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4章 阿威(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日。

    天刚亮任发便派人送来话,准备请九叔到任府一叙,以商讨任老太爷坟地之事。

    不过九叔以看坟地为由,却将这活推给了江缺,让他这位师弟代替去,顺便带着文才和秋生去见见世面,涨涨见识。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江缺稍一思索后,便答应下来。

    临近中午时分,他才带着两个打扮帅气凛然的文才和秋生去任府,这两人一听要去任家,都高兴死了,只因又要见到任家千金任婷婷了。

    秋生脚底有邪恶虚浮,像是昨晚没睡觉一样,江缺也心知肚明,不点破也不说破,只是心里在想:“这小子迟早怕是要死在女人肚皮上。”

    至于会不会应验,他就不知道了。

    一路上文才和秋生两人反倒是很兴奋,一想到漂亮的任婷婷,他们就想娶回家去当老婆。

    江缺暗骂一声没出息,就这定力大道难成。

    哪怕九叔将九品道功传给这两人,他们以后只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除非遭逢大变,否则一个人的性格是不会改变的。

    而性格,决定了成败。

    路上,秋生忽然问:“师叔,你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的样子啊?难道你不喜欢女人吗?”

    此言一出,江缺那杀人般的眼神便冷冷地望了过去,盯着秋生看个不停,也不说话。

    秋生被看得有点心头发麻,忽然有种被洪荒猛兽盯上一样,那种诧异的感觉实在是令他心惊不已。

    骇然得连忙低下头,连忙道歉地说:“师叔,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啊,咳咳”

    一阵干咳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文才也追上来,笑嘻嘻地问道:“秋生你和师叔说什么好玩的事啊?”

    原本以为躲过一劫的秋生顿时苦瓜脸了,没好气地瞪了文才一眼,怒道:“你管好自己的嘴就行了。”

    这家伙,非让自己尴尬么?好在江缺并没有过多追究什么,也知道文才和秋生都是什么性格,一个比一个更为奇葩。

    语不惊人死不休!

    或者这就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

    任府。

    任发和阿威正坐在一起,淡淡地喝着茶。

    “来,阿威你喝茶。”任发招待起来,对于这个表侄的到来他心知肚明,但又不去戳破。

    于是,任发随口就问道:“阿威啊,今天衙门里没事情做吗?”

    言外之意你这么清闲来我这儿喝茶,就真的是闲得慌?

    阿威也不以为意,笑着解释道:“有是有,不过都是一些零碎的小事情,交给手下的人去做就行了。”

    这个时候,任婷婷则在客厅的一角落里插花,摆弄着一些盆景。

    阿威眼珠子一转,忽然对任发问道:“表姨父,这个婷婷表妹也不小了啊?”

    闻言,任发那发福的包子脸上闪过一道不悦,于是冷漠地接过话,“婷婷啊,是不小了。”

    但多余的话他什么也没说。

    旁边,阿威准备趁热打铁,连忙笑眯眯地说:“那也该给她找个婆家了。”

    不过这话一说完后,任发的老脸上就再也没有笑容,而是板起一张严肃的脸,“应该了,应该了”

    他心里对于阿威这个表侄越来越失望。

    听到任发的话,阿威嘿嘿一笑,眼神微异地道:“所以我想”

    阿威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任发冷声道:“想要喝茶么,我来给你倒,不用客气的。

    表姨父家别的没有,但茶水还是能管够的。”

    “额!”

    阿威暗暗地撇嘴,“这个表姨父真是扫兴,还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真是的。”

    正想破局,这个时候任家一个家丁过来,在任发耳边恭敬道:“老爷,江道长已经来了。”

    九叔没来,让任发觉得有些不自在,但江缺好歹是九叔的师弟,所以也就没什么。

    左右只是询问一些情况而已。

    想及此,他便起身来。

    正好江缺带着文才和秋生二人进来,微微拱手言道:“任老爷好,劳烦你盛情相邀了。

    我师兄一大早就出去为任老太爷看坟去了,所以特让我来代替他,还望任老爷不要见怪。”

    任发微笑着,连忙道:“不怪,不怪。

    就是不知先父的棺木现在怎样了,还有你刚刚谈及的坟地一事。”

    江缺淡淡道:“不负所托,现安然地寄存于我师兄的义庄中,不过”

    他还想说点什么,却没任发打断,做了个请的手势后,道:“江道长,我们到书房里去谈吧。”

    他可不想再被阿威扰动神经。

    “好。”

    江缺点点头,还对文才和秋生二人吩咐一句,“你们两个好好在这里待着,谁要是敢捣乱回去后加倍训练。”

    这些时日,九叔把监督秋生文才二人的事情都交给他来做了,但凡有偷懒的少不得一顿暴揍,以至于这两人抗揍的本事都见长了。

    任发说完,就率先上楼了。

    不过还没等他上完,阿威就追逐上去,赶紧凑近说:“表姨父,我还想”

    没等他话音落下,任发就摆摆手冲他冷淡地道:“阿威啊,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现在我和江道长有要事谈。”

    至于一会儿怎么说,那就不好说了。

    反正任发觉得自己人逐渐老了,也挺有健忘症的,说不好一会儿再下来时,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阿威吃瘪,只好下来。

    此时,秋生和文才已经朝任婷婷走了过去。

    还没等阿威下完楼梯,就听秋生笑吟吟地说道:“任小姐,上次的事真是不好意思,误会了你,我向你道歉。”

    见此情形,阿威顿时就怒了,连忙扯着文才和秋生两人吼道:“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

    鬼鬼祟祟的难不成还想偷东西不成,还敢靠近我表妹,你们是想揩油吗?”

    说着一把将秋生和文才拉开,自己则站在任婷婷身边。

    任婷婷埋怨地说了句,“表哥,你”

    她想解释点什么,却被阿威打断,他又冲文才和秋生二人吼了起来,“我表妹都想骂你们,不过她不好意思。”

    秋生和文才对视一眼,一脸的无奈和气愤。

    眼珠子一转,秋生便计上心来,于是道:“是,我们到这里来确实是我们的不对,我们到花园去。”

    同时,还不断给文才打眼色。

    收到信号的文才趁着阿威还没回过神来,便在他头上揪下一根头发,还吐槽道:“白头发,这可是未老先衰的迹象啊。”

    阿威连忙紧张地一顿恶狠狠地解释,表明自己并没有白头发。

    不过秋生和文才却相似奸诈一笑,然后缓缓走了出去,身为学道之人,整蛊人还不是很容易的事么。

    反正秋生和文才是打算给阿威一点教训尝尝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