不可能。

    可现在他却说自己亲眼看到江缺杀人,这就是无理取闹了,易小川心里暗怒,“本以为这汉高祖刘邦是个有担当的人物,谁知道他竟这般无耻。”

    刚刚才被江缺废了一条手臂,现在就想报复回来,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顿时怒气冲天,气得不行。

    可惜他势单力薄,若无江缺出手,只怕也是做无用功罢了。

    一旁的江缺倒是淡淡地看着,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来,轻声道:“刘亭长,废你手臂倒是事实,但杀人这种事你可不要乱说,小心另外一只手臂也废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把他拉下神坛。

    哪怕是咸阳城里那位怕是也不行。

    刘邦闻言一怔,却是怨毒地冲那彭守将道:“大人,你看这小子居然还在口出狂言威胁人,他就是杀人凶手,我可以作证。”

    为了报复江缺,他也是拼了。

    而且他也知道这位彭守将实际上并不在乎江缺有没有杀人,而是想趁机杀人立威罢了,否则以后是个人都敢挑衅他,那还得了。

    果然听到刘邦之言的彭守将微微一笑,便厉声道:“小子,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哼,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接受现实吧,否则本官不介意就地将你等格杀于此。”

    话语里的为邪恶之意,他是一点也不减。

    冷漠的目光望着江缺,心想:“和我作对,任你再强大的实力也是无用,哼!”

    他可是沛县的管理者,最顶尖的决策者之一。

    江缺瞥过彭守将,朝刘邦望去,道:“果然不愧是小人,你的行径只会让我更加恶心你,除此外对你也别无其他帮助可言,你可是知道?”

    这个刘邦竟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无耻一些。

    本以为给他一点教训就算了,谁知道这家伙这么无奈,当真可恨也,他都恨不得将其击杀之,以儆效尤。

    不过杀了刘邦对他没好处,说不定留着还有莫大好处,比如从刘邦身上获取本源之力等等。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眼下还不行。

    他正要出手,却听吕素道:“彭大人,我爹爹乃是沛县吕公,我敢保证之前我们没有杀人。”

    说起谎话来,吕素小脸都红彤彤的。

    和脸不红的江缺与易小川不同,这是吕素第一次说谎,还是为自己喜欢的人。

    听闻此言,彭守将眉头一挑问道:“可是我沛县吕平吕公?那位学富五车的大家?”

    “正是。”吕素道。

    这下彭守将就有些难办了。

    他本以为江缺一行人只是外地来的权贵子弟,即便是有点钱势,那也是在其他地方,在沛县来说毫无根基可言。

    谁知竟和那吕公有关,这就不得不让他重视了。

    一个吕公的重要性比十个刘邦还重要,至少这位彭守将心里是这样想的。

    要知道,很多书香世家的大人物都能召集很多有知识有学问的人来,到时候他就臭名扬天下了。

    不好。

    此事也不妥。

    “该死的,这些人怎么和吕公有关呢。”他气得牙根痒痒,本以为手到擒来,哪曾想竟遇到这档子事。

    这人是拿还是不拿?

    一时间彭守将心里没了判断,他手下那些士兵更是不知所措,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一旁的刘邦继续道:“大人,此人如此羞辱你,难道你要因为吕公而放弃吗,纵然是吕公又如何,大人你可是沛县的当权者啊。

    既然这些人冒犯了你,且又是杀人凶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那不如把他们都送去修长城多好?”

    他小心翼翼地提议起来。

    彭守将闻言大喜,道:“行,就这么办,哈哈哈!”

    正要决定,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由远及近地传来,将彭守将的声音打断,顿时间戛然而止!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