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0章 上香(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着九叔和任家的人都逐渐走远,文才和秋生各自点了一把香,文才则是在刚刚挖坟的地方插了一圈,而秋生则到旁边的坟头上一一上香。

    至于原因,他隐约间有所猜想。

    江缺没有管他俩的,而是跟着九叔一起回了义庄,打算思考怎样才能避免任威勇的尸体变成一具大僵尸。

    待周边的墓都上香后,秋生手中就只剩一支了,来到最后一座墓碑面前,看到上面的介绍不由一惊。

    “哇,二十岁就死了,真是糟蹋了。”

    望着上面的介绍和照片,秋生不由暗暗摇头一叹,“给你来炷香吧。”

    把香插在墓碑面前,秋生就准备转身离开了,但那墓碑上的照片处,却传来一道幽远淡然的声音,“谢谢。”

    “嗯?”

    秋生愣了愣,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连忙转过头朝墓碑看了看,上面写着董小玉之墓,他便不由暗暗摇头,“应该是我听错了吧。”

    于是又转身欲离去,耳边却又传来一道声音,“谢谢你。”

    “额!”

    秋生被吓了一大跳,心中不由慌乱起来,“难道有鬼不成?不行,我得跑。”

    不过却和文才撞了个满怀,差点两人都人仰马翻。

    拿着三支燃烧过的香,文才皱眉道:“你看,怎么会少成这样?”

    手中的香也递到秋生手中。

    慌乱的神情下,秋生连忙道:“走,快去告诉师父和师叔去。”

    他隐约间感觉这不是什么好事,这一次上香还真是邪门了,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一样。

    震骇!

    忽地觉得背脊梁发冷,心中生寒,一片冷汗冒出。

    义庄。

    九叔看着连滚带爬回来的文才和秋生,又看了一眼不解之色的江缺,便拿过香解释起来,“人最怕三长两短,香则最忌两短一长,可偏偏就烧成这个样子。”

    江缺虽然知道这其中的情况,但还是好奇地问道:“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香烧成这样不应该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吗?”

    闻言,九叔则摇摇头叹道:“师弟,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个世界上有人有鬼,也有僵尸。

    香烧成这样必有其中缘故。

    注定烧此香,家中必有人丧,此乃不祥之兆啊。”

    实在是大凶!

    旁边,整理香烛纸的文才诧异地向九叔问道:“师父,难道是任老爷家里吗?”

    九叔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瞪过去,不满道:“不是他家里,难道还是这儿不成?”

    待九叔走到一旁,文才一脸笑意地对秋生说:“事不关己,己不操心。”

    听此言,秋生倒是眉头一挑,担忧道:“那任老爷的女儿会不会也有事啊?”

    文才摆摆手,随口便说道:“应该会吧,总之姓任的就有事了。”

    可等了一息后,恍然间又想到什么,不由喃喃道:“啊,婷婷有难,我”

    旁边的秋生却打趣起来,拉住文才额衣服说:“哎,你可是说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这么着急干嘛?”

    文才摇摇头,眉头一挑解释道:“秋生,话可不能这么说,要是能救心上之人一命,结婚就不是问题了。

    嘿嘿!

    我聪明吧?”

    正要走,却被秋生一把抓住,冲文才警告道:“喂,公平竞争的啊,你可不能耍花样。”

    “好啊!”文才则一口答应。

    江缺在一旁暗暗直摇头,心想:“爱情的力量还真是够伟大的,连自身安危都不顾及了么。

    果然,陷入情爱中的男女智商都是等于零,或者是低于零的。”看着秋生和文才打闹,江缺便有些好奇,凑到一旁问九叔,“师兄,你可是想到另外的办法了?”

    九叔双手环抱于身前,然后仔细打量着这副棺材,点点头道:“师弟,我已经想到一个办法了。

    秋生先去买抽水泵,我再用茅山术将他体内的阴气暂时封印,等下葬以后就不会有问题了。

    大不了埋深点就是。”

    江缺点点头,说道:“这样最好了。”

    秋生和文才一边打闹着,一边也来到棺材旁边,突然想打开棺材看看,于是两人合力下将棺材盖推开了。

    里面的任威勇面皮皱巴巴的,吓得两人一惊,连忙喊道:“师父,尸体已经发福了。”

    江缺和九叔立即走过来一瞧,却见那尸体双手的指甲都已经长出来两三厘米了。

    乌青得令人发怵。

    江缺也是脸色大变,赶紧冲文才和秋生二人吼道:“还不快盖上?”

    然后和九叔对视一眼,九叔稍微一点头,便认同了江缺眼里的意思,旋即道:“事情闹大了。

    想不到尸体发福得这么快,我本以为还能拖上一两天的,现在看来去买抽水泵也来不及了。

    秋生、文才,你们两个赶紧去准备纸、笔、墨、刀、剑,我要做法将这具尸体镇住。

    否则尸变只怕就在这一日之间!”

    事情越来越潮他预料的方向发展了,但越是这样就越让他觉得很无奈,这天下间的妖魔鬼怪杀之不尽啊。

    眼下这任家老太爷只怕就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尸变了。

    偏偏不能直接毁掉,除非等那个任发发话。

    “什么?”

    秋生和文才两人齐齐一愣,九叔的话他们都没听懂,一脸发懵地朝九叔投去询问的眼色。

    未等九叔解释,江缺便道:“就是黄纸、红笔、黑墨、菜刀和木剑,平时叫你们多你们不信,现在知道自己脑袋穷了吧。”

    江缺刚一说完,九叔就跟着点点头,也冲两人吼道:“你们师叔说得没错,以后你们两个真的要多了。

    这些在我们茅山术里都是有记载的,你们两个却什么都不知道,真是气死我了。”

    “哦!”

    两人赶紧跑开,去准备那些东西了。

    生怕再待在九叔和江缺身边被教训了,偏偏九叔和江缺两人的辈分都比他们高,教训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还不能还口。

    九叔冲江缺微微一阵苦笑,道:“师弟,我是不是不会教导徒弟啊,唉”

    他本以为江缺也会这样认为,谁知江缺却摇了摇头,冲他淡淡道:“师兄,其实你已经够好了。

    相信有一天秋生和文才一定能够明白你的苦心。

    这两天师兄你尽量抽时间炼一炼我传你的那先秦法门吧,说不定会有奇效。”

    九叔闻言一怔,但还是点头起来,应道:“好的,保不准这一次就要靠师弟你传我的法门对付僵尸了。”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