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18章 江缺的好办法(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想要寻得大机缘,就必须过去,这是众人心中达成的共识。

    但又该如何过去呢?

    正当其他人都还在苦苦沉思时,江缺忽然一拍大腿叫喊说他有办法,众人目光便都被吸引过去。

    灵澜问:“江道友,你有什么办法?”

    连石头都扔不过去,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可言,飞只怕行不通,这里连一缕风都吹不过来,更别提其他有重量的东西了。

    风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却是真实存在,并且能感受到的东西。

    但她刚刚已经试过了,运气真气卷起一阵狂风吹过去,但一到悬崖边上那分界线处,立即就朝下吹去。

    而且是垂直朝下的。

    要知道,她本来是朝前方吹的啊。

    现在风向竟然不知不觉中就被改变了,着实诡异无比,硬生生改变了风向,这死亡峡谷的上空竟然连风都吹不过。

    他们还能过去吗?

    只怕已经很难有机会了。

    这峡谷底部埋藏着一层又一层白骨,就足够说明问题,这条峡谷带犯下的罪孽简直罄竹难书啊。

    当然,没谁去责怪一死物。

    至于那幕后之人,更是责怪不得,谁叫有人贪婪机缘和天材地宝,所以会想方设法过去。

    死了也是活该。

    江缺心里嘀咕着,站在山崖旁边,山风吹得他一身白衣锦袍飘荡,如战旗一般嚯嚯作响。

    这些风也是吹不过去的,这点江缺自然也清楚。

    但旋即他则为大家解释道:“仙子,还有众位灵犀门的道友们,既然这峡谷上空过不去,那咱们为何不换一条路?”

    嗯?

    众人这么一听,便立即眉头一挑。

    有人问道:

    “江道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里除了飞过去这一条路可走外,哪里还有别的路啊。”

    “就是,哪怕我们绕道而行,只怕也不知要绕多远,且看这峡谷的长度,似乎没有尽头啊。”

    “既然江道友你已经有了主意,不妨说出来大家都听听,有什么不足之处都可以再商量一下嘛。”

    “我看你肯定还没睡醒吧,这里哪有过去的其他路?你倒是说一条出来大家参考一下?”

    “”

    众人七嘴舌地说了起来,听得江缺暗暗扶额,满头黑线都是。

    忍不住狠狠地瞪了这些家伙一眼,放出筑基境后期的气势溃压道:“现在都听我说吧,哼!

    既然这上面飞不过去,那从下面呢?

    要知道这峡谷也不是很深,咱们可以随着峡谷崖壁往下去,再到对面往上走,不就行了吗?”

    这个办法自然是他看到峡谷下面那上千米宽的底部所埋白骨时想起来的,并且觉得很有必要一试究竟。

    这也是目前他们唯一能用的法子,除非就是破掉峡谷上空的禁制,或者是绕道而行。

    灵澜闻言后,也不由自主地点点头道:“这个办法倒是不错,但具体行不行还需要试验一番。”

    想及此,她便面带笑容地看向江缺。

    此法既然是江缺所提,那必然是早有计较,心里肯定也有了主意,要不然绝对不会提出来。

    正当她要同意时,旁边灵犀门那些人却不理解地叫嚣起来。

    “等等,你说从这上面走下去,再从峡谷底部走到对面底部,再走上去,这怎么可能!”

    “咱们虽是修仙者,若在平常地方还能这样做,但这里明显不行,连风都只能往下掉,咱们一出悬崖边肯定也是往下掉。”

    “按照你们的推测这里应该有一个重力禁制,咱们会迅速掉在峡谷底部,和那些白骨一样会被摔死的。”

    此法绝对不行!

    若是没有重力禁制存在,他们或许还能同意,毕竟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嘛。

    但现在看来,江缺所提出的这个办法怕也只是异想天开而已,根本不能运用到实际之中。

    就连灵澜朝江缺投去疑惑不解的目光,似乎在询问。

    这时候,江缺冷笑道:“要是这点,那我自然早就想到,若非早已想到解决之法,我又岂会提出这个办法?”

    没一点可行性,他又怎么可能当众提出来。

    难道还能叫这些人当众打脸不成?

    听到江缺这么一说,灵澜就暗暗松了口气,急忙问道:“那江道友,不知你有什么好办法完美解决呢?”

    她倒是有一些期待起来,或许江缺真的能完成呢?

    这也说不好啊。

    站在山崖边,江缺消磨着众人的耐心,过了一会儿才沉吟道:“很简单,如同凡俗那些人一般攀崖走壁一样,用一根绳子吊着下去不就行了吗。

    咱们是修仙者,可以简单地炼制一些比较有耐性的绳子,就不怕它崩断,这样下去就可行了。

    唯一需要注意的到达对面后爬行的问题,只怕需要动用一些刀剑之类的工具才行。”

    话音一落,众人顿时瞪大眼睛。

    这个很实在的办法他们居然没想到,简直是天大的损失啊,好生恼怒生自己的气。

    可惜这炫耀的机会被江缺夺去了,令人很不爽。

    至于到达峡谷对面后,那就只有各凭手段了,对此也没人有异议。

    绳索灵澜倒是有,还从一个破旧的乾坤袋里拿了出来,道:“这根绳子虽然不是法宝,但也算是一件了不起的东西了。

    它是我师父传下来的,很耐用。

    有谁想试一试的吗?”

    她淡淡地朝灵犀门众弟子问着,自然不可能是她和江缺下去试吧,她和他毕竟实力都强,身份地位自然而然地高人一等。

    淡然的目光落在这些人身上,就连江缺也淡淡地望去,想看看这些人究竟会不会去尝试。

    若是失败,那他和灵澜就等于是坑人了。

    这些事实和道理那十来个灵犀门弟子也明白,更是清楚失败的后果,绝对要死人啊。

    一想到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众人便动摇起来。

    现在除了灵澜和江缺之外,其他人全都不到筑基境,这样的修为自然没有话语权。

    就连一向至善至纯的灵澜也觉得他们应该一试,毕竟探险寻宝哪有不死人的,对此她倒是早有心里准备。

    试验万一成功了呢。

    那岂不是天大的好处,他们也就可以借此办法去对面寻找天妖秘境内的大机缘了,毕竟外界可是流传关于天妖秘境的事。

    传言每一个从天妖秘境成功出去的人,最后都成为大能者了。

    哪怕最后没有成仙,只要能突破到结丹境,甚至是元婴境也是好的呀,奢求也不高。

    灵犀门众人:“”

    被自家大师姐强迫去当炮灰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们觉得现在这感觉就炮灰的感觉。

    很复杂,也说不清道不明。

    灵澜虽然没有强求,但她和江缺的眼神其实就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不容置疑和拒绝!14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