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嘿有人吗?醒醒~

作者:药到命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闸门打开,机关是七爷的手下按的,我心中诧异,机关藏在特别不起眼的地方,陈清寒都不知道,他们随随便便就打开了,那么这门很可能是他们放下来的,所以说他们对这座墓一定相当熟悉。

    听陈清寒的意思,他没参与过对003号天女墓的发掘工作,而且考古队从这撤离也有些年头了。

    这期间有没有人进来过,现在还真不好说。

    “主墓室就在前面,你进去好好看看墓主的棺椁,别耍花招。”

    “你们打开主墓室的门了?够厉害的。”

    我冲陈清寒眨眨眼,他盯着我好一通看,可能是在捉摸我为什么没被怪兽吃掉。

    我也纳闷呢,只是回忆片刻,怪兽就不见了。

    如果它没把墓道震得直掉土,我还能说它是全息投影,可从撞门到奔跑,它造成的震颤那都不是幻觉,无法用突然断电、幻灯机短路去解释。

    “呵呵,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丫头,你也得亮点真本事给伯伯瞧瞧。”

    我撇撇嘴,没有去纠正辈分的问题,七爷手下自动给我让开一条路,我一改之前的胆小形象,昂首阔步往前走。

    陈清寒挣开抓着他的人,快步跟上我,小声在我耳边问了句:“头没事吧?”

    我拍拍额头,“没事儿,习惯就好。”

    第一下疼的时候,因为没有心理准备,惊吓多过疼痛本身,以后心里有数了,忍忍很快就过去,再者我这皮糙肉厚的,脑仁适应性也强,总之两个字:抗造!

    主墓室的大门已经打开,圆形的大门外圈有能转动的圆环,上面有符号刻度,整体造型就像保险柜的圆盘密码锁。

    用它当门,主墓室立刻有了一种银行金库的感觉,我想到在记忆回放中看到的大银棺,心里酸溜溜的,果然只有我的墓最穷。

    “小陈…亲,一会儿开了棺,我能不能拿点纪念品?不多拿,就一件两件的。”

    “自己人偷自己人?”

    “怎么叫偷呢,这叫吃大户,她们各个风光大葬,就把我搁一空墓里,反正现在她们用不着钱了,接济接济我这个活着的同胞怎么了?”

    “你来人家借助避难,还顺人家的东西,像话吗?”

    “我——”

    “哎?你们两个嘀嘀咕咕干嘛呢?”七爷的手下走上来,强行把我们隔开。

    “我们说要生生世世在一起,我在哪他就在哪,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恨恨道。

    一只粽子沦落到去盗墓,说出去脸上无光啊,而且这墓主可能和我是熟人,她要是还有意识,我就尴尬了。

    陈清寒阻止我发家致富虽然可恶,但他说的在理,讲理我肯定讲不过他,只能收了心思,另找别的财路。

    进入主墓室,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口银棺,摆在地中间,数千年过去,风采依旧。

    我走上前,先敲了敲棺盖,“嘿,有人吗?醒醒~”

    随后跟我们进来的人看到我的举动都愣了,看精神病一样看着我。

    他们这些凡夫俗子,哪里知道我的想法,这座墓保存的如此完好,棺材也没人动过,万一有个和我一样的活粽躺在里面,也不是没有可能。

    “醒醒了嘿,起床了,月亮晒P股了。”

    “嘛呢,装什么神、弄什么鬼!赶紧破译上面的文字,听着没有,不然打死你爷们儿!”

    陈清寒脑袋上顶了把枪,一个横眉竖眼的瘦子冲我吼道。

    我看敲门没用,直接伸手去按棺盖,用力一按再往上一推,只听‘呲’的一声,里面撒气了。

    “你干什么?谁让你开棺了?”七爷的另一名手下冲上来,想要踢我,但此时棺盖弹开,棺中银芒四射,晃得人睁不开眼。

    七爷和那几个樱国人也进到门内,待众人的眼睛适应了强光,再看棺中的东西,一个个都惊讶非常。

    棺材里没有尸体,只有一颗直径约一米半的珍珠。

    这颗珍珠光彩夺目,圆润饱满,主要是个头惊人,我说那棺材怎么那么大,原来是装它的。

    可是如果下葬的是珍珠,那真正的墓主呢?

    “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这么……大的珍珠。”樱国人的汉语词汇储备量明显告急。

    “这得卖多少钱啊?无价之宝啊!”

    巨无霸珍珠的光芒,在众人眼中转化成贪婪的光,倒是陈清寒面不改色,还偷偷朝我使眼色。

    但我在棺盖内测发现一个图案,它和之前在墓道里看到的符号不同,它更像一种徽章。

    我看得入神,没理陈清寒的暗示,在熟悉的眩晕感过后,我的眼前出现了这个图案,它绣在一位金发美女的衣服上,三条波浪线、上面挂着一弯月牙儿。

    而美女正在我眼前说着什么,情绪十分激动,美丽的容颜都有点扭曲了。

    她的眼睛美极了,像宁静的深海,可惜此刻暴风雨掌管了海面。

    嗨~干嘛大动肝火,愤怒使美人狰狞,暴风雨的雨点都喷到我脸上了……

    接着画面一转,美人死了!

    这镜头剪切的,绝了,连我自己都怀疑,她是被我气死的。

    金发美女躺在一张石台上,我注意到周围的雪山,石台旁边还有别人,场面像是遗体告别仪式。

    有人抬来那具银棺,然后我就捂着头蹲下了。

    意识回到现实世界,我发觉七爷他们的神色不对,一个个像老僧入定,站着不动。

    从他们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已经进入磕药状态,脑子里正上演着他们最想要的戏码,通俗点说,就是陷入了幻觉当中。

    陈清寒也不例外,只是他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透着百分之九十的欣喜外加百分之十的悲伤。

    我特意凑到他眼前,踮着脚仔细看了半天,要不说还是同族给力,迷惑了敌人,放过了我。

    我在墓室里看了圈,发现东北角搁着一口箱子,走过去掀开,里面装的都是壶和杯子,用它们喝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都是金银器,有的还镶嵌了彩色宝石。

    我暗道天助我也,从一个盗墓贼身后摘下他的背包,把里面的东西全倒空,把箱子里的宝贝塞进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