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9章 一剑废甄志丙

作者:孤情君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解开黄蓉身上的绳索,江缺连忙将黄蓉搂入怀里安慰道:“放心吧,没事了,有我在没有任何人敢动你!”

    全真教必然要付出惨痛代价才行,他的人岂是那么好欺负的。

    冷着脸,扭头朝丘处机几人道:“此前尔等信誓旦旦说全真教绝无掳走本官的人,现在呢?

    堂堂天下第一教派,本以为都是一群有道真修之人,却不曾想也藏污纳垢,不知全真教现在给我个怎样的解释?”

    掳走他的人,还欲行不轨之事,应当给他一个说法。

    否则这仇就结大了,江缺说不定要让全真教跌入万丈深渊不可。

    丘处机四人脸色铁青,良久才阴沉道:“江大人放心,此事是我全真教不对,还望江大人原谅,甄志丙乃贫道徒弟,贫道决定惩罚他面目思过十年,不知江大人以为如何?”

    不管怎么说甄志丙都是他丘处机的徒弟,丢的是他的脸,纵然有天大的罪过也应当由他来惩罚。

    虽然甄志丙把全真教的脸都快丢尽了,也让他很想一剑斩死这孽障东西,可他却不愿意把甄志丙交给江缺来处置,全真教也是要面子要尊严的。

    “这就是你全真教给本官的说法吗?”江缺眉头皱起,冷着脸又道:“区区面壁思过十年就想作为惩罚了事,你当本官是叫花子呢,还是以为本官只是一个皇城司提举,就好欺负了?

    如若刚才来晚一点,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全真教给予的惩罚未免也太小了点吧,既然你们不想惩罚,那就休怪本官不客气了。”

    你丘处机不愿意严惩,他自有手段惩之。

    “魔头,你待如何?”丘处机气愤填膺道:“让其面壁思过十年已是大惩,需知得饶人处且饶人,对你对他对全真教都有好处!”

    “这么说你等不愿意把甄志丙交给本官处置是吗?”江缺面色一冷,又道:“可要想好了,全真教若与本官为敌,今后大宋境内将无你们半点容身之地。”

    哪怕付出巨大代价,他也要将全真教推入万丈深渊。

    “江大魔头,我全真教顶多再给你一些金银以作赔偿便是,何故咄咄逼人?人不是也没事吗。”郝大通没好气地道。

    “天理昭昭,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江缺面色发冷,手中长剑突然射出,刺穿甄志丙下身,竟让其变成了太监!

    留下痛苦的甄志丙和发懵的丘处机等人,忍不住朝江缺吼道:“你,你好狠毒的心肠!”

    “我狠毒?”

    江缺摇摇头,讥讽道:“没杀他就已经是天大的宽恕了,你们还要怎样,既然全真教不给我解释,那我就自己要一个解释,今后咱们不死不休!”

    想要他饶恕,门都没有。

    没等丘处机他们发火,江缺又冷声道:“吩咐下去,今后谁要是敢卖东西给全真教的人杀无赦,胆敢收容的全真教的客栈也杀,另外发出悬赏令,一个全真教弟子的人头换百两银子,全真七子的人头换千两!”

    狠!

    丘处机四人一听,一张老脸就黑了下来,这是要逼他们封山啊,顿时气得不轻,“好个魔头,竟如此欺我全真教吗?”

    江缺摇摇头,气愤道:“非是欺你,而是你全真教欺我,掳走我的人还欲行不轨之事,便是依据大宋律法行事,尔等包庇罪犯罪加一等,哪怕是带人抄了你全真教也说得过去,想必官家也会支持我的,你们说我要不要这样做呢?”

    一旦大军围拢,全真教便如煮熟的鸭子插翅难飞,弓弩箭雨之下也难逃覆灭一途,任你传教天下也不敌国家机器。

    果然,江缺话音一落,丘处机四人脸色就发黑了下来,若真按照江缺说的来,哪还有他们全真教,不由恼羞成怒道:“魔头,你为何对我全真教苦苦相逼?”

    刘处玄很不能理解,江缺为何要与他们为敌,偏偏就不能释怀一下,宽恕这一回多好。

    搀扶起黄蓉,江缺又道:“那等我灭了你全真教后,再跟你们说句对不起,不知尔等会不会原谅我?”

    说完,见丘处机四人也没注意到,一到剑气便悄然没入甄志丙丹田,破坏着他的丹田和经脉,让其沦为一废人。

    “你这是蛮横不讲理!”谭处端瞪起眼来,冷声道:“既然你执意要与我全真教不死不休,那就休怪今天我们师兄弟几个把你留下了。”

    与其放虎归山,还不如斩草除根!

    丘处机四人立马摆出阵势,要留江缺他们在此,还道:“虽然你很强,但我们全真教也不是蝼蚁,杀你还可给天下一朗朗乾坤!”

    “蓉儿,你先到一旁!”

    江缺温和地道:“这里交给我,全真教擅杀朝廷命官已是死罪,又勾结异族金人叛国,本官身为皇城司提举,主管监查拘捕之则,自不敢忘!

    全真罪孽深重,当灭!”

    抽出长剑,运转真气加持着,便纵身一跃朝丘处机四人劈去。

    剑断山河!

    一剑凶威恐怖如斯,骇得丘处机四人冷汗直冒,连忙躲开惊走,不敢硬接江缺这一招。

    “咱们走,今后有的是时间教训全真教!”今日所需人手不足,也灭不掉全真教,他那一剑最多是将人惊走。

    “江哥哥你没事吧?”黄蓉拉着江缺就检查起来,这一路走来还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厮杀,她很担心江缺逞强。

    “我没事!”

    江缺摇摇头,安慰道:“这全真教以后绝不能放过,居然还想留下我,倒是好胆量。”

    可惜,他剑意纵横,丘处机四人根本不敢接。

    “大人,接下来我等怎么办?”察子头领问道:“要不要断了全真教的生活来源,让他们封山最好。”

    “密切关注山下小镇,若有人敢和全真教做生意,第一次警告,第二次杀之,若有消息立马传信于我。”江缺冷着脸吩咐道:“还有,注意保护兄弟们的安全,这一次银两随后去钱庄取银票吧。”

    交代完毕后,江缺便露出残忍的笑容,“全真教,与我为敌将是你们最大的错误,绝不轻饶你们!”

    全真七子其余三人还不知,因一个甄志丙竟和江缺结下死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