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02章 胡八一(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天,一早王凯旋就骑着他那辆破三轮过来。

    不过,有车总比没车好,哪怕只是一辆破旧的脚三轮。

    “胖子,知道老胡几点钟到吗?”

    江缺皱着眉头问道:“咱们要是去早了,岂不要等一天啊?”

    王凯旋微微一怔,也有些懵道:“不知道啊,老胡在信里也没说,不过我们早点过去准没错。”

    闻言,江缺一愣,旋即道:“得,那就走吧,今儿我也坐一坐胖子你的车。”

    前边一路骑着前行的王凯旋开怀大笑,却依旧兴奋道:“能载江爷你这位土豪一回,胖爷我这车也算是沾光了。”

    昨儿卖画结束后,他们俩还去下馆子涮了顿羊肉。

    十年代的时候虽然没有底料,但味道还是很纯正,江缺为此还狠狠地吃了一顿,花去一两百元。

    这年代的汇率很高,所以他那三千万美刀也兑换成不少本国货币。

    亲眼目睹那么多钱的王凯旋现在对江缺是一百个心服口服,让他往东都绝不往西了。

    如今这年代,哪怕是首都城里也是绿皮火车。

    两人在车站旁边各自点了一份小点,一边吃着一边等着。

    待到下午时分,胡才到。

    看到那老式的衣衫,一头长发也未曾好好修理过的老胡,江缺感慨满满。

    虽然他是一头长发,道士的打扮,但他长发飘飘也宛如一位绝世谪仙一般,看得王凯旋都几次调侃起来。

    两人迅速凑过去,胖子同样喊出一声暗号,“天王盖地虎。”

    同样发现了王凯旋和江缺他们的胡微微一笑,“宝塔镇河妖!”

    两人一接上号,便大笑着拥抱在一起。

    过了好一会儿后,江缺才过去拍拍胡的肩膀,“老胡啊,好久不见,这些年你还好吗?”

    “n。”

    胡又一次狠狠地拥抱起来,他们两个也算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兄弟。

    时境过迁,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能再见,一时竟满满是感动和激动,什么都比不上这一刻。

    这时,王凯旋走过来笑道:“老胡,以后可就要叫他江爷了。”

    胡不明所以,还以为王凯旋只是调侃一句,于是微微拱手道:“见过江爷,以后在这首都城里,还望江爷和胖爷多多关照才是。”

    江缺无奈一笑,道:“老胡,我也没混好啊。”

    说着还摊摊手。

    王凯旋则赔笑起来,冲胡道了声,“老胡啊,咱们终于在首都城会师了,车辆已备好,就等你就位了。”

    胡微微一惊,心想居然还有车。

    这王胖子是发大财了吗?

    还不等他多想,江缺就打击道:“老胡,别听胖子他瞎吹,他就一辆破三轮,来时还把我屁股给硌痛了。”

    闻言后,胡微微愣了愣,旋即拍手道:“胖子,你行啊,现在都有车了,嘿嘿。”

    王凯旋则尴尬地笑了笑,一脸异样。

    旋即他则道:“行了老胡,咱们快点走吧,让你坐坐胖爷我的车,先到我那里住下,然后再下馆子吃顿好的。”

    江缺现在有的是钱,可一点也不在乎。

    这点王凯旋早就知道。

    果然,江缺立即就道:“胖子说得对,咱们先走,把行礼什么的放下安顿着,我和胖子再请你吃顿好的。”

    一脸的笑意,江缺大手一挥,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这模样倒是看得胡愣了几下,诧异地问道:“江爷,这些年来,难道你当道士还赚了钱不成?”

    两人随即坐上王凯旋的人力三轮车。

    江缺则笑眯眯地解释道:“也没几个钱,不过请你下馆子去搓几顿还是行的。”

    虽然这点钱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但也总不能在人前一直显摆。

    而王凯旋听到江缺把自己的名字也带上,不由一喜,死要面子地道:“老胡啊,这回你就好好享受一次吧。

    嘿嘿!

    我和江爷一定把你好好招待好,咱们可都是上过战场打过枪的铁兄弟,你不要有任何介外之处。

    钱嘛,江爷可有不少的!”

    胡倒是摇摇头,冲王凯旋和江缺说道:“那就好,我这大老远的跑来投奔你们,可不会介外的。”

    一路上,三人聊着部队里那些事。

    江缺和王凯旋都知道,胡是因为当年枪杀战俘而闹事了,最近几年才复员转业,不过他没要分配的工作单位,而要了点钱自己出来。

    说到这里时,王凯旋还问:“老胡啊,你说你放弃了分配的单位,从部队退役之后,你家老爷子就没教训你?”

    按照以往的逻辑,胡只怕少不得要挨一顿猛揍,至少王凯旋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胡却也微微一笑,“我本来以为至少也得挨一顿皮鞭,谁知道我家老爷子非但没有打我,反而还很高兴。”

    “哦?”

    江缺眼神微异,不由问道:“老胡,这又是为何呢?

    难道,你家老爷子还改性了不成?”

    就连王凯旋也是一阵好奇,感兴趣地道:“老胡,跟我们哥几个说说,你家老爷子究竟是怎么想的?”

    于是,胡便道:“我估计啊,老爷子应该是怕我死在战场上吧,回家后至少还活着不是。”

    这话倒是实情。

    那年头,打仗的时候可艰辛了。

    而且战场上的事谁也说不准,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没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才叫惨呢。

    江缺点点头,则道:“这样也好,至少咱们哥几个都是一路人了,哈哈哈”

    若是被单位束缚住,可能还一点自由都没有。

    稳定这种情况,他从来不会考虑。

    胡也不由点点头,叹道:“是啊,就是太苦了点,虽然咱们国内的经济形势一片好,但对于你我来说还是无业游民。”

    这时,王凯旋则大大咧咧道:“哎呀,这算什么,要按我说啊,咱们以后就找个机会跟江爷好好混不就行了。”

    说话间,差点把江缺给抖出来。

    倒不是不想告诉胡,而是觉得没必要现在说,那岂不成了炫耀?

    不一会儿,三人就从首都城回到胖子住的四合院里,同样是一间小屋,但比江缺那间稍微大点。

    看着破旧不堪的房屋,还有那一地的磁带,而角落里的案几上则是几把面条,胡不由面色一紧,露出怪异之色。

    一脸错愕地望着江缺和王凯旋道:“胖子,江爷,要不还是我请你们吧,我这复员后也有点钱”

    不过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江缺打断了。

    望着一脸真诚的胡,江缺笑着道:“老胡,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和胖子再穷,可请你吃饭的钱还是有的,你就放心吧!”

    就连王凯旋也在一旁帮衬地说道:“就是,老胡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们兄弟请你吃饭,你就不要担心钱的问题了。”

    胡:“”

    可他心里则是在想:住的都是这破烂地,你们两个哪还有钱请我下馆子涮羊肉?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