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75章 有人欢喜有人哭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原本的完颜洪熙只有四十多岁模样,但转眼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苍老,手皮如松树壳一般,脸上的皱纹也越来越多,硬朗的身也开始佝偻起来。

    “这,这是什么妖法?”

    苍老的声音沙哑地响起,几息之间他几乎变成一个九旬老叟,几乎没有什么活头了,顶多一年半载而已。

    夕阳之力下完颜洪熙毫无反抗之力,只有死路一条。

    挥挥手,他冲几个司卫道:“把他放了吧,反正也是死人一个,就让他回去好好享受几天安乐日子吧,咱们准备撤。”

    “是!”

    众司卫齐齐点头,然后簇拥着江缺朝大宋境内越去。

    而这场战斗洪七公带来的丐帮弟子全部死掉,丐帮损失惨重,令他感到一阵肉疼,“唉,早知就不掺和少林的额事,这下子赔了夫人又折兵。”

    许多丐帮弟子武功并不高,刚刚经历一波厮杀与金兵同归于尽的不在少数,满地尸首看得他很后悔,为了追求一点气运就跟着一群江湖人,以及那些低调的道门一起上了少林,结果这一路上就没好事发生。

    没能阻止少林重开山门不说,还损兵折将,心头郁闷啊。

    “七公,人都是贪婪的。”江缺插了一句话,冲这位执掌丐帮的帮主说:“各人有命吧。”

    安慰几句后他便不再劝说,多说也无益。

    损失惨重的不禁有丐帮,还有全真和铁掌帮,甚至是其他一些江湖门派,几乎人人带伤,没有一个帮众还活着,而全真七子现在也只剩下三个了。

    若说这场厮杀的赢家是谁,那毫无疑问是江缺,江湖武者本来就自成一派,他早就看不爽了,此番正好把这些人的力量都消耗掉,恰是时候。

    各门各派阴沉着脸舔着伤口,全然不知江缺早就知晓金人埋伏,只不过是借刀杀人了而已,而江缺也并不后悔,他持一把剑,就凭借这样的剑意横扫,那也是自身的本事。

    “坑了这么多人我并不后悔,穿越诸天的过程中,不然就没有辉煌留下了,更何况现在我做的事只是为了积攒更多的底蕴,待回到青玄大陆昊然仙宗我也有一拼之力。”

    江缺很清楚自己的目标,也很清晰自己的实力,武侠世界不好混,但同时又是最好混的,要尽力争取一些底蕴,回到昊然仙宗内也会成功筑基。

    看着前方相互搀扶走动的人群,都暗暗舔着伤口,江缺不由想到,“没有他们的牺牲,我又怎么获得底蕴呢!

    修真成仙而不死,还真是令人无法拒绝!”

    一旦回到昊然仙宗,他就有可能获得修真筑基之法,到时候踏上仙路,此生再也不愿入轮回。

    “江哥哥,你怎么了?”黄蓉靠拢过来,见江缺思索着什么,不由问:“在想什么呢?”

    此番大获全胜,收获也颇丰,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

    望着这位俏皮可爱的人儿,江缺连忙解释道:“没想什么,只是在想如何取得道门各家的典籍和秘藏。”

    实则心底在想他和黄蓉之间的这段缘分算什么,他不能一辈子留在此界,若真要离开又该如何把人带走?

    这些都是要考虑的问题。

    “江哥哥放心吧,总会有机会的。”依偎在他怀里,黄蓉才觉得安心点,但她总觉得江缺心里藏着心事。

    大都。

    完颜洪烈听到手下人来报,不由气急败坏,“你说什么?洪熙王叔去伏击那群江湖贱民,结果被人暗算,还一朝变老了?”

    “王爷,据探子来报是这样的。”那金兵恭敬回答道。

    “带我去见王叔。”完颜洪烈立马说着,然后穿戴好后便朝完颜洪熙的王府而去。

    只是当他见到完颜洪熙后,脸都变了又变。

    一种惊悚和毛骨悚然的感觉立即涌上心头,暗暗将江缺列为不可战胜的存在,这种人已近妖魔鬼怪之流,人力又如何是对手?

    “王叔,您好生休养,我就先退下了。”完颜洪烈冷汗直冒,他本来是想出兵为完颜洪熙报仇,可当他知道江缺的一掌便将自家王叔弄出**十岁的老叟。

    最后他只能灰溜溜地跑了,不敢再造次。

    塞外,纯阳观。朝阳老祖和正阳老祖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气氛竟有些尴尬,让人凝重,他们的中央坐着一位行将就木的老者——那正是他们的三弟夕阳老祖。

    “大哥,现在怎么办?”正阳老祖突然问道:“那小子学会了金乌正法,三弟已经遭了暗算,现在只有你的朝阳之力能助他恢复生机……”

    还没等他说完,朝阳老祖就打断道:“二弟,我这朝阳之法还没修炼到家呢,连缓解三分之力都没有,你叫我如何能施为啊。”

    他也很绝望,江缺的夕阳之力仿佛几息之间就小成了,可他们三兄弟自得到老祖宗留下来的金乌正法,但也只是刚入门槛,连小成都没成。

    救不了!

    “大哥,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三弟就这样老死?”正阳老祖脸色难看,悲愤道:“以你的实力足够让三弟多撑几年,延长时间后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

    可朝阳老祖的脸都绿了。

    不由瞪眼道:“一旦施展朝阳之力,你大哥我就会伤及本源,这是影响后续根基的东西,你懂吗?”

    正阳老祖现在懂了,自家大哥这是不愿意承担后果,所以会感到有恐怖的事情发生。

    此时,南宋边境。

    望着惨烈的众多江湖人,他淡淡地冲洪七公道:“七公,我们该是分别的时候了,今后若有需要派人支会一声就行了。”

    洪七公落寞地点点头,似乎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帮主,对于江缺的话也没多放在心上。

    各自分别之后,江缺便与皇城司的众人骑快马回临安府,谁知还没到就有司卫来报,“大人,有密报!”

    微微蹙眉,江缺便道:“说!”

    那司卫立马说道:“大人,朝堂上诸公商议联合草原蒙古一道出兵灭金,另外还有人欲联合一些国子监学生针对大人。”

    “哦?”

    江缺愣了愣,诧异道:“无妨,一群跳梁小丑而已,回临安本官就着手解决!”

    官方这个身份不能丢,否则很多事都不好做,手下没人可用更不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