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7章 何苦来此送命?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都城外,一树林里。

    江缺一脸古怪地看着郭靖,“郭兄弟竟然跟来了!”

    出城的郭靖不由老脸一红,尴尬道:“咳咳,我觉得江兄弟你说得对。”

    若那群人聪明点,或许还能找到通道逃生,毕竟他们没有毁掉;若是愚蠢至极,多半只能埋骨赵王府了。

    “江兄弟,不知接下来你欲何往?”郭靖看了看江缺,有点兴奋地问道。

    这倒是让江缺诧异,这老实人想同行?

    想及此,他淡淡道:“游历天下尔,不外乎行侠仗义杀匪寇,为民除害灭强人!”

    “好吧。”郭靖黯然,相比之下他就没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气魄——只是一个年轻懵懂的小子。

    见此,江缺悄悄摸了摸鼻子,“我是不是打击到他了?一代大侠要是就这么沉沦下去,岂不是要被我毁了?”

    这哪行!

    于是,他又说道:“郭兄弟,你有你的路,不用刻意和我一道,以后你会明白你的使命!”

    这席话听得郭靖有些莫名其妙,疑惑道:“我还有使命?我怎么不知……”

    正要思考,江缺摆摆手说道:“好了郭兄弟,现在我要走了,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大都吧,以你一人之力改变不了什么。”

    郭靖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嗯,你说得对,我还要去嘉兴醉仙楼等一场比武,之后我再去找江兄弟你吧!”

    若不是半路听说舍利一事欲凑个热闹,之后又被洪七公给忽悠去,他也不至于来到大都。

    也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江缺知道挺多的,跟在他身边应该能学到不少东西,然后再去游历江湖,回草原去完婚,兑现自己的承诺。

    江缺缓缓离去,只留一道声音传来,“可到临安府寻我!”

    “我知道了。”

    郭靖闻言欣喜不已,喃喃道:“江兄弟还真是个好人啊,此前大家绝对都误会他了!”

    ……

    大都城内,残戈断壁尽显破败象,隔几米就能看到尸体,有金人的,也有江湖武者的,更多的是普通百姓的。

    “老叫花子来会会你们!”洪七公一马当先,朝金兵杀去。

    沙通天和侯海通下意识地齐齐大喝道:“我们师兄弟二人来战你!”

    厮杀继续,洪七公翻手一掌降龙十八掌打出,三五招内就击败那二人,冷声道:“何苦来此送命?”

    沙通天和侯海通顿时面如死灰,若早知洪七公在此,又哪会上来,刚刚那一声也不过是下意识说的!

    而这话,也是赵王府前完颜洪烈对金刚法王、渡真和尚他们说的。

    “诸位,你们逃不掉的。”

    看着已经厮杀出来,并且还成功杀入人群中,已斩杀不少金兵,但也仅此而已,普通的金兵死不死完颜洪烈根本不会在意。

    冷冷地看着这些残存下来的人,这位大金国六王爷终于露出狠辣的笑容,“几百而入,如今却只剩你们这几位,又何苦千里迢迢来此送死?

    本王原本不欲与你们为敌,但你们这些贱民实在欺人太甚,本王身为大金王爷又岂容尔等嚣张!”

    一道道声音铿锵有力,让那些侥幸存活下来的人个个面色如土,悔青肠子的心都有了。

    密宗剩一人,少林也只剩一人,铁掌帮也就裘千仞一个了,丐帮也是一个,全真七子倒是都在,但个个身受重伤。

    这般损失下,可谓是惨重。

    “完颜老贼,废话少说,不就是厮杀吗,我等还怕你不成?”裘千仞眼皮一抬,便怒喝道:“技不如人也活该死去。”

    其他人也是这般想法,如果被江缺知道,少不得要感谢他们——杀异族无异于为国为民了。

    “正该如此!”完颜洪烈点点头,倒是很认同裘千仞的话,“所以你们输了,就得死。”

    他心中的怒火难以遏制,好好的王府就这么被人破坏了,不气才怪。

    一旁,身负重伤的渡真和尚阴沉着脸,道:“我少林今后与你大金结下此仇,定会不死不休!”

    “本王只怕你们没这个机会。”

    诧异地看了渡真和尚一眼,完颜洪烈毫不示弱地道:“自当年二帝被虏以来,东京汴梁便沦陷,又经伪楚和伪齐盘剥后,现掌握于我大金国手里,你少林地处嵩山,距当年的东京似乎也不远!”

    闻言,渡真和尚脸色顿时铁青起来,二帝是谁他还是知道的,当年的徽宗、钦宗二人尔!

    少林正因此而封山不外显露风名,生怕被金人惦记上——要知道,当时在那片土地上金人扶持了伪楚和伪齐两个政权,后这两个政权都是羸弱不堪之辈,金人便自己接管了。

    “赵王,当真要将我等置之死地不成?”丘处机阴沉着脸站出来,冷不丁地问道:“当初你大金国还将我全真教立为国教,你……”

    他还想继续说点气愤的话发泄,却被完颜洪烈打断了,“等等,丘道长饭可以乱吃,但话咱们得说清楚,你也知道我大金国将全真教立为国教啊,本王是这般待你们的,可你们又是怎么待本王的?

    分离夫妻,夺人子嗣,又大闹王府,还欲灭本王于混乱中,此等破灭人伦,败坏纲常道理之事,也就你全真教做得出来。

    本王待你们不薄,尔等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不提全真教倒还好,一提起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事没发的时候他上书金国皇帝立全真为国教,允其自由传教,甚至丘处机在王府里也是好酒好菜招待着,不敢怠慢分毫,可这些人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害他不浅,岂能容忍!

    惹了一身骚,马钰气得老脸发黑,怒吼道:“完颜洪烈,休得胡言乱语搅动是非,那杨康本是杨家英雄的后人,你却让其认贼作父,其心可诛也!”

    他欲影响杨康以求放他们一条生路,毕竟大军是杨康在操纵,只是回应他的只有一个冷冷的字:“杀!”

    杨康面色发冷,又道:“尔等擅闯王府,罪不可恕,当施以极刑!”

    朝身边的金兵一挥手,一群人便冲了上去,哪怕是用人海战术也要将这些混蛋留下。

    可对于全真七子、渡真和尚他们而言,更大的危机临近,不甘和落寞印在脸上,似乎正应了那句话:何苦来此送命?——不远千里而来,不送命送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