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8章 有仇当场就报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着快被气疯的丘处机,江缺板起脸冷厉道:“你全真教不好惹,那本官就好惹吗?”

    全真教是天下第一大教,他也不曾畏惧过。

    一旁的裘千仞反倒是嘲笑起来,“丘道长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对于你的遭遇我只能报以同情。”

    一个领悟了剑意的存在,连他也不是对手,你丘处机又哪来的信心,敢与其争锋相对?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丘处机没好气地瞪眼回答道:“贫道为你出头说话,你不领情还反倒鄙夷我,这是何道理?”

    他的世界观仿佛在这一刻崩塌。

    谁知,裘千仞不咸不淡地耸耸肩,然后说:“本来我和江大人之间的恩怨就这一招便可烟消云散,但是现在你横插一脚,岂不是坏我好事?”

    他又不傻,经丘处机横插一手后,只怕这恩怨也难消了。

    都怪这个混账牛鼻子!

    “你,你不识好歹!”丘处机气急败坏地怒骂道:“贫道这分明是为你好,可你却不识好人心!”

    他那张老脸上顿时气急败坏着,宛如猪肝色。

    一旁,江缺淡淡地看着丘处机表演,嘴角还露出一抹冷意,“怎么,今天这事丘道长打算就这么算了不成?”

    纵然全真七子齐来,他也不畏惧,更不要说如今全真七子只剩六子,七星剑阵结不成实力便大打折扣,又何足畏惧之?

    阻他教训人,这因果可大了。

    “你想怎样?”丘处机颤声问道:“你虽然身负官职,但我也不是吃素的,我……”

    “行了,本官知道你不吃素吃肉,就不要再啰嗦了。”还没等他说完,江缺就将其打断了。

    淡淡的声音下,丘处机老脸一黑差点晕过去。

    “如今少林才是共同敌人,你们内讧岂不让别人白白捡了便宜?”丘处机皱着眉头说教起来,大敌当前还内斗,只怕平白让人家少林看了笑话。

    阴冷的目光泛起一丝寒意,他觉得自己说的是事实。

    但是江缺却感觉到深深的恶意,少林开不开山门对于他来说没多大损失,当年江湖上的门派和少林签订协议他也不知道,所以根本不清楚这里头的道道。

    裘千仞是觉得这一次江缺提出来的要求合情合理,也不像是要赶尽杀绝的意思,反而还有一笔勾销,今后各走各的道的意思,但偏偏丘处机跑出来破坏了计划。

    “不,你说错了。”江缺笑了笑,忽然说道:“其实该担心的人是你们,毕竟你们传教天下,要争一线香火,但是我却用不着,所以我和你们不一样的!”

    身在朝廷,他就有官职在身,可分一丝国运汇于己身,修炼也可顺风顺水,但是丘处机他们就不一样了,不争就没了。

    才被江缺那番呵斥的话震住,哪怕丘处机自认为实力强大,全真教也很强大,也不敢接江缺的话,生怕被打上造反派的标签,若等官家清理起来只怕再庞然大物也要轰然倒塌。

    所以也没辙。

    只能暂时忍下一口怒气,打算等这段时间过后再找江缺算账,可他却不知,江缺一向很记仇,而且不留隔夜仇,有什么恩怨纠缠当场就要报。

    裘千仞那份恩怨只是他不在乎罢了,眼下丘处机却当着全天下江湖人的面指责他,哪怕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还是一朝官员。

    不待丘处机开口,江缺又冷漠道:“尔几次三番冒犯于我,本官曾念你全真也曾抗金有义,便一次又一次宽恕你,可你却一次又一次的来招惹,当真以为本官不敢杀你吗?”

    突然之间,一股冷厉到极致的气势宛如天崩地陷般朝丘处机溃压而去,江缺的双目如剑如电,宛若有灵一般,剑意直射而出。

    轰!

    丘处机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竟好不难看,哆嗦道:“你,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还不得需要你配合吗。”江缺温和地笑了笑,可在丘处机听来,简直就如同恶魔一般。

    他连忙吼道:“住手,我师兄他们就要来了,到时候我们全真教不会放过你的,若你现在退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贫道也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如何?”

    真要和江缺干一架,似乎自己也打不赢。

    “想要我放手,你自废一臂这事看在全真教的面子上就饶你一命,怎样?”江缺莞尔笑问道。

    自废一臂后,这人就废了,不是人人都跟神雕侠一样断臂还能破入先天,丘处机自是没他那般运道。

    当江缺似笑非笑地看着丘处机时,裘千仞就知道这坏小子要搞事了,也不由同情道:“丘道长啊,虽然你帮老夫说话而遭此劫,但在江大人当面,你若不想有事的话还是赶紧自废一臂吧,再说废了又不是没了。”

    “你……”

    丘处机顿时气急败坏,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自跟随重阳真人修道以来,还从未受过这等屈辱,朝江缺怒道:“江魔头,你当真要与我全真教为敌,不死不休吗?”

    摇摇头,江缺淡定道:“你们还不够资格与本官不死不休,在我眼中尔等便是愚蠢之辈,何足挂齿?

    当然了,你硬要说与你全真为敌也说得过去,全真教欲造反自立,你说官家若知道了会怎么想呢,是排五万大军好呢,还是排十万大军好?

    本官心眼小,气量也不大,有仇就喜欢当场报,不知丘道长可否给我个机会,让我报一报仇呢?”

    委屈总不能白受不是,场子面子总得要找回来,否则他岂不成人人可踩可打之辈了。

    “换一个条件吧!”丘处机老脸发黑,最后还是决定隐忍一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因师兄弟们还未到,靠他自己独木难支。

    “不换,就这个条件。”江缺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你也不要故意拖延时间,这对你而言绝对没有好处,该你还的债你躲不掉,不该你还的你也要不了!”

    哪怕等到马钰过来他也是同样说辞,更不会畏惧和退缩,大不了在少林寺重开山门之前打一场就是,只要全真教不怕,江缺觉得他也不怕——要玩就玩大点,就问你全真教敢不敢应!

    不远处一道声音幽幽传来,刚正道:“江大人,此言过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