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67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求订阅,1/7)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又要背锅,云问天没好气地朝云项天瞪眼望去,“你最好祈祷这次计划能够成功,否则”

    后果如何他也不好说,但总归是没什么好下场就是了。

    哪怕这个人是他亲弟弟。

    旁边一地,云项天淡淡笑着,“放心吧我的好大哥,这事基本上不会有太大偏离的。”

    但愿吧!

    云问天则在心里暗暗道了一句。

    真要完全相信云项天,那可能被他卖了还在帮他数钱,这样的事他可不干,太伤人了。

    又瞥了一眼笑意浓浓的云项天,他又道:“行了,你自个去合计吧,我就不陪你了,这段时间我就镇守在宗里。”

    说完,也不等云项天拒绝,他便化作一道流光纵身飞不见了。

    他都懒得留下来叨唠废话,不值当。

    叹息一声后,云项天随即喊道:“大哥,你可别忘记背锅啊。”

    虚空中久久传来一道声音,“叫我九长老!”

    昊然仙宗,另一处并不比十长老的道场小多少的山峰上,同样修建了无数座宫殿阁楼,一块石碑上镌刻着一个字赵。

    便是告诉其他人,此地乃赵家地盘。

    赵天云淡淡地朝一间密室走去,待到目的地后,他双手结印,掐了个法诀打开禁制便进去了。

    里面是一间不为外人所知的密室,常用来关押得罪赵家之人,但凡敢得罪他们家的,都会被关进来折磨一番。

    不过如今这间密室内早就没有其他人了,而在中央之处摆放着一个祭台一样的地方,上面躺着一个人。

    如果江缺在此,定会发现此人不是赵末又是谁。

    被他一剑斩杀后,赵末就被青鬼带了回来,并按照赵天云的吩咐安放在此处。

    赵天云,当代赵家族长。

    乃是一个说一不二的雄才霸主,一身修为已到结丹境中期,就算是比起昊然仙宗的十长老来,也仅仅是低了一重小境界而已。

    也就是说,如果赵天云突破到结丹境后期,便与十长老同境了。

    这份实力放在外头,那都是能做宗主的人了,如今他那不成器的一个儿子赵末竟然死了。

    虽然神魂侥幸保住,可依旧活不过来了。

    除非换一个身体。

    可这匆忙间,又去哪里找一具身体呢?

    赵天云,乃是赵末的父亲。

    他整个人看起来约莫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双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光芒,鎏金紫袍穿在身上显得颇有霸气。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修成结丹境的,当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是结丹境修仙者了,不过这已经过去好多年。

    昊然仙宗也默许了他的存在,只是一直没有提成长老职位。

    缓缓走进密室内,眼皮一抬便看了一眼祭台上的赵末,叹道:“叫你努力修炼,你却偏偏要与人为敌,觉得那才是快乐源泉?

    没有实力,哪怕你是我赵天云的儿子,也只有被人斩杀的份,这个世上就只有强者为尊这一条准则。”

    弱肉强食,如此而已。

    他也不怨恨谁。

    曾经他也想好好教导赵末这个儿子,但最终结果都不太好,两父子间差点就刀剑相向,敌对起来。

    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僵。

    这时,一道阴冷怨恨之音传来,“若非我只是庶出,乃是婢女所生,我又岂会这样?”

    他也想好好当一个天才,可惜条件不允许。

    在赵家,他的身份很尴尬,也很没有地位。

    乃是赵天云在一次醉酒之后和一个婢女所生,因为母亲本就出身平凡普通,甚至可以说很低贱,所以他一出身就注定不可能获得更多好处和尊敬。

    除非,他是个能够进宗门秘境的天才,真正重点培养的那种。

    可惜赵末不是。

    所以他的地位就更加尴尬了,赵天云真正的正房嫡子乃是一位绝代天骄,已经得到宗门认可,去秘境修炼了。

    和他那位哥哥比起来,赵末却什么都不算。

    以至于如此,他开始自暴自弃,越来越嚣张和纨绔,也越发地自以为是,曾经不止一次与赵天云闹掰。

    否则以父子间的关系,也不至于不派个保镖在身边随时保护。

    因为身份低下,所以一些仆从都看不起他,最后一怒之下更是离开家门,在宗里独自寻了一个道场修炼。

    这样做的结果是,如今他被江缺斩杀了。

    差一点连灵魂都被斩杀了。

    要不是阎罗青鬼妥协,他都回不来。

    现在,身体已经被剑气损坏,他就是想恢复也难了。

    听到赵末阴冷的咆哮声,赵天云怔了怔,旋即冷言道:“你虽是婢女所生,可我曾有半点对不起你娘和你的?

    将你们地位提升,给你们修行资源,甚至还为你们挑选功法。

    我本以为把最好的给你们,就是对你们好,谁知道你并不领情,至于下人们的看法,你强他们自然尊敬你,畏惧你。

    可是你弱了,也怨不得人家都瞧不起你。

    赵家的诸多少爷中,你都能排进最后几名,连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还要怎样?”

    他一脸愤慨。

    早知道是这样,当年就不该让那婢女将赵末生下来。

    密室内顿时一阵安静,良久赵末才道:“即便是如此,你可有对我关心过?”

    丝毫没有。

    他觉得赵天云就是一个冷漠到极致的父亲,他心机沉重,城府也极其深厚,哪怕这些年的相处,他也全然看不透。

    “我是没关心过你,可你那几个哥哥我又何曾关心过?”

    赵天云淡淡地反驳道:“就拿你二哥来说,他自小就进入宗门秘境,我何曾关心过什么?

    而且这些年来,他每一次回来都会关注你,希望你能变得更强,完全没有别家那样憎恨嫉妒。

    至于你大哥就更不要说了,现在你反倒怪起我来?”

    有天理吗?

    如果有,他也想找找看。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又能徒之奈何?

    他对于几个儿女都是这般做的,并未有任何偏驳之处,所以他不认为自己的教养方式有错。

    可在赵末看来,对他不关心就是瞧不起他是婢女所生,在出身上就否定了他。

    殊不知,这只是他自己的一番猜测罢了。

    实际上赵天云并没有那样想,更没有那样做。

    过了一会儿,也不见赵末开口,赵天云便淡淡道:“行了,这些事等你有机会活过来再说吧。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

    一是我帮你找一个合适的身体来,你获得重生,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行,最近宗门境内有天妖秘境现世,我怕是也走不开。

    二是帮你做一个傀儡身体,就以你本来的身体炼制,虽然限制了潜力,但至少会让你有机会成为元婴境,也能最快速度好起来,此次进入天妖秘境也不是问题。

    你选哪个?”

    赵末:“”

    他现在一个也不想选。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