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86章 师姐请自重(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眼见江缺要走,她急忙又道:“等等,师弟,我刚刚跟你开了个玩笑而已,你用不着这般生气吧?”

    说话间,她还俏皮地眨眨眼。

    江缺:“”

    他一下子就懵了。

    开玩笑?

    那哪个才是你云珞的真面目呢?

    有些玩笑可开不得,也不能乱开,他现在都疑惑云珞是不是真的抱有某种目的性而接近他。

    毕竟,她曾经奉命调查过他。

    基于这种情况,江缺不好判断了。

    淡淡地皱起眉头来,眼神里更是充满了戏谑和冷笑,“怎么,师姐现在后悔了不成?”

    那一丝讥讽之意也没遮掩,顿住脚步直直地盯着她,就看她到底要想做什么。

    “倒是没有后悔。”摇摇头,云珞眨着眼睛道。

    难不成,还想赖上他不成?

    想到这里,他嘴角倒是露出一丝别样的笑意来,“师姐不好好修行,怎地喜欢关注我这个小角色了?”

    说起这些,云珞心里就没由得一阵气急,道:“想看你究竟能走多远,不行吗?”

    江缺一噎,这倒是没有谁规定不能看。

    但他还是不满。

    眉头一挑,便又道:“师姐,还请你自重,咱们一男一女注定有别,还是各自分开探寻天妖秘境为好。”

    说完,他便又要迈动脚步。

    可云珞哪能让他走,生气道:“我因你而受伤,难道你就不能照顾一下我吗?我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可是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

    那时候她脸皮薄。

    现在嘛,似乎变厚了。

    闻言,江缺都很想给自己一巴掌,当初没事去调侃她干嘛,否则也就没这么多屁事了。

    悔不该当初也。

    但不管如何,不该发生的也已经发生了。

    他忽然觉得这个云珞师姐性格好像多变起来,一会儿正常,一会儿冷若冰霜,一会儿又如一个说学逗唱之辈。

    反正看不透。

    好像每一副面孔都是她的掩饰,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破她的心思。

    虽然江缺仔细看了也没看穿。

    “照顾一辈子,还是算了吧。”江缺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他怕着打。

    一辈子是不可能的。

    之前那些话都只是玩笑话而已,何必当真呢。

    可他正想跟云珞说清楚时,又见后者已经吞服一颗丹药调息起来,还冲他道:“江师弟,你给我护法吧。”

    江缺很想说:我都还没答应。

    但云珞可不管他答应不答应,反正现在已经定了,不管她也行,真要被危险害了先不说过不了云项天那关,他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总体来说,这个师姐并没有太过分的地方。

    她没有坑害自己,也没有出手伤自己,更没有死缠烂打。

    眼看云珞已经进入修炼状态,江缺也不好对她对说什么废话了,只好站在旁边有板有眼地守护起来。

    调息时,一旦被人打搅很有可能功亏一篑。

    “不说这天妖秘境里的危险,说不好也有一些人会朝着荒原而来。”毕竟不是谁都喜欢钻林子的,一万五千人中,总有那么几个特立独行之辈。

    至于之后的情况,他就不好说了。

    “罢了。”

    旋即心头一想,便有了主意,“等她伤势恢复一些后,我还是独自离开吧,天妖秘境已经开启,再这样游荡闲逛下去怕是要被别人抢先了。

    虽然那些人可能已经开杀,但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运气很好,说不定能得到天妖秘境里的机缘。

    我若是去晚了,那还真是黄花菜都没了,啥也得崩!”

    一个人终归是好行动点。

    比如现在,如果没有云珞在,他就可以一人一剑杀入天妖秘境内,见人杀人,见妖杀妖。

    可被云珞这么一耽搁,那就不一定了。

    机缘有可能是别人的了。

    现在他觉得,云珞这个师姐就是个拖油瓶,要不是看在她并没有泄露自己秘密的份上,他绝对会动手的。

    毫不犹豫!

    泄露和不泄露,性质完全是不一样的。

    看着继续在调息中的云珞,江缺又想到了黄蓉,“也不知道蓉儿什么时候才能修复完灵魂,转世重修会不会有危险?”

    这些都是他要考虑的问题。

    或许可以夺舍重生,但他又怕出幺蛾子。

    最理想的方法当然是重新寻一孕人,投胎转世来得直接,一切从先天开始,他便可渡其修仙。

    现在说这些还早了点,但他一直在准备。

    两个时辰后。

    云珞幽幽地醒来,看着身边伫立着的江缺,不由笑道:“师弟,想不到你还蛮关心人的嘛。”

    “”

    这哪里是关心,分明是人道主义才对。

    江缺暗暗想到,“这个师姐越来越不要面皮了,不好办啊。”

    主要是他现在没时间耗下去。

    想及此,他便淡漠地道:“师姐,现在你身上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我就先离开了,切忌,勿要来寻我,咱们不是同一路人。”

    说完话后,他便大步流星地负手离去。

    至于地上盘腿而坐的云珞,他连看都没看一眼,猜不懂女人的心思,所以也不去猜了。

    地上,云珞正要喊住江缺,却听一道由远及近的声音缓缓传来,“就此别过,从此以后咱们最好不见面,好好修炼,或许有朝一日能在仙路的尽头看到你。”

    这话自然是江缺说的。

    也算是给个交代吧。

    云珞紧咬贝齿,一脸愤怒道:“该死的混蛋,居然真的敢丢下我一个人跑了,他怎么敢?”

    难道自己不美吗?

    又一次被放鸽子,心里自然是气急败坏起来。

    怒吼的声音响彻整个儿荒原,却再也没传来江缺的声音,那道白色的身影早就迎着惨红色的月光走远,不知其去向。

    脚下的路不长,走出荒原也没花多少时间,便见得一些低矮的灌木丛林,时不时能发现一两座小山头之类的,这里的灌木长老并不好,似乎受到污染一样。

    仿佛永远不会消失的惨红月光依旧从虚空中倾洒而下,那月亮挂在上面,仿佛永远都没变化过。

    没有阳光,只有月光。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地界,江缺虽然觉得惊奇,但也只以为这是小洞天福地本身不完善的因素所导致,所以才会这样。

    否则哪怕是小世界也会有太阳月亮这些,毕竟需要阴阳相通才能生生不息啊。

    正要继续寻找一些特殊的地方时,突然发现一处低矮的灌木林里有异象传来,那竟然是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