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14章 胡八一的故事(求订阅,2/7)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待江缺和王凯旋停下来后,胡才又继续说道:“当时,等我去兵站把人带过来后,却发现小栾已经不见了,只在地上残留了一点灰烬,隐约间还能看出一个人形模样

    从那之后,我便知道小栾已经死了,被活活烧死了。”

    闻言,王凯旋是大惊失色,确认地问道:“烧死了?

    真真这么邪乎的吗?”

    虽然他是很信任老胡的,可当亲耳听到胡说出来后,还是不免有些震惊,一个活生生的人,手里还持着n等物,却连一个信号都没能发出来,就死了!

    这诡异的场面,他想想就觉得浑身直哆嗦。

    旋即,胡则黯然着神色道:“最后,部队给小栾认定的结论是:遇到不法分子遭遇毒手,壮烈牺牲了。

    给他追加了烈士!”

    但胡却很清楚,当年所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不法分子那么简单。

    见王凯旋迷糊,他又解释道:“当时我就觉得,小栾一定是死于火瓢虫,是被烧死的,而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也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从一定程度上证明这个想法是正确的。”

    江缺问道:“老胡,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胡沉重地点点头,叹了一声,“是啊,后来发生了好多事,要不是我运气好只怕后来也遇不到你们了。”

    说起这段往事,他还挺感慨的。

    当年的昆仑冰川上,发生过太多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了,以至于他想想都觉得后怕不已。

    幸亏也是运气好,才命大。

    他正想仔细讲解一下当年发生过的事,sr杨却被陈久仁给叫来了,估计是跟她说了胡的反应,所以才打算亲自出马吧。

    “胡先生,王先生,还有江先生,可否跟我来一趟,我有些事情想找你们谈谈。”

    车厢的接口处,sr杨不知何时已经出现,朝三人淡淡地看了一眼,又道:“事关这次行动,所以我希望你们最好能来谈谈。”

    说完后,也不管江缺他们三人答不答应,就要转身离去。

    可是在一旁,被人打算询问的江缺很不爽地皱眉道:“杨小姐,你这么做有些不礼貌吧。”

    sr杨闻言则什么也没说,带有深意地看了江缺一眼后就离开了,似乎都不打算跟他多谈及什么。

    果然,谈钱都是伤感情的,无论是哪一个时空。

    王凯旋愣了愣,一脸郁闷道:“这外国女人偷听咱们说话呢,估计来了有一会儿了。”

    这点江缺与胡都明白。

    不过此事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大秘密,所以也无妨。

    最后胡看了江缺一眼,问道:“江爷,咱们去不去?”

    这方面,他觉得还是江缺比较在行。

    思索片刻,江缺就淡淡道:“去,为什么不去呢,不管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主动权其实一直都在咱们手里。”

    说着便大步朝sr杨跟上去。

    随后,他们三人便来到sr杨和陈久仁教授的包厢里,为了方便他们将这几个铺的票都买了。

    陈久仁腾开位置与sr杨坐在一边,对面则让给江缺他们三个。

    待三人坐毕后,sr杨才拿出几张照片,对胡问道:“胡先生,你当初看到的虫子,是它吗?”

    过了好一会,胡才在王凯旋的提醒下点点头,“对,就是它。”

    见胡还有些迷糊,她便解释起来,“这种冲叫做火瓢虫,是各类探险资料里记载的一种生物,但以前它只是一种传说。

    胡先生,你确定你见过火瓢虫吗?”

    sr杨又一次确认起来。

    但江缺却有些不满了,淡淡道:“见过又如何,没见过又怎样?杨小姐难道是查户口的?”

    这种盛气凌人的询问,让他觉得sr杨有一种站在云端居高临下询问的感觉,可大家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也没谁高人一等。

    真要论起来,这里只怕他才有资格这样盛气凌人地说话。

    sr杨眉头一挑,回应道:“江先生,我没和你说话,就请你先闭嘴吧。”

    闻言,江缺却瞪大眼睛,笑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心里则默默地想着,“哼,等着瞧,一会有你大出血的时候,不让你吐一口大的,我就不是修仙者!”

    他的心气可不大,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宽大的胸怀。

    不过眼下他也不打算sr杨。

    与此同时,一旁的陈久仁教授则好奇地问道:“小胡同志,不知你可否给我们讲一讲你当时的情况?”

    胡闻言怔了怔,但最后还是点点头,缓缓地说了起来,“那天,我们一个班的战士接到命令,去执行一项机密任务,需要深入到昆仑冰川的深处,结果中途就出了事故。

    我们一个战友失足跌落冰川,然后”

    说着,胡便把他当年遇到的那场往事给一一说了出来。

    因为震动引得火瓢虫的出现,导致他们一个班的兄弟都被焚烧了,而有年轻的小战士开了枪,结果引来无数火瓢虫。

    最后,却引发了雪崩。

    胡也被掩埋在冰川里。

    而这一场战斗,可谓是惨烈的,除了他一个战友都没有活下来,全都死得不见尸骨了。

    说道这里,胡顿了顿,又道:“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躺在部队的医院里了。

    也就是说,在那次行动任务中,我们所有的人都失败了。

    火瓢虫的厉害,也就是在那次被我发现,但也是我永生难忘的一次,活生生的人被烧死,根本不是人力能反抗得了的。

    那场面实在是太恐怖了,哪怕是过去了这么多年,可我还是不愿意去面对这些悲痛的过往。

    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改道去昆仑冰川,不是说好的去沙漠,去找精绝古城吗?”

    说到最后,他同样不理解地怒吼起来。

    等到上了火车,等到在中途才开始变卦,这种事搁谁遇到怕是都会愤怒得想咆哮一番吧,胡这反应还是已经够克制了。

    要是换一个人来,只怕早就不干了,反正钱他们是得到了,毁约的又不是他们。

    边上,王凯旋也附和道:“是啊,说好的只去找那是精绝古城呢,现在却又要改道去那什么昆仑冰川。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咱们人老实吗?

    怎么着,你们外国人说话都是这么不讲信用,喜欢变卦的吗?”

    “”

    可他这话说得,连sr杨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