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23章 叶英英的烦忧

作者:缘少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看了大夫,已经彻底好了,母亲不用为我担心。”

    纳兰静一脸的愧疚:“对不起啊,是母亲我太自私了,完全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你是不是很怨恨母亲。”

    :“我明白母亲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母亲,我很久没有见到你了,有件事我想跟你。”

    :“什么事情啊。”

    :“璇在哪里?”

    :“他腿脚不方便,所以在家照看生意,你找他啊。”

    雷枢靠近纳兰静左右看看没有人,低声道:“安柏灵跟父亲曾经有一个孩子,女孩子。”

    纳兰静见雷枢的这么心翼翼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知道,还是我跟你的怎么了?”

    :“那个孩子还活着,我没有告诉母亲,担心母亲为难。”

    纳兰静抚摸着雷枢的脸颊:“你长大了,胸宽似海,我母亲为你骄傲。”

    :“母亲是都知道了吗?”

    :“我了解你,但是我没有想到她还活着,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雷枢给纳兰静倒了一杯茶:“具体经过我不知道,但是讽刺的是把她养大的是父亲曾经的仇人,江一夏。”

    纳兰静确实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可是江一夏不是在二十多年前就死掉了吗?”

    :“没有,他把厨抚养到五岁才被杀死。”

    :“原来是那个孩子啊。”

    :“母亲认识厨。”

    :“她以前来过我们家的,我知道,这一次真的应该把璇带过来,毕竟他们才是亲姐弟。她知道这件事情吗?”

    :“她知道,我从十层塔逃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告诉她了。”

    纳兰静有些疑惑:“可是上一次她见到我们为什么一句话都没有呢,依旧是一副普通朋友的感觉,甚至连朋友都不算,感觉像是来我们家做客的客人。”

    雷枢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母亲厨现在在万道同盟,你要不要去见见她。”

    纳兰静思考了一会儿道:“算了吧,虽然安柏灵救了我一命,但是我依旧是不喜欢她的,至于那个孩子,随她吧。”

    雷枢点点头:“母亲您舟车劳顿先休息一下。”

    :“好,你去忙吧。”

    雷枢离开之后,纳兰静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了,纳兰静准备了很多的生活用品。

    晚饭时候,禅通长老,叶英英,纳兰静,雷枢,江厨,白月围成一桌,禅通先生站着,拿着筷子,不住的往叶英英嘴巴里塞食物:“多吃一些,你怀着孕呢,不为自己也为孩子,多吃一些啊,瞧你瘦的,多吃一些,将来生孩子不辛苦。”

    纳兰静打量着禅通长老:“他是谁啊?”

    :“我岳父。”

    :“怎么感觉有些越俎代庖啊。”

    雷枢苦笑着夹了一只鸡腿:“娘,吃鸡腿。”

    江厨托着下巴,叶英英一脸的生无可恋大口吃着食物,江厨开口道:“先生,您歇歇行不行,他丈夫又不是不在。”

    禅通长老盛了一大碗汤:“枢每事情那么多,也那么忙,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你们不用管我,赶紧吃你们的,吃吧,亲家,您吃饭啊,枢那个油焖大虾给你娘端过去,我们万道同媚河虾又肥又好吃,特意给你做的,多吃一些啊。”

    纳兰静勉强的露出一丝微笑:“谢谢。”

    雷枢抬手把一盘大虾放在纳兰静面前:“娘吃虾。”

    纳兰静夹了一只油焖大虾:“真好吃。”

    :“亲家,枢跟我了,你要来住一段时间,欢迎欢迎,不过孩子才几个月大,我照顾着就行,后期我不方便了,才要麻烦您多多照顾,我这个孩子啊脾气怪的很,你对她好,她也会对你好,所以有时候她发个脾气,您多担待啊。”

    :“我知道,怀孕的人,脾气都会大一些。”

    禅通先生连声道谢:“谢谢谢谢,英英啊,你婆婆真通情达理,将来可要好好孝顺人家啊。”

    :“我知道了,爹,我能自己吃吗?”

    叶英英近乎哀求,禅通先生一口否决:“你怀孕了,不方便,你你要吃什么,爹给你夹啊。”

    叶英英又恢复黯然,饭后,禅通先生又张罗着饭后甜点,雷枢站起来:“母亲,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您稍坐我很快回来。”

    :“去吧,别太累了。”

    :“是母亲。”

    禅通长老端来一碟蜜饯金桔,还有一套茶具准备煮茶:“亲家,您尝尝我们这的蜜饯金桔,味道不错的哦。”

    纳兰静礼貌的拿了一只金桔,禅通长老忙着煮茶。

    叶英英吃饱了之后,便开始打哈欠,纳兰静开口道:“英英啊,你困了就休息一会儿吧。”

    禅通长老抬头看着叶英英:“你困了,你等我一下哈,我给你铺床去啊,稍等一下哈。”

    禅通长老忙着去铺床,纳兰静坐在叶英英身边:“怀孕的时候都这样,吃的多,睡得也多,你有什么不明白的跟我,不要客气啊。”

    叶英英点点头:“好。”

    :“你到底是怎么了,感觉你心情不是很好,这对你的身体可是很不好的啊,要不跟婆婆。”

    :“婆婆,你怀孕的时候有没有经历过丈夫不在身边,感觉自己日日在守空房的感觉。”

    纳兰静有两个孩子,但是他们出生的时候,自己的丈夫都不在自己身边,那种感觉,自己怎么可能不明白呢:“你们两个都在万道同盟,路程也不远,你怎么不去看他呢,非要等他回来看你。”

    叶英英依靠着纳兰静的肩膀,打了一个哈欠:“我爹不许我出远门,担心我出事。”

    :“这也算是远门吗?”

    禅通长老铺好床铺跑回来:“好了吗,好了吗?”

    纳兰静示意禅通长老不要话:“声一点,人睡着了。”

    禅通长老返回去,拿了一条褥子回来:“盖上别着凉了。”

    纳兰静接过褥子,禅通长老帮着给叶英英盖好被子,半夜叶英英在梦中惊醒,醒来已经躺在床上:“你怎么醒了。”

    叶英英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我做了一个噩梦。”

    雷枢点了油灯:“别怕,我在呢?”

    :“你怎么睡那啊?”

    :“我这不是怕伤着你了吗?”

    雷枢倒了一杯热茶:“喝一点。”

    叶英英裹着被子喝了一口茶:“枢。”

    :“嗯,怎么了?”

    叶英英欲言又止:“睡吧,你明还要早起呢?”

    雷枢抚摸着叶英英额头:“你最近还好吧?你有什么话,跟我。”

    叶英英搂着雷枢的胳膊:“你觉得这里面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雷枢嗅着叶英英身上淡淡的汗味思考了一会儿道:“我喜欢女孩子?”

    :“可是你娘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她肯定希望我生一个男孩吧。”

    雷枢安慰着叶英英:“我会有很多孩子,男孩女孩都有,不过我最喜欢女孩,她一定会像你一样乐观向上。”

    :“为什么你喜欢女孩子啊。”

    雷枢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女孩子,可能是女孩子跟父母更亲近吧,我希望我的孩子跟我亲近。”

    叶英英笑了:“你是亲爹,怎么可能不跟你亲近。”

    雷枢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心情好些了没有?”

    叶英英点点头,雷枢扶着叶英英重新躺下休息。

    第二早上,江厨找到叶英英:“英英姐,早上好呀,弟弟什么时候出生呀。”

    :“什么弟弟呀,男孩女孩我们还不知道呢,而且他们是你的侄儿侄女,才不是弟弟妹妹呢。”

    江厨凑近叶英英,抚摸着叶英英的肚子:“真神奇啊,这里面有个生命呢。”

    叶英英拉着江厨的手:“你跟阿月准备什么时候办事啊,这样你们很快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江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保持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这个以后再吗,对了姐姐,我今来找你是要告诉你,我们要走了,我们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等办完了我们就回来。”

    叶英英有些失望:“这么快就走啊,多住几吧。”

    :“我也想啊,可是时间紧迫。”

    :“好吧,不管什么事情,等孩子出生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喝满月酒。”

    江厨点点头:“我一定会回来的,你放心好了,还有我哥要是欺负你,你跟我,我帮你教训他。”

    叶英英痴痴的笑了起来:“你放心好了,你哥哥对我很好的。”

    江厨一脸歉意的对叶英英道:“那个我劝了先生,但是先生脾气是在是太倔强了,我没有通他。”

    :“我爹现在只在乎这个孩子,近乎不讲道理了,你不过他很正常的。”

    叶英英看着江厨收拾好了行礼便走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纳兰静悄无声息的站在叶英英的床头,叶英英察觉纳兰静,又重新坐起来:“婆婆,你来了。”

    :“厨走了?”

    叶英英点点头:“婆婆你坐吧。”

    :“不坐了,你爹呢,我找他有事?”

    :“什么事情啊。”

    :“你们都成亲了,彩礼我总要给你们补上吧。”

    叶英英重新躺下:“不用那么麻烦,我爹又不在乎这些。”

    :“英英,爹给你弄了一床新被子,软软的,眼看着越来越冷,你可不能着凉了。”

    叶英英抱着被子,很轻很软:“谢谢爹,很舒服。”

    纳兰静笑着道:“亲家,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啊,在这里呗。”

    :“英英她困了,想要休息,我们出去聊吧。”

    禅通长老看着叶英英,叶英英打了一个哈欠,禅通长老给叶英英盖好被子:“那你睡吧,别着凉了。”

    叶英英点点头,禅通长老跟纳兰静一起走了出去,纳兰静把禅通长老带到一个偏远的亭子,禅通长老有些不放心:“亲家,您要跟我什么啊?”

    :“你看,他们都成亲了,彩礼钱还没有给,所以找您谈谈,需要多少。”

    禅通长老一脸不在意:“您看着给就行了,彩礼就是一个意思,我不在乎。”

    :“但是应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吧,聘雁,绸缎被褥您看多少合适呢,您老家的习俗又是怎么样的呢?”

    :“我从在万道同盟长得,这个倒是没有特别的标准,亲家,我觉得吧孩子过得好就好了,其他的您看着决定就行了。”

    纳兰静深吸一口气:“虽然是流程,但是也不能轻了不是。”

    :“婚都结了孩子都有了,这彩礼给不给也都无所谓了。”

    禅通长老自然不会在乎这些彩礼,雷枢就是最好的彩礼,有这个禅通长老自然就满足了,因为雷枢的到来,自己轻省了不少,有更多的时间陪伴自己的孩子。

    纳兰静本以为这个问题会讨论很久,不想禅通先生对这些身外之物看的这么清楚,白白的了自己一个儿子,现在还不上套,纳兰静转念一想:“那行,就按您的办,对了,给您我家枢吧,既然他们都成亲了,我希望亲家您了解一下我的儿子,一家人嘛,尽快了解彼此,也能更快融为一家人吗,您对吧。”

    禅通长老思考良久,好像是这个道理,自己跟叶英英的母亲就是了解太少,所以后来和离才这么痛苦:“您。”

    纳兰静见禅通长老有一点点被自己动了,趁热打铁,赶紧打开话匣子:“既然要做一个全面了解,那我就从我怀上枢开始给您讲好了。”

    禅通长老只想听到关键,不由得开始催促:“那您快点讲,英英怀孕之后睡觉总是不安稳,睡不了半个时辰就醒了,我得在一旁看着。”

    :“好好好,我尽量长话短。”

    :“好嘞。”

    :“我坏枢的时候吧,差不多也是这个季节……”

    叶英英找到雷枢,雷枢正低头忙碌,冷不丁瞧见叶英英,连忙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叶英英望着雷枢,突然哭了起来,雷枢不知所措,只能任由叶英英哭着发泄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