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69章 分明是阳谋(求订阅,3/7)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末突然觉得,自家便宜老爹赵天云似乎在算计自己,“他早就料想到我对江缺恨之入骨,所以才给我那两种选择。

    连大鼎他都帮我准备好了,毫无疑问他早就预料到我会选择傀儡肉身做身,这也是他阴谋诡计里的一环。

    好狠啊!”

    他这才恍然明白,这位便宜爹早就想让他当活傀儡了。

    肉身被炼制成傀儡,等于今后一切都受制于他,哪怕是灵魂。

    可他现在也只剩下灵魂而已,除此外便什么也不剩。

    可笑,他还想着要去找江缺报仇,可能仇能报,有朝一日也能成为元婴境的老祖,“但从此以后只怕就只能为他所用了,当一个底牌手段被隐藏起来。”

    这就是他的算计吧!

    我可是他儿子,可他却从来没把我当儿子看待,果真是心机很重,城府很深,连自家亲儿子都算计,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了。

    这种狠人,赵末都佩服。

    哪怕这个人是他爹。

    能够不动声色间就完成算计,要不是他恍然醒悟过来,只怕都没察觉到赵天云的算计,更不会觉得他很阴险狡诈。

    如今才恍然看懂,原来自家老爹竟是这么想的,是打算把我废物利用吗?

    赵末心里默默地想着。

    “怪不得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找那江缺算账,可能是早就料想我会有这一天吧。”赵末苦涩地想着。

    虽是明白了,也清楚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但老实说,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不管他曾经有多么埋怨赵天云不爱他,但那终究是他爹,他也就是口上说说而已。

    现在嘛,彻底心凉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赵天云要把他炼制成活傀儡这个计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那念头又是从什么时候诞生的。

    若是从或者还没出生前。

    “那就细思极恐了。”赵末心里暗暗思量着,“唉,没想到我终究是没能逃出他的五指山。”

    要说赵天云想把他炼制成活着的傀儡,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他绝对不会相信,骗骗小朋友倒还行,可骗不了他。

    嗡!

    突然,他听到外面的赵天云低喝一声,双手掐动一个个法诀来,宛如音爆一般的声音响起。

    轰隆!

    紧接着,大鼎内的水火交融,竟开始渗入身体里,偏偏他灵魂被封印在肉身中,所以也能感觉到那一阵阵痛苦。

    果然很痛!

    赵末紧咬牙关,并没有冲赵天云发火,“我不能怒,现在若是被他知道我已经看穿他的算计,只怕后果难料。”

    若是揭穿,对谁来说都很尴尬。

    他也不想尴尬地面对赵天云,而后者怕是也不想算计被他发现,要不然在动手之前也不可能跟他说那么多了。

    想到这里,他暗暗在心里一阵叹息道:“看来,只能接受了。”

    这是阴谋。

    不,这分明是阳谋才对。

    他爹对他的阳谋。

    传出去怕是都没人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

    赵家族长,一个惊为天人般的存在,背地里却是一个阴险狡诈爱算计之辈,“不过想想也对,他要是不算计,只怕也活不了这么久,更不可能阴差阳错地成为结丹境修仙者。”

    一切都是有缘由的。

    外面。

    赵天云淡淡一笑,“炼制已经开始了,你耐心忍受一下,须知吃得苦中苦,才方为人上人。”

    赵末不闹腾了,好似听进去一样。

    他便迅速掐动法诀又一次炼制起来,各种材料放置进去,宛如炼制丹药一般,若非傀儡更重要,他怕是都想用尸体炼丹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赵末早就猜到他的想法了,只是未敢声张罢了。

    灵魂居于肉身中,宛如人住船儿里。

    但他这船已经坏了,只是被人强行捆绑在船上,现在赵天云只是在用另类的方法对船进行修补。

    “这阳谋还真够坑的。”他若是选择后一种,怕是就没那么多幺蛾子了,也不可能中计了。

    总结起来,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

    炼制的过程并不简单,或者可以说极其复杂。

    法诀掐了不知多少次,放入的药材也不知其数,过了好半天赵天云才解释道:“这些药材都是为了融合身体的伤口,已经增强其强度用的,唯有这般用猛药下去,肉身才会变得更强。”

    但肉身的疼痛仿佛要撕裂赵末的灵魂一样,虽然船儿破了,但曾经那也是他的,多少有些联系。

    这个时候赵天云的声音又响起来,“成为活傀儡后,你便能以另一种方式而存在,吸纳天地间的灵魂为生,也以此增强实力。

    最高可以成为元婴境,从此以后这昊然仙宗都没谁敢轻易招惹你,懂吗?”

    这个饼,很大。

    可偏偏赵末还不得不吃。

    他甚至知道这也是今后他唯一活下去的机会,或许那天妖秘境内存在着某些修仙者夺舍重生的手段,但他未必能得到。

    以他对赵天云的看法,这位便宜老爹可能不会让他轻易脱离掌控的,成为元婴境的老祖,坐镇赵家。

    并且成为赵家最大的底牌,这才是他便宜老爹赵天云的目的,很直接,也很明确。

    哪怕明知道是阳谋,他现在也跳不出来了。

    “要说他一点防备我的后手都没准备,那绝对是假的,光凭这么深城府的人,就足够说明一切问题。”

    赵末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他什么都明白。

    只是有些不甘罢了。

    一声长叹后,旋即道:“你放心吧,我会成为元婴老祖的。”

    吞噬灵魂而生么?

    他也不是不行。

    外边,听闻赵末之言的赵天云微微一笑,欣慰道:“你能有这种想法我很高兴,未来天下将有你一席之地。”

    只是听到他这番话的赵末却什么也没说,只希望赵天云以后不要对他产生怀疑就好。

    当然,也有可能他现在的想法都只能是想法。

    进入天妖秘境后,鬼知道里面是怎么一回事,还有那江缺!

    一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大敌,他就气得牙根痒痒,暗暗思量道:“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死!”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

    哪怕明知自家老爹赵天云对自己使了阳谋,算计自己,他也咬牙坚持过来,为的就是复仇。

    天大地大,仇恨最大。

    也只有仇恨才能让他生出上进的心态来,为了这个目标,可以不顾一切,也可以不折手段。

    赵家这边暂且不提,那十长老却领着一干执事到天妖山脉的边缘处,欲与其他诸长老商议进秘境的名额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