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6章 尸变(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刚一下楼,便见阿威衣衫凌乱地挣扎着欲追逐任婷婷上楼去,跟随江缺下来的任发一脸阴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阿威则苦涩道:“表姨父,我想喝茶。”

    “滚!”

    任发冷冷地呵斥一声,一把拉过女儿护在身后,生怕被阿威给糟蹋了一样。

    屋外。

    见江缺已下来,秋生赶忙丢下是文才跑了。

    于是江缺只好抓住文才一顿胖揍,几息之后才让他把符纸吐出来,等其吐出之后,屋里的阿威才回过神来。

    紧接着,江缺也不管屋内的情况,提着文才就往义庄赶回去,打算回去给秋生和文才两个人多找些事情做做,想必他们是很喜欢的。

    随后义庄里传来一声声惨叫。

    秋生和文才两人竟被惩罚站了一个下午的梅花桩,并且头顶上还各自顶着一个碗,要是谁的碗摔下来,那今后的衣物和家务活等等都得包。

    虽然平时也是他们两个在做,但也是有区别的如果其中一个能解脱出来,无论是对于文才还是秋生都是一件好事。

    所以接下来的事,就很明显了。

    九叔还没回来,秋生和文才连求饶的地方都找不到,只好苦涩地接受江缺的惩罚,来一场一动不动的站梅花桩。

    烈日炎炎之下,两人差点连油都被晒出来,不过为了自己喜欢的人而受罚,两人都比较愿意,也没有多说其他抱怨的话。

    并且也知道江缺让他们受罚也是为他们好,至少在这个层面上来说,他们不敢有任何异议。

    傍晚,九叔一身疲倦地回来,但表示对坟地根本没进展,周遭的地都无法作为一个勉强的地。

    江缺安慰一番后,便自顾自的去修炼了。

    而今晚,只怕那任威勇的尸体就要尸变。

    停尸间。

    任威勇的棺材处,当夜深人静时,棺材盖时不时会被顶起来一下或两下,而棺材上的墨斗线也伴随着每一次顶起也红光闪烁一次,如格线的红光包着僵尸,将其镇压着。

    但这种情况正在逐渐减弱,随着一次次增加,红光也越来越弱,只待某一时刻墨斗线的威力减弱,估计就是僵尸破棺而出之时。

    里面的尸体,很明显已变成僵尸。

    与此同时,一股股强横的阴气正浓郁地聚集着,加上夜晚本来就是阴气极为浓重之时,所以墨斗线镇压的威力也减弱不少,僵尸反而得到增幅。

    突然,某一刻。

    棺材上的红光不再闪动,而黯淡无光一般,仿佛所有的能量都消耗殆尽。

    而此时,棺材里已经尸变的僵尸正吸着阴气。

    义庄,本来就是死人待的地方,这里阴气也够浓厚,要不是有九叔这个得道高人镇压,这些年只怕早就出事了。

    待到一定程度之时,棺材里的僵尸浑身阴气都朝四周一震,那阴气便如水波纹一般四散开去。

    但同时也带起一股股强横且又霸道的无形力量,将禁锢它的棺材板直接朝四面方震飞,如同被弹射出去的箭雨一般。

    还好四周也没什么人,不然光是这震开棺材的力量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哐当!

    砰!

    这是棺材板落在地上的声音。

    紧接着,僵尸竟然从平躺的状态直直地站了起来,然后落在义庄的院子里,那是九叔豢养的两只小羊。

    今晚,因为秋生和文才都被江缺教训了一顿,还在相互贴着铁打扭伤的膏药以缓解疼痛,自然也没人看守停尸间,更无人知晓任威勇的尸体已经尸变。

    江缺倒是能感觉到义庄里气氛的变化,但他并没有去查看什么,对于他来说,如果任威勇进阶银甲尸,甚至是金甲尸或许更为有用,那样他就可以利用学到的茅山术将其炼化了。

    他的金刚镯,应该是可以把僵尸带走的反正和金银钱财一样,都是死物。

    九叔因为找了一天的坟地,也走了不少路,所以自然也累了,在修炼一番江缺传的九品道功后,他便撑不住呼呼睡大觉。

    僵尸出棺,竟然谁都没出来阻止。

    不得不说它选择了个好时机。

    望着地上的两只羊,僵尸眼中好似有喜色一闪而过,紧接着便不顾两只羊的反抗朝其咬去。

    对于刚刚成为僵尸的尸来说,人血固然是最好的,但遇到两只羊也算是不错的收获,对于它的实力也有莫大增强作用。

    随后,僵尸扔下两具羊尸后便离开了义庄。

    它似乎很有灵性,知道九叔和江缺都很厉害,绝对不是刚刚苏醒的它能对付的,必须先去吸直系亲属的血。

    比如他那个发福的儿子。

    晚上,夜已经逐渐深了。

    处理完生意上的一些事务后,又安慰女儿一番,还教训呵斥了阿威一顿,任发觉得这几天很倒霉。

    “自从迁葬开始后,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也不知道来自哪里。”

    任发暗暗皱眉,但想了一会儿也没任何发现,只好准备去睡了,“算了,先睡觉吧。”

    秉承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原则,加上任家在任家镇上的土地主,说是有权有势也不为过。

    这种情况下,谁敢给他找不快,他就敢给谁找棺材。

    当然,这些想法只是在任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罢了,只是江缺的话却突然间又在他脑中回想起来。

    “难道真有僵尸不成?”

    他准备躺在床上,但又毫无睡意。

    江缺那番警告的话,让他很郁闷,索性又跑去算账,以此来打发时间正好。

    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在门外晃动。

    因为任家装的是玻璃窗,连门上也是,所以任发一眼就发现了,正惊骇时,一道丑陋的身影却破门而入。

    满嘴都是尖锐的獠牙,那张皱巴巴的面庞上依稀可以看得出来,这身着清官服的僵尸,很明显就是他那位死去二十多年的爹任威勇。

    惊悚万状的任发连忙从椅子上本能地弹了起来。

    他很想找个地方躲着,或者是跑开,但僵尸是破门而入的,而他的房间内又没什么密室和通道之内的。

    当真是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想要翻窗逃,可那僵尸根本不给他机会,距离任发的距离本来有好几米远,但它却一步就跳了过来。

    本来房间就不大,退也没法退,连躲都没地躲。

    等任发想做点什么时,僵尸已经咬了过来。

    于是,任发就成了活靶子。

    不,应该是猎物才对是他爹任威勇的猎物,一只僵尸的猎物!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