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76章 谁搞我我就搞谁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日后,临安府!

    悄悄回到临安的江缺坐在衙后,朝几个留守的押司问道:“首先说说都有哪些人欲联蒙抗金吧。”

    一押司立马回应道:“回大人,此事首先是贾相提议,后有史弥远大人附议,又经朝堂诸公议论,现连官家也同意此事了。”

    江缺点点头,并未感到有多少意外,淡定道:“当年金人南下攻破东京汴梁,天下自愿抵抗的武者也溃败而走,少林又封山,金人肆虐屠杀宋人无数,又挖掘七帝八陵,官家愤怒欲早日灭金也在情理中。”

    上百年的深仇大恨,即便他去游说利害关系只怕也打动不了官家,蒙古是强,但灭掉金人后也应当会伤及元气,一时半会南下不了。

    过了一会后,江缺又道:“现在说说都有哪些人要搞本官吧,谁敢搞我,我就搞死谁!”

    自家性命无论何时都应当放在第一位,哪怕天王老子也不行!

    凶狠地说出这句话,不少押司和司卫都不由自主浑身一颤,望着自家老大只觉如面对一凶人,背脊梁都发寒,冷汗也从额头上直冒出来。

    “是,大人。”

    那押司想了想,才颤声道:“经我们皇城司探子探知,有朝中大臣欲针对大人出手,但具体有哪些人或有什么计划目前还没打探到。”

    押司害怕地说完,生怕江缺发火责骂,要知道以前的皇城司只是一个空有编制部门的衙门,似明朝锦衣卫但又远远比不上锦衣卫,连东西厂都比不过,这也是皇城司羸弱探知消息如此不堪的缘故。

    若非江缺之前改革,清理了不少人,也招募不少武者为皇城司办事,只怕现在皇城司连拿出手的人都没有,皇城司的前身就是军队精锐,后来也只从禁军里招募人手,有武功之辈少之又少,这才和江湖上很多事都脱节的缘故。

    想及此,江缺叹了口气,“行了,此事我知道了,吩咐手下的弟兄们继续招募人手,但要注意分辨别的奸细或探子,人手一到就给我把能怀疑的人都监视上,对江湖上的打探也要加大力度,今后皇城司可不能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特务衙门,懂吗?”

    “是!”

    众多押司齐齐回应道,也觉得有点羞愧,皇城司仅仅掌握皇城宿卫,连很多秘密其实都不得而知,分布于天下间的暗手虽多,但大多都无能。

    待这群押司走后,江缺才缓缓站起身,望着不远处热闹的临安街道,喃喃道:“不管是哪个混蛋想除我,我就宰了他,大不了最后离开此界就是,不过在没有将这个世界的资源搜刮干净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想除他,又岂知他有众多底牌。

    不过虱子多了也叫人心烦,如果不是以前皇城司他糜烂,毫无政务和探寻多有疏漏,他估摸自己已经知道所有情况了,“可哪怕是临安京城,对于普通人而言倒是可以摸透情况,但那些官员经营多年,不好打探啊。

    不过他们迟早会暴露出来的,有什么招我接着便是,还能趁机坑这群人一把,以此获得更多好处。”

    若在平时他都找不到发火的机会,但是现在有人愿意跳出来,不借题发挥江缺都觉得对不起人。

    微微眯起眼睛,江缺又唤来一司卫,道:“去,将临安城内所有地痞流氓都给我发动起来,利用他们打探消息最合适不过了,尽量打探清楚点,另外再让地痞们去做件事……”

    江缺吩咐后,那司卫便下去安排了。

    夜晚,临安府的夜很平静,虽未取消宵禁,可敢出来闲逛之人毕竟是少数,待子时一到便更无人影。

    这时有几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借着夜色偷摸到一些权贵高官门口,将一坨坨淡黄的污秽之物扔在这些人门口,然后立马撤退赶往下一个地方。

    “老大,咱们为什么要帮那些神秘人啊,这可是得罪人的勾当,要是被那些大人物们查到了,咱们可就完了。”一小地痞担忧道。

    他的老大也是一个地痞,只是比较聪明而已。

    瞥了瞥眼,最后没好气地瞪了江缺一眼,幽幽说道:“傻啊,这大半夜的谁知道是我们干的?

    更何况有钱不赚王八蛋,咱们是地痞流氓,拿钱办事就好。”

    那地痞头并不介意,有钱拿,还基本上不会被发现,这笔买卖很划算,不干白不干。

    最后,这个地痞头还拍了几个小弟的脑袋,笑道:“行了,好好干活吧,只要将这些权贵的人家门口都洒满,咱们就算完成任务了。”

    旁边有小弟不解,好奇问道:“老大,那群神秘人是谁啊,出手竟然如此阔绰,一家十两银子,简直够兄弟们发一波大财了。”

    另外的小弟也点点头,说道:“要是每天晚上都有活干那就好了,这样要不了一个月我们兄弟几个就发大财了。”

    那地痞头子愣了愣,踢着几个小弟的屁股笑了笑,“明晚继续,这活要持续干五天!”

    “啊?”

    众地痞忽然一惊,然后有说有笑着走远。

    第二日。

    整个临安府热闹了,先是各大官员府邸门口都臭气熏天,连一些权贵都没放过,大清早出来准备去上朝的那些人全都摔了个狗吃屎,身上的官服也臭烘烘的。

    “混蛋,哪个王八羔子这么缺心眼?”一老头怒气冲天地吼道,气得老脸发青。

    最后只能回去洗了澡,然后又换上官服去上朝,只是这一来一回他们便迟到了。

    朝堂上,赵宋官家皱起眉头,不悦地问道:“诸卿,今日为何姗姗来迟?”

    “官家,我们……”

    不少官员都一阵迟疑,踩了大便这种事总不能拿到朝堂上来说吧,一脸郁闷之心还是有的。

    而几乎所有大官都上了名单,一个个都倒了大霉,不少人都苦不堪言,暗暗猜测究竟是哪个混蛋这么大胆,竟敢对满朝文武诸公行这种耻事。

    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对手来,只好作罢。

    见这些人面色难看,官家摆摆手道:“算了,些许小事就不必多说,现在开始朝议联蒙抗金之事吧……”

    等下朝之后,这些人纷纷发动关系寻找那幕后凶手,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幕后之人竟会是江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