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38章 老好人(求订阅,1/7)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平白无故就害了人性命,易小川自问自己做不到,人命关乎天大之事,哪怕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朝,也应该交由官府处置吧。

    可眼前这道人驱使一种虫子,竟将那些贼人一个不剩地打杀了,这分明就是故意杀人啊。

    他很不理解。

    也很愤怒,还很不满。

    站在江缺面前,他又大声质问道:“道长,哪怕你手段高明,可也不能不拿人命当回事吧?

    这些贼人虽说犯下大错,可也理应交给官府处置,再不济让他们受罚,吃些苦头便是,何必将其烧成灰?”

    他一脸疑惑,还有一点不满。

    刚刚的见闻和他曾经所学习的世界观价值观都不一样,对他的冲击犹如滔滔洪流一般。

    他一向主张以和为贵,人命大于天。

    有理说理,有法当依法!

    而不是现在这般,如江缺那样随意就把人打杀了,他顿时便被气得不轻,脸色也黑了起来。

    要不是忌惮江缺肩膀上那只微微扇动翅膀的母虫,怕是早就气得一把提起江缺的衣领质问了吧。

    地上。

    缓缓坐起身来的江缺微微打坐调息一番,这才暗暗吐出一口浊气,瞥了一眼易小川,他抬了抬眼皮道:“他们死不死,和你有什么关系?”

    此刻他还不认识易小川,只觉得这个欲要当英雄的年轻人很想当然,竟对一群劫匪关心。

    怕不是脑子有问题?

    这般想着,他又道:“行了,没什么事就不要打扰我了!”

    江缺摆摆手,对易小川是一脸的嫌弃。

    要不是发现他是一个凡人,真想理论一番,但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为一个凡人而花费时间去理论不值得。

    他现在可是重伤,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调息休养,先要稳定气血和凌乱的真气,再好理顺经脉。

    事情多,他自然也很忙。和一个凡人没什么好辩论的,不知道变通的都要被历史所淘汰,这就是大浪淘沙。

    “也不知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刚刚那场景倒是颇熟悉,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他并不知道来到了哪一个世界。

    不过此方世界的灵气倒是充沛,刚刚感受了一下就觉得浑身精神不少,连火瓢虫母虫都不想回金刚镯内了。

    有灵气自然能修炼,这才是它的打算。

    对于眼前这个小年轻一副老好人的模样,江缺只是嗤然一笑罢了,“这种人在凡人界里倒也能活到几十岁,若是在修仙界里,铁定被人家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种人,死了也是活该。

    毛都没长齐,还想学电视上那套匡扶天下正义的君子,简直是不知所谓啊。

    当年他在南宋时空时都没能完美解决的问题,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普通人,顶多练过几天拳脚而已,又岂会是对手?

    想到这里,他便不再理会易小川。

    继续闭目养神调息,以期早日恢复伤势,也好应对接下来的局面,不然他连探索世界怕是都难。

    心里如此地想着,正要当场再修炼一会儿。

    不过这个时候易小川却是生气了,他怒道:“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愿搭理他?

    还是觉得他是个傻子,想忽悠一阵?

    他可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也是见过不少神棍的,像江缺这样道貌岸然的家伙他见多了,因此也没给好脸色。

    甚至心里还嘀咕一句,“哼,神棍就是神棍,果然都是一群靠不住的家伙!”

    今天江缺能随意打杀那些贼人的性命,那明天怕是就能随意打杀任何一个人。

    而事实上易小川想得也没错。

    江缺也确实有这样的实力和手段,一群凡人于他而言并无任何好处,若是挡了他的道,被杀自然也是活该。

    总不能因为一些凡人而绕道而行吧。易小川是想得不错,可惜他嘀咕了一件事,那就是江缺乃是修仙者,和普通人不同。

    而且这里也不是现代,虽然也有法律的约束,但约束性其实并没有多强大。

    秦人重法,可自商鞅之后被废除的法律不知多少条,更不要说如今这nn的局面下,还有多少法律可依也难说。

    乱世,人命便变得不值钱了。

    看到易小川时,江缺便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想凭借一腔热血为天下穷苦的百姓做点事,也不枉踏上修仙一途。

    可后来才发现,真的太难了。

    听到易小川的怒喝声后,江缺便又睁开眼睛,道:“小子,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只是为那些贼人打抱不平,那便在一旁自行说吧,我懒得理睬你!”

    一个凡人,简直是浪费他时间。

    易小川顿时被气得不轻,板着脸道:“道长,出家人不是不能随意杀生么,怎么到了你这里”

    他很想说:你这般打杀人性命就不怕遭天谴吗?

    可一想到江缺的厉害,最后还是改了一下口,这才换了一种方式说出来。

    不过那意思还是那意思,江缺自然也知道了。

    嘴角一冷,他不由漠然道:“不是所有的道士都是出家人,你搞清楚点,杀不杀生于我而言并无大碍。

    人吃肉也会杀生,也不见得谁就放生的,看你有几分正气,便与你说说,那些贼人只不过是一群强盗劫匪罢了。

    何苦为他们不值?”

    这般滥用好心枉做好人,也不过是在消耗自身的运气罢了,等哪天消耗光了,运气变得不好,说不定出门就能被人弄死。

    当然,这些苦口婆心的话他是不会跟易小川说的,这个得自己悟,否则他人便是说教千百遍也无用。

    听到江缺的话,易小川本能地反驳道:“道长,你这话说得我就不敢苟同了,咱们都是有生命的人,哪怕不是真正的出家人也应该警守这个原则吧,你”

    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江缺打断,“停,那是你的原则,又不是我的原则,抱歉!”

    说着嘴角还露出一丝轻笑来。

    易小川的话让他很想说出三个字来太天真:世道都不太平,还人恪守不杀人的原则?

    他脑子又不是抽了。

    那般费力不讨好之事,还是算了吧,不值得。

    一旁,易小川又沉吟道:“道长,人生而有命,应由”

    “闭嘴!”江缺没好气道:“你若再敢多言,我便叫这只虫子将你一并打杀,哼!”

    竟还想说教他?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气啊,自然不能容忍。

    哪怕这年轻人看起来不简单。

    要知道,他也不是简单之辈,更何况还被一个凡人所指责呢!

    易小川:“”

    他反倒是被江缺的话给吓了一跳,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此前那些贼人是如何死的他可是知道,还如放电影般历历在目。

    惊恐地看了一眼江缺肩膀上的母虫,旋即则跑到一旁与那老者说了起来。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