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32章 上古秘闻(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在江缺惊骇时,蜈蚣老祖又道:“哼,你们这些蝼蚁又怎知道老祖我的强大,想当年老祖我可是要登仙的存在,要不是反正你们也不知道,说了也没用。

    尔等不过是筑基境而已,乃蝼蚁之辈!

    若再过一百年,说不定老祖我的伤就养好了,到时候重登仙梯,再走仙道,嘿嘿!”

    他越来越期待了。

    众人闻言,却是齐齐一愣。

    有人惊奇地道:“我还以为是个了不起的老祖,谁知道竟然是个受伤的蜈蚣老祖,那么”

    后面的话即使他一个字都没说,众人也明白了。

    既然这是个受伤的老祖,那对于他们来说,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或是反抗一下呢?

    否则怎么活命?

    这或许就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想及此,有人便挑明道:

    “蜈蚣老祖,赶紧把你身上的传承都交出来,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了,嘿嘿!”

    “受伤这么多年还没好,它肯定受伤不轻,这是咱们的机会,一来可以得到传承,二来还可以借此机会离开!”

    “这蜈蚣老祖脑子怕是抽风了,还与我们说这么多,简直就是脑子抽了,哈哈哈!”

    他们大声地笑着,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自信又残忍。

    这样一来,他们不仅能得到好处,还能狠狠地踩在蜈蚣老祖而上位,乃是他们的垫脚石。

    随后,这些人全都脸色欣喜地看着蜈蚣老祖。

    眼神里毫无畏惧之色,此前的种种不甘和绝望,也都消弭一空,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紧接着,便见那蜈蚣老祖面皮一抽,没好奇地白了众人一眼,道:“就你们这些蝼蚁般的小角色也想威胁老夫?

    纵然我不对你们出手,你等也难活,更是出不去。

    可怜又可悲的蝼蚁,到现在为止你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真是好生可怜,嘿嘿!”

    对他出手,门都没有。

    难道不知他的本事?

    真是天的的笑话,一个个蝼蚁般的东西。

    江缺也朝蜈蚣老祖望去,暗道:“这老家伙居然受伤了,但如真像它所说的那样,曾经一个登仙的存在,哪怕受伤了也很恐怖啊。”

    这注定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强大之辈。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古老相传下来,他一直觉得很正确,别看人家是妖出身,可天赋强得很。

    天妖蜈蚣一族,本来就是妖中的异类,他也曾在昊然仙宗一些秘籍上看到过相关记载。

    这时候想起来才恍然想明白,原来这个老祖已经这般凶了。

    不过他也没提醒。

    心里暗自琢磨着,“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打蜈蚣老祖的主意,怕不是活腻了。”

    江缺很清楚,这只蜈蚣老祖不是脑子抽了,而是他真正胜券在握,便是轻蔑不屑地看着这些人跳,好似也不生气一样。

    这样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恐怖。

    一切尽在把握里,所以才会淡然地看着这些上蹿下跳的家伙,那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得他暗暗震惊。

    这个老祖在玩这些人。

    过了一会儿后,江缺才问道:“前辈,不知您当年是如何光景,最后又怎么落得这副田地了?”

    他其实是想知道蜈蚣老祖受伤的原因,一个登仙之人难道也出事了吗?

    看来也不安全啊。

    再强也是有对手的,说不定这蜈蚣老祖就是被自家对手给搞下来的。

    蜈蚣老祖闻言,先是愣了一愣,旋即道:“你问这个干嘛,反正你们也是蝼蚁一群,知道了也没用。”

    谁知,江缺却笑着道:“既然前辈你都说了我们是蝼蚁,那想必你与我等说一说也无妨的,毕竟我们都是蝼蚁嘛。

    何必憋在心里独自难受呢?”

    蜈蚣老祖闻言,老脸不由抽了抽,神特么才憋着难受,他哪里像是憋得慌的模样了?

    一脸撇嘴后,也没介意江缺的态度。

    思索一番他才道:“其实这件事也很简单,仙路尽头谁与争锋,可并不是谁都能登仙成道的,这路上自然有争斗有杀戮了”

    蜈蚣老祖一番解释后,江缺这才恍然明白,道:“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前辈你的运气当时不好,被人坏了修为,坏了肉身,是这样吗?”

    “小子,你能看出我肉身损坏了?”蜈蚣老祖一惊,连忙朝江缺问道:“我看你不过才筑基境后期修为而已,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难道现在的筑基境修仙者,都这么厉害了吗?

    他正疑惑不解时,江缺笑着解释道:“其实我也没看出来,只是猜出来的。

    老祖您既然受伤了,而且还需要借助他人的血肉精华,甚至是魂魄来蕴养,那就说明蕴养的根本不是肉身,只怕是你元婴吧。

    而你现在的模样,应该就是元婴化实所变,想来也是有些限制和后遗症的,我曾看到古籍上有介绍,说元婴一旦重创就会损耗寿元,所以”

    没等江缺继续说下去,蜈蚣老祖就打断了他,冷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般清楚?”

    他恶狠狠地盯着江缺,大有让其从实招来的意思。

    江缺闻言愣了愣。

    诧异道:“我就是我,之所以知道那么多,只是读的书多一点罢了,所以我经常告诫别人,一定要多,好好,这样才能出人头地!”

    不过这话倒是被蜈蚣老祖给嘲笑了,它道:“嗤,多没修为有个屁用?

    读再多数,蝼蚁终归还是蝼蚁。

    小子你就不要再多费口舌了,该与你们唠嗑的我也已经唠嗑完毕,现在是办正事的时候了。”

    说完,蜈蚣老祖便朝人群一吸,一道人影便凭空飞起,被它大口张开吞入腹中。

    咕隆!

    一个囫囵吞枣般的动作,蜈蚣老祖竟这般吃掉一个人。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惊悚不已,江缺他们更是面色骇然难休,一脸的郁闷不爽。

    紧接着,嘴角一扬便道:“尔等蝼蚁,现在受死吧!”

    似乎s的时机已经成熟,它打算把江缺他们打杀掉,不给留一点余地。

    “大家快分散退开,立即对蜈蚣老祖发起反击,这不知何为活着的老孽畜,这一次定要它灰飞烟灭不可!”

    “不错,我等联合出手,它便逃无可逃,一只受伤的蜈蚣老祖,仅此而已,哈哈哈!”

    “传承是我们的,天材地宝也是我们的!”

    “一只曾踏上过登仙路的天妖蜈蚣,浑身都是宝啊,哪怕只剩下元婴了,也值得动心!”

    “”14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