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3章 蒙古金刀驸马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蒙古,汗账营地。

    一青年端跪于毯子上,面前有一蹉跎老妇,身着粗布衣,道:“靖儿,如今你已十八岁,前些日子你那七位师父已经离开,曾留言让你尽快南下江南,那全真教马道长也让你尽管去。

    为娘想了几晚上,你还是回中原去吧,毕竟当年你爹也是……”

    妇人正是李萍,那青年则是郭靖,当年郭啸天之子。

    他那憨厚老实的脸庞上写满了不舍,忙道:“娘,那您呢?”

    仇要报,但娘也要。

    “娘已经老了,守着这群羊羔便足也,靖儿你记住:为人子当报仇,为人徒当尊师重道,为人民当忠君爱国!”李萍缓缓地教育道,让郭靖浑身颤了颤。

    “娘,你……”

    郭靖隐约间知道点什么,面色顿时一变,“孩儿不想离开娘,愿永生拜倒在娘身前伺候,不敢远离半步!”

    父母在,不远游,古之如此。

    李萍却一巴掌打在郭靖头上,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臭骂,“你身为人子,如今武功有成不思为父报仇为师效力,却整日想着守护我这老婆子有什么意思?

    去吧,你终是大宋人,是我汉家百姓,不应该在这塞外蒙古待一辈子,这也不是你的归宿。”

    李萍摇摇头,将郭靖一人丢在帐篷内久久无语。

    望着亲娘远去的背影,他泪眼婆娑寂寥沉默,这一去或是永别不相见,中原,那个他一直没见过的故乡,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可我还是蒙古金刀驸马,华筝还在等我。”自从被华筝青睐,又因弯弓射雕而被铁木真看重,赐予金刀驸马称号,与华筝公主订下婚约后,他心里便有了牵挂。

    “先回大宋为父报仇!”

    打定主意后,郭靖坚定神色来到华筝营帐处,看着那华丽的蒙古包,他才叫喊道:“郭靖求见华筝公主!”

    有侍女出来,说:“公主请驸马进去。”

    郭靖点头,随着侍女进账,看着那美丽动人的身影,头戴凤冠霞帔,着公主服饰,一双雪丽清澈的眼眸看得人心怦跳,雪肌莲藕般的手臂伸出来拉住郭靖手臂,“郭靖,你怎么来了?”

    难道是想自己了?

    俏脸不由一阵酡红,煞是可爱非常,让人看了忍不住怜惜,郭靖这憨厚的青年却道:“华筝,我,我是来告别的……”

    “啊?”

    华筝一愣,问道:“你要去哪?我跟你一起好不好,咱们四处游山玩水也乐得潇洒自在。”

    可惜郭靖却摇摇头,道:“华筝,我要回中原去为我父亲报仇,这一走我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听那几位师父说江湖难走,你是蒙古公主不适合与我去浪迹天下。”

    他无巨资,也无势力,去中原何以养华筝?

    更被说保护了。

    “可是你不是说过要娶我吗?”华筝一下子就懵了,泪眼婆娑道:“难道你不要我了?”

    见华筝哭泣,郭靖就慌神了,忙道:“华筝你听我说,我并不是一去不回了,你给我五年时间,我定回来娶你,带着你和娘一起回江南大宋,归故里拜先祖!”

    对于华筝他还是有感情的,也并非那种无情无义之辈。

    如今蒙古与大宋交好,并无龌蹉发生,他也希望看到华筝跟他一并去大宋故里看看,祭拜父亲英灵。

    “好,那你可以定要回来,我在草原等你,为你守护母亲!”华筝一头扎进郭靖的怀里,与他说着暖心的话。

    李萍一人在草原郭靖也不放心,正好有华筝看护,他便点点道:“好,那便辛苦你照顾母亲,我郭靖对长生天发誓:待报完杀父之仇后一定会回来娶华筝,苍天可鉴,日月为证!”

    有一不负自己的女子,还多想什么,当不负如来不负卿!

    郭靖为人憨厚老实,还有点木讷,但并非就是傻子,紧拥住华筝公主,“此去只为报杀父仇,待事毕后我便返回草原,接你与母亲去中原。”

    复仇之路带着女眷多有不便,他也不愿意看到华筝和母亲受风餐露宿之苦,为人子当以孝为先。

    “好!”

    华筝公主点点头,又抽泣叮嘱道:“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在草原等你,你不回我便不嫁。”

    草原上的女人,豪迈热情的同时也是重感情的,华筝与郭靖从小便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这其中的感情自不用多说。

    “我知道了。”郭靖深深地吸了口气,更坚定要一辈子守护怀里这个可爱的人儿,哪怕是一辈子。

    情若有之天不老,情若无之一日多。

    与华筝依依惜别,又与母亲谈及家事,嘱咐完毕后才恭敬地在母亲的帐篷外磕了三个头,这才转身离去。

    此刻,外界有一黑白相间的道人出现,衣袍背后印着一个大大的阴阳太极图,手持拂尘,朝后梳着长发,又着白袜灰鞋,正一脸满意地看着郭靖,道:“靖儿,你修炼勤奋刻苦,如今已是后天中期的境界了,当去中原报父仇,也去了结当年贫道师弟与江南七怪定下的赌约。”

    闻言,郭靖也恭敬地磕下几个头,道:“是,弟子遵命,定不负诸位师父教养之恩。”

    江南七怪已经走了几个月,只余这全真教掌教马钰还未曾离开,也是他教导郭靖尊师重道,学会了仁义道德之礼。

    “嗯,去吧,江南地大物博,江湖残忍不休,你当学会自我保护,低调行事。”马钰点点头,旋即又吩咐道:“一切低调行事,你如今是草原上的金刀驸马,蒙古欲与金人争夺草原霸权,你若去大都怕是要被金人针对,还需小心谨慎为上。”

    吩咐完毕,马钰便缓缓离去。

    若不是看在丘处机的份上,他也不会来草原教导郭靖多年,现在却却该离去的时候了。

    “弟子郭靖谨遵师父教诲。”等马钰的身影缓缓消失不见后,郭靖才从地上起身,牵过华筝给他准备的枣红马,背上行礼往中原而去。

    在他抽马离开的时候,却有两个女人站在草原上朝他看了许久,目送郭靖离去之后才微微一叹入帐包内。

    郭靖这一去还不知是生是死,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一个月后,大都却热闹了起来,武林人士随处可见,当真是天下群雄汇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