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10章 老胡开忽悠(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很快,胡淡淡道:“这个风水嘛,乃是地学之最,简单地可以概括为:藏龙之地,得水之所。

    而后世,又逐渐把风水术称为堪舆之术,而说白了就是研究分析天地人三者之间的关系的一门学问。

    我现在就简单地说一下这一分支,天星风水。

    古时候的帝王将相,甚至是大臣能人异士们呢,对于死后的事是非常看重的,觉得在他们生前所享受的那些待遇,在死后都应该要享受。

    并且还认为天下兴亡,皆是发于龙脉之故,所以这陵墓就必须要设立在风水宝地上。

    雍正皇帝生前选择的陵墓,曾被概括为乾坤聚秀之区,阴阳汇合之所,龙穴砂水,无美不收,形势理气,诸吉咸备。

    于是,雍正皇帝阅后批奏:山脉水法,条理详明,洵为上吉之攮!”

    这意思就是说,是一块绝世好地。

    听着胡的解释,江缺都愣了几愣,记得那天下馆子涮羊肉的时候,他可没说这么多。

    就连在院子里的几个年轻人都被胡的话吸引过来,似乎他们也想听听这所谓的山脉风水之说。

    紧接着,又听胡道:“不过他虽然说得很多,但却有一点没注意到,因为还需要日月星辰相照。

    自上古时代起,就有人研究日月星辰的变化,用以推测吉凶福祸。

    在寻找风水宝地的时候,也需要借助天的相关知识,天地之相去,万四千里,人之心肾相去,则是寸四分。

    而人体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则对应五天星元,又有二十四星对应天下山川地理”

    听着胡一本正经地说着,江缺不由哑然,“看来这家伙还真是把天星风水术研究得很透彻啊。”

    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那究竟是什么呢?

    因为此前觉得也没什么用,所以也就没找胡借阅来看。

    不过打现在起,江缺觉得自己应该借阅来看看,那应该是一本秘术典籍,金刚镯也应该能通过它吸收天地本源之力。

    不等众人接话,胡又一次道:“星有美丑,应有吉凶,凡是上吉之壤,必定会和天上的日月星辰遥相呼应。

    而以星云流转之状来定位的青乌之术,便是这风水学里最难掌握的天星风水之术了。”

    他只是简单的介绍一番,就让众人都受益匪浅。

    原来,风水还是这么大的一门学问。

    以前他们都小瞧了,还从来没有对其重视过,现在经胡这么一本正经的解说,顿时有种恍然明悟之感。

    一时间,仿佛学到了许多东西。

    就连那陈久仁陈教授,也止不住地点点头。

    江缺却知道,这些相关记载大多都是一些古老相传的东西,以及从一些野史里被胡自己总结出来的。

    那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可不会说得这么详细。

    随即,其余人都没说话,胡便又一次得意满满地笑着说道:“天有二十四宿,日有二十四时,年则有二十四节气,故风水也有二十四向,二十四位。

    如果有人能观看天上那些星星的吉凶排列,再加上罗盘的定位,就可以找到我们想要找的地方。”

    他本是想说找大墓,但在几位教授面前,觉得还是换一种说法比较妥当。

    陈久仁不停地点点头,一脸的认同感。

    而屋内,sr杨也停下手中的笔,偏着脑袋倾听胡说讲的这些东西,还时不时会停顿一下。

    胡也不停,继续说道:“不过这种天星风水,因为流派甚多,各有章法,其中也不乏有相互矛盾的。”

    这话倒是他的一句辩解了。

    待其说完,陈久仁才赞叹一声,“小胡同志说得太好了,”

    而江缺却觉得,胡这家伙胡诌乱言的忽悠说得真是太好了,连他都差点听得入神。

    这口才之好,不夸赞都不行啊。

    接着,陈久仁则是道:“新疆那边有大沙漠,因年岁久远,时隔上千年后,以前的绿洲城市早就消失不见。

    像那孔雀河故道也早就已经干裂,原本的河床也裂开大缝,被风霜雨雪的搅动下,逐渐也变成了一片沙海。

    更不要说沙漠中的那些遗迹和古墓了,早就不见了痕迹。

    地面建筑没了,一眼望去就是一踏平川。

    所以想要找到那些古老的陵墓,我们就必须要依靠山脉水法,日月星辰来定位,利用天星风水术来寻找那些埋藏在沙海里的古墓。”

    胡认同地点点头,却也并未多言其他。

    实际上能不能准确定位出来,他也不好明说,也是没多大的把握。

    不过在陈久仁一脸期待的目光下,他还说了句,“陈教授,您是懂行的啊,居然连这个都懂。”

    而陈久仁则是满脸欣喜,他终于找到一个会天星风水术的人了,也就意味着那些沙海里的古墓就有了找到的可能。

    对着胡就是一阵说好话。

    而一旁坐着的胡则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忙道:“陈教授,您太客气了,咱们讲科学,不说老天。”

    这也是为了迎合陈久仁而说的。

    随即,陈久仁又站起身道:“现在我宣布,胡同志就正式加入我们考古工作队了。”

    被陈久仁当场这么一阵宣布,胡脸上也露出喜悦之色来。

    就连郝爱国也急忙凑上来握手道:“胡同志对不起啊,我们这些知识分子都是臭老九,当年革命期间蹲土窑都蹲傻了,不会怎么说话,你就不要介意啊。”

    胡虽然心里不爽,但嘴上也只好说道:“没事,没事,郝教授你太客气了。”

    一旁,王凯旋也是一脸的喜悦。

    还凑到他耳边说了句,“行啊,老胡,你这可就是一鸣惊人啊。”

    谁知,胡捂嘴低声笑道:“咳咳,我也就会这么多了,一本正经的胡说道还真够累的,这也是一门技术活啊。”

    说着他一脸的感慨神色。

    旁边的江缺听着,面皮不由一抽,“我就知道,这个胡肯定是在一本正经的忽悠人,偏偏那陈久仁和郝爱国,还有那群年轻人都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估计那sr杨小姐也被忽悠住了吧。

    毕竟天星风水术一向都是很神秘很深奥难懂的,鲜少有人能像胡这般研究得透彻了。

    有学问的人就是不一样,嘿嘿!”

    忽悠人都能这么有人格魅力,不服都不行。

    他忽然知道,胡为何一直得sr杨小姐的青睐了,原来也是有缘故的。

    紧接着,郝爱国就把胡叫过去,“来,我给大家都介绍一些,这三位都是我的学生。”

    说话间,他还指着那一旁站着听了许久的两男一女道:“这个戴眼镜的男生叫萨帝鹏,这个没戴眼镜的男生叫楚健,唯一的这位女生则叫叶亦心。”

    郝爱国那边刚一介绍完,一道清脆如黄鹂啼鸣般的女声就淡淡地响起,“胡先生你倒是好学问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