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16章 恐怖黑影(求订阅)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手段!”

    黑影颤声地望着江缺,面色阴冷,“这种实力绝非一般的筑基境初期,怪不得他会输。”

    还没等他说完,江缺也冷冷讥笑道:“他已经输了,现在你也会输!”

    黑影抬起头,手掌微微一扬,一道道印诀飞快地掐动,“遁!”

    身形周边被一股红光笼罩,目光微移,口中也传来阵阵吟诵之声,“我不会输的。”

    说罢,其身影就消失不见,江缺四周却多了几团火焰,这正是火遁术的精髓,能化身为火焰离开,甚至是蛰伏偷袭。

    靠着这手法诀,他以筑基境中期的修为缕缕战胜对手,在同阶中是无敌的存在。

    “果然是遁术!”

    目光微冷,江缺警惕地望着四周的火焰,上面隐约闪烁着一圈圈神秘的符文,一道道红色光芒遮蔽了符文的跳动,显得格外震撼。

    一块光幕也迅速在江缺身前身后起伏,迅速形成一个球状的白色光幕,将他暂且护住,江缺心中微异,沉声道:“你若将此火遁术交给我,我便既往不咎!”

    虽然不太可能有结果,但还是尝试了下。

    几股奇异的能量波动从四周悬浮的火球上传来,他凝视片刻便寻思道:“他应该没走,所以应该是隐藏在四周某一团火球上,只等着我松懈之后给予致命一击!”

    冷静下来,才恍然清楚黑影的想法。

    两人便这般僵持不下,约莫一个时辰后。

    江缺眼脸微动,双目如联袂疾驰般射出一道诡异光芒,右手提着流转着猩红光芒的长剑,一缕神异的真气由手臂涌入其中。

    嗡!

    长剑上猩红的光芒如同嗜血的魔头一样,贪婪而嗜吞生命,脚底也无风自起一股幽冷气势,咔的几声清响,四周地面上的石块便碎裂,一阵灰尘扬起。

    偏偏又在四周的火球光照下显得格外特别,如同蒙上了一层薄纱,一人在明一人在暗,却又都朦胧不可见。

    “死!”

    身如魅影若流光,脚底一发力后,整个人便如离弦的箭一般飞出,朝其中一个火球疾驰袭去。

    噗!

    剑招交织,猩红色的光辉将四周映衬得如诡异魔地,长剑如蛇般飞出,迅速刺中黑影的身体,原本是火球的地方在他被刺中的瞬间显现出身形来,其他火球则一一消失不见。

    “你是怎么发现的?”

    黑影捂住胸膛上的伤口,面色惨白如纸一样,体力也逐渐不支,疼痛撕裂着他的神经,右手一翻一个蓝白花纹交错的瓷瓶就出现在手中。

    那是疗伤丹药速复丹,乃是以百年野生药材经七七四十九天之功炼制而成的,效果很好。

    哐当!

    瓷瓶却被江缺一剑挑飞,忽地冷声道:“你终究还是输了,我不会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

    对敌人的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此刻,江缺站在黑影面前,右手抬起长剑挑开黑影的黑色衣袍和面巾,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便出现在面前,他脸面方正普通,一双眼里透露着不可置信之色。

    同时,黑影欲悄悄地恢复真气,想在关键时刻逃离,“以我的火遁术逃走应该不难。”

    性命无忧下,他才与江缺交谈起来,淡淡道:“我是失败了,但他不会放弃的。另外,赵家你惹不起!”

    这是他对江缺的忠告,至于听或是不听,那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咻!

    悄然间,黑影左手再次掐动火遁法诀,一道火红色的光芒自左手手心而起,欲覆盖全身化虹光而走。

    但突然他又不动了。

    猩红光芒的长剑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戾气,如同一把邪剑一样落在黑影的脖子上,三指宽的剑身上镌刻着一些隐秘的纹路和符文,刻画着一些神秘阵法。

    剑刃就落在黑影的脖子上,时不时划出一道肉眼可见的血痕,“你敢动弹分毫,我便可以在这分毫之间将你的脑袋斩下来,不知你的火遁术是不是还会有效?”

    话里的寒意让黑影忍不住一阵颤抖,面色极为难看地瞪了江缺一眼,狞着眼脸道:“你待如何,当真要杀了我不成?”

    “不然呢?”

    江缺面露微笑,心神稍敛,持剑的右手忽然用力,噗嗤一声巨响后,一条手臂掉落在地上,不等黑影掐动法诀,另一手臂也被斩落下来。

    “啊!”

    惨痛通过神经传遍脑中,黑影疼得难以为继,普通一声倒在地上哀嚎起来,为保声音传出去,江缺左手朝地面随意一抓,五指张开后一缕缕真气缠绕在上面,迅速卷起一团碎裂的石子。

    噗!

    他朝黑影的口处一点,一条宛如婴儿手臂般粗细的碎石便进入嘴中,宛如一条灵动的蛇。

    他便是想吐也吐不出来,难受得想用手掏,可是已经没手了。

    黑影身上的红光稍退,江缺才暗暗松了口气,喃喃道:“筑基境中期,也是会死的。”

    他说过要杀人夺宝,就绝不反悔。

    将黑影身上的瓷瓶搜光,结果就得到一些速复丹,最后在他衣服的夹层里得到一本n,上面写着火遁术上个字。

    “得来全不费功夫!”遁术这种保命的手段很有必要修炼,在关键时刻能多出一条命来。

    原本成为内门弟子后也未必有这种法诀,但现在却悄然获得,他也就笑纳了,“你应该感谢我,否则还要继续为赵家做事,你会犯下滔天罪孽。”

    死了倒是不会了。

    “临!”

    痛苦的黑影狰狞着脸庞,口中低吟轻诵,仿佛有禁忌之法被启动,周身泛起一股可怕的红色光芒,逐渐变成火焰焚烧起来,并没有遁走,遁术法诀他已经启动不了。

    江缺慌忙将长剑抓在手中,警惕地望着黑影,“难道还有某些特殊之处不成,要逃吗?”

    他在想要不要直接给黑影一剑,结束其性命。

    但火焰已经灼烧起来,黑影真气带动下燃烧更为猛烈,一阵气浪冲开,烈火已势不可挡,黑影这才道:“与其被你折磨死,我还不如自己死掉。”

    被断掉双臂他或许还有机会活下去,前提是江缺仁慈,但那是不可能的,他所承受的痛苦,也绝非最初时的剑伤可比。

    悔意逐渐滋生出来,若没有大意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我有境界碾压,我有遁术,可惜了!”

    再强可最终还是失败了。

    他身体外的衣衫早就被鲜血浸透了,再被火焰一烧,顿感疼痛减少,头脑也逐渐陷入昏迷。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