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0章 无生剑客江缺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该死的!”

    无影恶鬼脸色铁青,哪怕再不信也得去看看,同时又吩咐道:“去把剩下的兄弟都聚集起来,跟老子一起去教训人!”

    他不信在这无影山中还有先天高手不成,竟还想覆灭整个无影贼,简直是笑话。

    可突然,他看到一锦袍人影出现在面前,提着一把带血长剑,不用分说无影恶鬼也知道肯定是山寨里兄弟们的。

    “你,你究竟是谁?”

    他惊慌失措地问道:“不过你绝对不是五绝之一,当年我曾远远看过五绝的面容,没一人是你这样的。”

    仅存的二十来人很快聚集过来,挡在无影恶鬼身后,也好怕得颤抖起来。

    这锦袍公子正是江缺,他淡淡地看着这群山贼,“本官乃皇城司提举江缺,尔等落草为贼常劫掠过往商人百姓,实乃天下之毒瘤、罪大恶极之辈,今日除之以还天下朗朗乾坤!”

    当然,顺便扬名这种事他怎么会说的。

    无影恶鬼:“皇城司江大魔头……?”

    这运气太霉,只觉得踩了狗屎才会这般,江缺的恶名早就传遍江湖——哪怕是他这个做拦路抢劫的山贼也知道,被皇城司盯上就只有死路一条。

    见此,江缺不由摸了摸鼻子道:“原来我已经这么出名了吗,随便一个山贼居然都知道。”

    可这话差点把无影恶鬼噎死,敢情你上山杀人是无随意而为的。

    “大人,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啊!”

    身边还剩下二十来位兄弟了,可即便如此无影恶鬼还是不敢和江缺硬碰硬,于是他赶紧解释,“我们一般都只劫掠那些奸商,而且只要一成利润,这年头也够糊口而已。”

    然后他就可怜巴巴地望着江缺,希望这位大爷给条活路。

    “哦?”

    江缺目光一挑,旋即却又冷声道:“那你倒是给本官解释下,从山脚到山上随处可见的尸骨丢弃,整个山寨血腥滔天,这都是误会吗?”一**诈之徒,竟还想蒙他,杀之也不可怜。

    无影恶鬼:“我……”

    他还欲睁眼说瞎话,却被江缺突如其来的一刀砍掉了脑袋,临死前还瞪直眼球,显然是死不瞑目。

    其余贼人一见江缺如一尊杀神般,哪里还敢反抗,纷纷跪在地上求饶。

    “大爷饶命,我等都是被那无影恶鬼逼迫才做了山贼!”

    “我等犯下死罪,望大人宽恕!”

    一道道声音响起,江缺却只是冷眼看着,这群人手上都沾染了无数人的性命,若非他将那领头之人杀了,只怕他们也不会跪地求饶。

    最后,江缺道:“将你们山寨所有钱财都给本官交出来吧!”

    众人见江缺并未立即动手,又叫他们把山寨的钱财都交出,分明是想要他们以钱买命,否则哪用得着啰嗦。

    于是这二十来人纷纷挖坑,将埋在老槐树下的钱财都规矩地摆放在江缺面前,“大人,这便是我无影山寨这些年的收藏了,总共五百万两白银,外加一些珍奇珠宝首饰之类。”

    江缺点点头,然后喃喃道:“很好,上路吧。”

    没等这些人反应过来,便持长剑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二十来个人一一斩掉,“我只是怕懒得去找银子而已,可没说不杀你们。”

    解决完最后一个后,江缺又带着黄蓉继续往下一处山贼而去。

    三天后,江缺以一人之力斩杀一个两百多人的山寨,老幼青壮无一生还,尽数死于他手——只因不想留下祸患,等十八年后有人来找自己报仇。

    七天之后,一处隐秘的山谷中,江缺又以一举将盘踞在这里的杀手组织覆灭,同样夺了钱财拿了秘籍。

    而一个月后,被江缺灭掉的山贼土匪草寇杀手组织等,已经累计有十家,平均每三天就会被灭一家,平均每家人数在两三百人左右,简直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但最近也有消息传出,据说很多罪大恶极的山贼被杀,官府和百姓都拍手称快,这两者基本上都是没能力剿贼匪的,所以很大方地封了江缺一个名号——无生剑客!

    常州,一家酒楼内。

    一个正在大碗喝酒的汉子突然对着同桌的好友说道:“听说最近皇城司又不安分了,不知可否是真的?”

    他那好友还没回话,旁边就有人笑了笑,“勿那汉子,你的消息过时了,现在江湖上谁不知无生剑客江缺的盛名啊,那可是一月一人屠十个贼寨的存在,手上起码沾染了两三千人的鲜血,啧啧。”

    “啊?”

    那汉子一愣,随即皱眉道:“无生剑客,杀人有死无生的剑客么,那他岂不是十足的魔头,哪怕是那些降妖除魔的正道侠义之辈手上也没沾这么多人命吧。”

    杀人如麻,不是魔头又是什么。

    谁知,那汉子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些人摇头道:“这话你可不能这么说。

    一来江缺本身就是皇城司的大人,斩杀贼寇合情合理;二来他所杀之人皆是罪大恶极、恶贯满盈之辈,很多贼寇江湖侠士可都不敢轻易行侠仗义;三来是为民除害,你可知少了这十家贼寇能让多少百姓安居乐业,又能威慑多少其他匪寇吗?四来肃清通道,让商贾流通货物,稳定行业,这其中有多大影响想必你也不知!”

    这件事后,许多商贾、百姓对江缺大有好感,反而觉得那些天天口中喊着行侠仗义的江湖人最不靠谱——都行侠仗义那么多年了,结果大宋境内还是贼寇横行,还不如江缺一月之功。

    那汉子不服,立马反驳,“即便为民除害,也不用赶尽杀绝吧,一些山寨里有老弱妇孺之辈,即便是有罪也可以押回衙门审理后再做定判吧!”

    哪有这般屠杀的?

    这时,酒楼老板站出来,冷冷地道:“不杀掉等十八年后被人报复吗?

    老弱妇孺依附于贼寇时就应当想到有这结局,否则今后也没人当回事,至于审理那就更可笑了,都已落草为寇行杀人劫掠之事了,难道还要去临安府走一遍程序不成?

    很多江湖人简直愚不可及!

    对了,你这顿酒菜今天我要收双倍价钱才行!”

    汉子:“我只是随便问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