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82章 被女婿打脸之后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黄本想以势压人,反正不想承认江缺这个女婿,最好趁机砍了他,免得女儿惦记上。

    谁知很快被打脸,被气得不行。

    就仿佛无论他是否反对,江缺都是他女婿,这就像是铁一般的事实!

    “你还未尽全力?”老黄惊讶不已,问道:“刚刚不就是你的全力吗?”

    那剑招都重复不知多少次了,难道还能有新的变化不成?

    江缺摇摇头,却是笑道:“那是你认为的,我可没说那就是我的全力,所以……”

    老黄不满地接过话,郁闷道:“所以你小子也只是在跟我闹着玩,是吗?”

    他算是明白了,这混小子就该死,打脸也不是这么打的。

    江缺:“……”

    这话江缺没法接了,但他的沉默在老黄看来就是最好的回应,这家伙就是没用全力,连他这老牌先天境的武者都被骗了。

    敢情他被玩了半天!

    老脸一黑,差点气晕过去,自成为先天境的高手后他还未受到过如此待遇,顿时怒吼道:“小子受死,落英神掌!”

    一手持玉箫,他另一手则凝成巴掌,一身先天真气汇聚于一掌之间,朝着江缺便狠狠地拍了过去,这一掌威力巨大,蕴含了黄药师九成实力。

    早有准备的江缺目光一凛,翻身一个懒驴打滚就欲躲开,可黄药师见此夹带着落英神掌便欺身上来,不打算给他任何躲避的机会,欲要把江缺狠狠教训一顿。

    江缺翻身一剑刺来,趁机以剑意加持剑招,周身气势顿时大增,原本只能撼动一地,现在却能撼动一片小天地一般,整个演武场的灰尘都被他扬起,那犀利的无上剑意更是如一枚枚金针一般,直刺黄药师而去。

    “好恐怖!”

    哪怕是以老黄老牌先天境的修为,如今面对江缺也是骇然失色,不由大惊之,想起此前少林寺重开山门的另类说法:有人言江缺这小子才是真正的大赢家,起初他还不信,现在却是不得不信了。

    剑意坚持剑招后,威力直线上升了,和起先简直是云泥之别,看得老黄大眼瞪小眼,不由喃喃道:“原来他真的没尽全力,这剑意还真是恐怖。”

    他还以为江缺是说笑的,本想依靠落英神掌给这混小子一点教训,哪怕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不打杀他,不追究当初贾似道之事,但这小子必须得教训下。

    谁知教训不成反被江缺扬起的灰尘扑了一脸,那犀利的剑招蕴含着剑意,如同一把冥冥中的神剑袭来,瞬间划破衣角,将胸前的衣袍划开一个大大的口子,若是再深一点只怕能要他老命也不在话下。

    又落下风丢面子了。

    老黄老脸微红,颇有些尴尬,只好道:“打架就打架,你扬一地灰尘做什么?”

    弄得他吃了一地灰,差点被呛死。

    江缺愣了愣,摇头苦笑道:“伯父,这个也不怪我啊,你不会闭气可怨不得我。”

    这话听得老黄老脸再次一红,最后气得连续朝江缺拍了好几掌,一顿猛烈的发泄之后才停止,江缺赶紧从灰尘遮天的演武场跳出来,还叫喊道:“不打了,伯父你这太欺负人了。”

    心里却想着:最好是不了了之。

    过了一会老黄沉着脸走过来,冷声地问道:“贾似道一事你欲如何处理?”

    几个月前,贾似道把他宝贝女儿绑架后当成礼物送给江缺,那可是他黄药师的掌上明珠,本就被气得怒意滔天,原本打算亲手杀掉,但又想趁机看看江缺会如何做,于是拖到现在。

    也非是要置江缺于死地,那贾似道之事他需要一个交待,否则自家女儿岂不平白受了委屈,他这个做爹爹什么都不做的话,那还怎么为人父母。

    江缺眉头一抬,便缓缓收功,筋肉骨骼中也隐有华光流转,真气暗隐于身体中,旋即便道:“贾似道么,他迟早是死人一个,过几日便有计划落实,伯父但请放心便是。”

    他嘴角微微上扬出一道弧形,目光中露出一道道精锐的神芒,又笑道:“就在你来小侄居所之前,他们就欲密谋除我之事,但殊不知早被我得知。”

    “这些是你的事,我也不会管,更不会帮你。”老黄沉着脸淡淡道:“本想借此机会斩杀你,但老夫又怕蓉儿伤心,故此不杀你,但蓉儿我必须带回桃花岛。

    另外,贾似道一事你若解决不好,老夫不介意亲自来解决,但那样一来你便……”

    早有心理准备的江缺立马明白老黄话里的弦外之音,点头冲他承诺道:“这事你不说我也会解决的,就是因为你的过来导致我不得不放弃一些原本的计划。”

    江缺一脸埋怨地说道。

    这话听得老黄嘴角一抽,没好气道:“敢情你小子这是在怪罪老夫了?”

    还破坏计划,老夫女儿更重要好么。

    狠狠地瞪了江缺,心里不由嘀咕道:“老夫这次之所以饶过你,只是因为纯粹的不想看到蓉儿伤心,但你们之间的事还没一撇,老夫就这一个宝贝女儿,既想不想有一个人闯入,又希望她过好日子!”

    或许,这就是大多数老丈人们心中的矛盾吧。

    “我明白。”江缺微微苦笑道。

    老黄的心思很纯粹,也不难猜测,和天下间的父亲没什么两样。

    “你小子明白就好。”老黄撇撇嘴,一脸冷意,“好了,其他事就不要多说了,看见你便觉得心烦。”

    额!

    江缺愣了愣,突如其来的一阵苦笑,“……”

    他知道,哪怕是黄药师也不例外。

    身为人父,作为亲手把女儿带大的人,他对于内心的这种矛盾更为复杂,他亦正亦邪也不假,但也是一个父亲,和天下间普通的父母并不多大区别。

    老黄这种矛盾的心里江缺很明白,也能理解,但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还是有点尴尬,只好道:“伯父放心吧,大约一年半载后我便可以破入先天,到时我再去桃花岛提亲!”

    “哦?”

    老黄愣了愣,有的人三五年内都突破不了,而有的人哪怕是十多年也突破不了,还有的穷其一生都没机会。

    望着江缺,他不由得微讽道:“一年半载突破先天?你拿什么突破?”

    至于江缺的最后一句话他自动忽略了。

    可是修为突破,又哪有这么容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