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4章 密宗金刚法王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缺和黄蓉一身夜行衣,站在房檐上宛如看戏一般,见众人停下来,他便淡淡一笑,“诸位请继续,我们就是路过的,不管我们。”

    搜刮王府秘库内的收藏才是王道,谁愿意打打杀杀。

    “请前辈救我等性命!”

    院子里,郭靖连忙恭敬道:“待出去后定报此恩情!”

    谁说郭靖傻了,他可知道江缺实力不错,若能得其相救,也能叫丐帮弟子少一些伤亡。

    箭雨之下谁也不敢保证无伤,乱箭总能害死人,也会让他们这些江湖人感到头皮发麻。

    对于丐帮江缺还是有点好感的,但是就这般帮忙似乎不值当,与原计划不合,摇头道:“小小欧阳克,不过后天中期之境,靠的无非是毒功犀利诡异,郭靖你避之即可。

    至于这群金兵,乃不修武功的普通人罢了,尔等趁乱杀入阵营,还能为国除害!”

    哪里需要他出手相助了,不远处的全真七子和灵智上人、梁子翁他们不都没来帮衬么。

    郭靖沉默,只好点头苦笑,“是我等愚昧了。”

    被江缺一语点破后,他才恍然明悟过来,心中恍然。

    都正要行动,却听一阵破空声传来,几道淡淡的金光由远及近,转眼便到眼前。

    光芒褪去,便见几个身着红袈裟的番僧落在旁边的房檐上,竟也不遮面,双手合十高宣,“阿弥陀佛!”

    “藏边密宗佛门?”江缺脸色古怪,他不是没有听过这群远道而来的番僧,只是觉得这群番僧的气势不低。

    “然也。”

    其中一个年轻和尚冲江缺微微点头,解释道:“正是藏边密宗佛门,施主倒是很清楚。”

    江缺随口就淡淡道:“密宗卧虎藏龙,能来中土搅和欲取世尊舍利也在预料中,只是不知你们和西域金刚门有何联系,又为何如此大胆敢来大金赵王府闯,就不怕人家秋后算账吗?”

    番僧的胆子都很大,不怕那完颜洪烈算账,莫不是真觉得在藏边就天高皇帝远,无人管束了。

    “金刚门是密宗,密宗却不是金刚门。”年轻和尚不急不慢地解释起来,随后又道:“至于赵王府,大家不都来了吗,贫僧等人凑一凑热闹也无妨。”

    “有意思。”第一次遇到这般能说会道的番僧和尚,江缺却微微眯起眼睛来,藏边密宗强大于大宋而言未必是好事。

    藏边,隶属于吐蕃!

    而吐蕃欲吞大理联合蒙古覆灭金人与大宋,此乃朝堂不争之秘,甚至江缺作为皇城司头子知道得更多——吐蕃诸多势力都以密宗为国教,以番僧喇嘛为国师主管国家大权。

    又与蒙古勾结不清。

    “江哥哥,这些番僧有什么问题吗?”黄蓉不解,江缺为何对一群来自藏边吐蕃的密宗感兴趣了。

    江缺摇摇头,叹道:“以后这群番僧和尚怕是要成为我们大宋的大敌了,你看那年轻的番僧气势磅礴,那绝对是修习了上层功法的缘故。”

    这时,下方的欧阳克一行人也注意到了,看着番僧也不曾遮掩身份便来,他沉默下来。

    可他旁边的彭连虎就没欧阳克那般见识了,冷厉道:“哼,装神弄鬼,一群假和尚罢了,用毒箭给老子把他们都射下来!”

    他善使毒,为人也阴险,早就在那些士兵的弓箭上涂抹了剧毒。

    “是!”

    那说金兵齐齐点头,弯腰拉弓,一波箭雨射出,倒是打了那群番僧措手不及。

    彭连虎最是阴毒,甚至其心比起玩世不恭的欧阳克而言还要更加狠毒,看到房檐上居高临下的几个藏边密宗番僧,不由冷笑,“吐蕃远在西域边际,什么时候也来我中土凑热闹了?”

    他虽然背叛大宋与金人为伍,投靠完颜洪烈做奴才,但对于吐蕃番僧也没什么好印象,指挥那些金兵将涂抹好剧毒的箭射出,铺天盖地的箭雨飞出,汹涌如潮。

    房檐上那几个番僧却也不着急,那年轻和尚更是淡漠一笑,“小道尔,世尊舍利本就是我佛门至宝,合该我密宗所有,还望施主不要妄加阻拦!”

    说完,这家伙随手一挥,一道金光闪烁,迅速在他们面前形成一道阻碍,挡住那一波又一波的箭雨。

    “这是何法?”

    江缺看到这群番僧的手段,不由一愣,“比之少林还要更有威势,尔等吐蕃密宗难道已修成佛法,参悟出禅师之功?”

    “此乃密宗妙法,施主若有兴趣大可在今晚后来悦来客栈找我,贫僧乃藏边密宗的金刚法王,定会给将施主引入门中,修习佛法以求早登极乐!”年轻的番僧淡淡地说道。

    当和尚?

    江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想想还是算了,“我怕是没那个福气,就算了吧,你还是想想怎么摆脱眼前的困境吧,你们这些手段只怕坚持不了多久的。”

    但凡是秘法都会有后遗症,几乎不可能坚持很长时间。

    果然,那金刚法王番僧点点头,也不否认,道:“你说得没错,但是我们却可以借此机会将他们全部杀掉,也算是为那无数汉家百姓报仇了,不是吗?”

    这话说得江缺连反驳的力都没有,苦笑着点头,“你说得没错,我汉家无数百姓何其无辜,惨死在这些混账手下的也不知其数!”

    彭连虎也不是什么好人之辈,杀之也无妨。

    “大师请!”

    江缺冲那房檐上的金刚法王一行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又道:“这些人几次三番欺辱法王,法王正好借此机会将他们一一铲除!”

    “也好!”金刚法王点点头,说:“也能顺便与施主结下善缘,倒是不错。”

    彭连虎瞪向一身夜行衣的江缺,不由气愤道:“你这人好歹也是汉人,为何要帮他吐蕃番僧?”

    他不解,金人和吐蕃人不都一样是外族吗?

    非我族内其心必异啊!

    闻言,江缺却冷笑起来,“那你不也在给金人做奴才吗,几十年前金人南下破掉东京汴梁,杀人几百万之多,抢掠金银财宝无数车,又挖掘河南之地七帝八陵一遍又一遍,你彭连虎也是汉人,却偏偏要帮着这群猪狗一般的野蛮人杀我汉人,这便对吗?”

    “你……”

    江缺一番数落与呵斥,让彭连虎一时半会竟也找不到说辞,自己哪有这般不堪?但最后他只好朝那些金兵吩咐道:“杀,给老子把他们全杀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