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94章 落日宗少主(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嗤!

    一条刺眼的金光突兀地响起,神光大盛如雷霆,男子只觉得眼前一晃,像是眼花了一样,几瞬之间便被捆住了。

    眼见自己被一条绳索捆住,男子不由面色一黑,连忙就欲挣脱开来,仿佛只要他一运转真气,便可以将其震开一样。

    但当他真正接触到实际上才知道,原来根本不可能挣脱开,至少以他目前的实力不行。

    真气刚一运转,便被捆仙绳感应到,立即又紧了几下。

    砰!

    最后没了平衡,竟然硬生生地倒在地上,好不狼狈。

    拍拍手掌,江缺这才淡淡笑道:“看来我这件异宝的效果还不错,至少达到我心里的预期了。

    你没听错,我就是出来试验异宝的,只可惜你运气不好,所以导致现在这个狼狈的结局。

    刚刚你跟我说不死不休,那我要是放过你,岂不等于是放虎归山,他日还要被你报复,那可划不来。

    若是现在就彻底杀掉,或许更有效果,嘿嘿!”

    嘴角微微上扬,挂起一丝平静的笑容来。

    他知道,此刻自己占据了主动。

    而眼前这位男子,则只能被动了,是杀是剐也只能听从他的吩咐,被捆仙绳捆住哪里还有什么自由可言。

    被江缺突然偷袭下黑手的男子老连发黑,面色则极为难看起来,沉声道:“你究竟是谁,想干什么?”

    一个身怀异宝的人,这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一开始是没想到过的,很特殊。

    当然,心中憋着的满肚子火气也难休。

    要不是别人为刀俎他为鱼肉,只怕早就厮杀起来,又何必等到现在这般呢。

    旋即,也不等江缺回话,他便继续说道:“我可以把所有财富都给你,包括乾坤袋也行,但你不能伤害我性命。

    此后只要咱们不见面,我也不可能来报复你,此事怎么样?”

    欲求活命,便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拿钱消去灾难!

    但能不能行,也还是个未知数。

    如果之前没有说那番不死不休的话,可能一切还有可商量回旋的余地,现在这种机会反倒少了许多。

    要是可以,他真想狠狠地抽自己一巴掌,没事说那么多威胁的话干嘛,导致现在的境况好不尴尬。

    都不知该说点什么话来掩饰才好,真气运行不了,他便连最基础的法诀都施展不出,更不要说其他手段了。

    保不住命,什么都是假的。

    闻言,江缺微微一笑,“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但我选择拒绝,你的财富我同样可以得到,包括乾坤袋。

    至于以后报复这种事,只要我现在彻底灭掉你,将你的神魂也一起碾压成渣渣,你拿什么报复我?”

    从此断绝,便意味着没了根。

    报复之说也就无从谈起,这也是江缺在听到男子那句不死不休的话后想到的,最不怕的就是不死不休了。

    反正仇恨迟早要结下,索性一次性把帐算清楚。

    男子:“”

    江缺的话让他觉得很无奈,可偏偏人家说的都是事实。

    老脸忍不住一黑,只好也沉声道:“我乃落日宗少主,我爹是落日宗宗主,你若杀了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身份是他最后的底牌了,只能寄希望于此。

    要是这也不能活命,只怕他堂堂落日宗少宗主怕是要阴沟里翻船了,今日要栽在这里。

    此时,他沉吟着目光又道:“我身份特殊,一旦我死你便天下难去,可切莫自误!”

    连带有威胁的阐述,瞬间就叫江缺眉头皱起,不由道:“怎么,你到现在还想威胁我不成?”

    他占据主导,还欲对付他?

    冷哼着,便脸都黑下来。

    忽然,他便冷冷道:“落日宗少宗主,好大的威风啊,就凭你这身份倒还真不错,若是换一个人来只怕要倒大霉,但对于我来说你这是踢到铁板。”

    手握捆仙绳的江缺,又岂会怕人?

    男子一张铁青的老脸好不难看,立即反驳道:“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一旦我出事,落日宗上下定会全力为我报仇,到那时”

    他顿了顿,哪怕后续的话没说,也已然明了其中的意思。

    只是江缺冷眸微微一扫,便阴沉着脸继续道:“到那时我自有办法应对,便是元婴老祖只怕也不敢擅闯我昊然仙宗。

    哼!

    你当我是傻子不成?”

    他可是清楚得很,不管那落日宗有何等目的,昊然仙宗都不会堕了威名,断不会退缩什么。

    男子顿时无言以对,面旁狰狞难看,要是没有被捆仙绳捆住,他何至于落得这般惨烈的结果。

    可恨!

    若不是突然被偷袭,他至少有二十多种方法离开,有一百多种方法叫江缺活不下去,甚至他身上就有许多古老的神秘法诀。

    可被捆仙绳捆住,他连一丝真气都不敢调动,生怕捆得更紧。

    痛苦的是自己,调动的真气依旧没法驱动法诀,最后也只能自认倒霉,苦涩一笑,恨不得立即就出手杀去。

    不过这些复杂的表情被他很好地遮掩住了,只好求饶道:“咱兄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本就无甚恩怨纠纷。

    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要不你我各走其道,便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如何啊?”

    他一脸期待地望着江缺,希望这家伙能脑袋一抽把他放走,否则一切都难休,怕是命有不测之风。

    要不是害怕小命不保,他哪里会低声下气的求饶,这辈子都没求饶过,今天还是第一次。

    江缺则冷然微讥道:“你此前说的我不知道那事是什么事,将此事好生说出来,并且一一向我道明你来昊然仙宗的目的。

    否则,哪怕我不杀你,也能将你交给宗门处理。

    另外你身上的乾坤袋就归我了,它是我的战利品,你可没权利用它来买命,至少价值不对等。”

    此言一出,那落日宗的少主便知道,小命应该是保住了,但他不敢相信江缺,万一把所有秘密都说出来,这家伙不履行约定怎么办?

    想及此,他思索之后便道:“乾坤袋可以给你,但要我说那事和来此的目的,你必须放了我才行。”

    江缺:“”

    他不怒反笑,道:“你觉得自己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落日宗少主的身份在我这里可不值钱,嘿嘿!”

    阴瘆瘆地一笑,顿时将男子吓得不轻,只好瞪眼道:“那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

    同样都是没什么保证!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