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72章 虎父当有犬子(求订阅,6/7)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咦?”

    云项天一阵好奇,忙道:“你认识赵执事的儿子啊?”

    可他这一承认后,江缺心里就咯噔一下,暗道:“果然和赵末有关,还是他老子。”

    得,这回是打了儿子来了老子。

    没想到还莫名其妙被人家怼了一顿,“但这个面皮我迟早会找回去的,且让这老匹夫再蹦跶些日子。”

    反正赵天云迟早会被他解决,也不急于一时。

    而他之所以会问云项天,只是想知道赵天云的名字和身份,以方便以后报复而已。

    要知道,他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想了想,他道:“赵末赵公子的大名谁人不知晓呢,在昊然仙宗内门里,早就传遍了,原来这赵执事竟是赵公子的父亲啊,还真是虎父犬子!”

    云项天没接话,只是笑眯眯地看了赵天云一眼,他知道赵天云肯定会发怒的。

    最近据说赵末好像还出事了,拿这事儿说,岂不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吗,能容忍也就怪了。

    果然,赵天云身形一晃,便出现在江缺旁边,阴冷地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在他堂堂结丹境修仙者的威压下,竟然还能保持一定行动力,也没被压垮,倒是有点夸张。

    不过他更多的是愤怒。

    这小子居然说什么虎父犬子,那不明摆着是骂他后继无人吗?

    岂有此理!

    他赵天云平日里待人温和是不假,一张表情给人沐浴春风之感也不假,但这并不是说他就没有脾气。

    可江缺却淡淡地道:“赵执事有事?莫不是想知晓我名号后,好趁机调查,然后利用身份权势压我?”

    这话说得,赵天云一时竟愣在当下。

    他虽然是有这个想法,但这种事不能说出来啊,摆在明面上就多没意思,只会让云项天和其他执事们鄙视他。

    用权势压一个筑基境的弟子?

    哪怕这个弟子再混蛋,也用不着这般以大欺小吧?

    说实话,现在就有执事看不起赵天云了。

    于是,有人低声道:

    “还以为他赵天云是个温文尔雅的书生,有几分心胸和气度,谁知道竟然为几句言语就要毁掉一个弟子,真是咱们执事里的耻辱。”

    “要我说,他被人家用言语羞辱也是活该,谁让他一开始就放出结丹境的气势威压,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嘛。”

    “就是。”

    “”

    四周替江缺说话的执事越来越多,大家都看不惯赵天云仰仗自身实力的强大而欺人。

    也不算是帮江缺,执事单纯的看不惯赵天云而已。

    他赵家在昊然仙宗虽然有几分威望,对于那些普通内门弟子来说或许还是那么回事,能镇压下去,令其惊惧害怕。

    但对于一些执事而言,赵家就不算什么了,要知道这昊然仙宗可不是他赵家的一言堂。

    一句句冷言冷语,听得他一阵郁闷。

    好像吃亏的人是他吧。

    除了最开始用气势威压占了点便宜外,后面都是他在吃亏,言语上也根本不是江缺的对手,他怎么就欺负人了?

    “一群见风使舵的家伙!”他心里恨得牙根痒痒,脸色缺却是冷颤着,很是阴沉。

    旋即他冷冷地瞥了一眼江缺,又道:“非是要对你出手,以你的身份还不值得我出手,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仅此而已!”

    淡淡地解释着,实际上他内心却是在想:“哼,等知道你名字,看我不将你祖宗十代都调查出来,再送你上斩仙台走一遭!”

    当然了,这番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哦。”

    江缺目光微异地点点头,“原来只是想认识一下啊。”

    见此,赵天云也赶紧附和道:“正是如此!”

    说完后,他还一脸希冀地望着江缺,心里暗道:“小子,这回你死定了啊,嘿嘿!”

    只要江缺上当受骗,他就有的是机会给他小脚鞋穿。

    可赵天云却殊不知,江缺只是哦了一声后就没了下文,仿佛都没听明白一样。

    这可让赵天云皱起眉头来,不由道:“小子,你”

    说好的结交一番呢?

    仅仅是认识一下,又不掉块肉,何故推诿拖延?

    正当他欲开口询问时,江缺却说话了,“认识就免了,我人微言轻,可当不得赵执事这般雄威豪壮之辈相交,还是算了吧。”

    算,算了?

    赵天云肺都快要气炸了,搞了半天居然是在逗他玩吗?

    混账东西!

    但当着十长老云项天和其他众多执事的面他又不好意思发火,只好阴沉着不善的目光沉声道:“你这是在戏弄本座吗?

    还是觉得羞辱本座很好玩?”

    闻言,江缺眼皮一抬,便嗤笑道:“赵执事说笑了,戏弄是不存在戏弄的,至于羞辱就更不可能了,当然赵执事还是很好玩的嘛。”

    “”

    听到江缺的话后,赵天云鼻子都给气歪了,暗骂一声混小子,简直是在找死!

    虽然仅凭面貌画像他也能调查清楚,但那样一来拖的时间就长了。

    可是看江缺的样子,分明是想羞辱他的意思。

    云项天也不说话,眯起眼睛微微地笑着,暗道:“此子倒是有几分胆魄啊,不愧是我昊然仙宗的人,若能好生培养一番,似乎也不错。”

    江缺甚至都还不知道,他已经入了这位十长老的法眼了。

    眼见事情闹到最后大有不死不休的迹象,云项天才开口道:“好了,赵执事你就不要多说什么了,一个弟子而已,他又没怪罪你什么,用不着道歉的。”

    赵天云:“”

    道什么鬼的歉?

    他懵在原地,脸上阴晴不定道:“十长老,他”

    那江缺刚刚分明在羞辱他,按照宗门规矩即便他出手击毙也属正常吧,可云项天竟然说他是为了道歉。

    他道个屁的歉啊。

    没当场心火发怒而动手就算好的了,还道什么歉?

    他有错吗?

    赵天云自认为自己没错,云项天一开口他就知道事情不一样了,“这个该死的老匹夫,他这是明目张胆地帮衬那小子,这是想打压我!”

    一时间,他想到了很多。

    赵家在昊然仙宗内虽然不强,但假以时日肯定会发展壮大的,可这种世家首先在乎的都是家族利益,而不是宗门利益。

    换句话说,他们是在汲取宗门的养分壮大自己。

    他一直以为没人发现,可现在看来十长老云项天怕是早就发现了,不然也不会生出打压的心态来。

    “看来,得低调点了。”赵天云暗暗地想着,不过旋即眉头一抬,思忖道:“我大儿和二儿都有出息,只待他们成长起来赵家何愁不大兴?”

    哼!

    十长老,你们是挡不住的!

    这必定会是大势,如煌煌天威般,不可阻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