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巴拉巴拉小怪兽消失

作者:药到命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捡了个背包,高兴得跟什么似的,竟然忘了装病,被陈清寒直接‘卸’到地上。

    “前面就是陪葬墓室。”

    “七爷他们不会在里面吧?”

    “你在这等着,我过去看看。”

    我和陈清寒小声嘀咕完,他便把我留在原地,一个人摸黑向前。

    小夜灯到这里就断了,不知道七爷他们遇到了什么事,是没时间、还是没灯了?

    其实从刚刚我就觉得奇怪,七爷他们人多,行动起来本该比我们慢,起码出水之后,得把潜水设备放下吧?

    可是他们背着包、拎着枪,笨重的设备也不丢,连休整的时间都没有,就急匆匆进了墓道。

    这样马不停蹄是为什么?

    我们前后没差多少时间进来,却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瞧见,可见他们走得多急。

    到了陪葬墓室,更是连灯也不点了,害陈清寒得摸黑前行。

    说好的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他们这是栽到一半就撂挑子了!

    “吼——吼——”仿佛野兽般的嚎叫,打破四周的沉寂。

    只是声音比较闷,好像隔着层门,陈清寒快步走回来,神色凝重。

    “它复活了。”陈清寒拉住我,急忙向下一段墓道跑。

    “谁复活了?”我边跟着他跑、边问。

    “之前的考古队发掘这座墓时,曾经杀死过一头怪兽,但是怪兽的尸体掉进了拆不掉的陷阱中,所以只能把它留在那。”

    “那可能是他们根本没杀死它,或者它没死透。”

    “不管怎样,它对活人气味非常敏感,会刺激它发狂,陪葬墓室的门恐怕顶不住。”

    果然,砰砰的撞击声,配合着陈清寒的话,那东西每撞一下门,墓道就跟着晃三晃。

    照这个力度,普通的门板肯定顶不住。

    第二条墓道的地面没有机关,陈清寒说原本墓道两侧的墙壁里有硫酸,后来被考古队抽干了。

    “那有个人。”我在黑暗中视力如常,所以总能先发现边边角角的东西。

    在我们前方五米开外的地方,有一个人面壁而立,陈清寒抽出宝剑,慢慢靠近那人。

    他刚碰到那人的胳膊,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那人直直向后仰倒,整张脸就是个大洞,脑组织都没了。

    “它出来了,快跑。”陈清寒倒没受到惊吓,拉起我继续向墓道深处跑。

    身后的墓道中响起类似犀牛奔跑的声音,只是凭蹄子落地造成的震颤感,就知道它个头小不了。

    “奇怪,七爷他们路过的时候,难道没去陪葬室?”

    “他们肯定直奔主墓室去了。”

    “这东西怎么才能杀死?有窍门儿吗?”

    “用——”陈清寒话没说完,墓道突然震了一下,接着一道金属门从我们头顶落下。

    这真是一瞬间掉落,没给我们任何反应的时间,门落地后我才看清门下边是锋利的刀子,它把我背后的背包切成了两片。

    这是门,也是闸刀,如果我们动作慢了,它就会变成断头台。

    我和陈清寒被它隔开,陈清寒在前,我在后,他用力拍着门板,问我受伤没有。

    “没有,就是背包破了。”我卸下被砍断的背包,里面的东西都一分为二,算是白捡了。

    “回第一条墓道,随便踩机关,掉下去你还有活路、去,快回去!”

    “额……”晚了……

    我刚转身,就发现墓道里多了只怪兽,体型和一头成年棕熊差不多,但体表的皮肤又像犀牛。

    酷似霸王龙的脑袋,一双放着绿光的眼睛,还有一口獠牙,这四不像的家伙正迈着粗壮的四肢向我缓缓走来。

    它跑起来震天震地,走路时却没有声音,我紧紧盯着它,同时在破损的背包里乱翻,可是背包里没有武器。

    “小芙?小芙?”陈清寒可能没听到我离开的脚步声,觉得奇怪,所以提高声音叫了我两声。

    我光顾着盯怪兽了,没功夫回答他,其实我并不认为这东西能杀死我,除非它的牙比机枪还猛。

    我是怕它撞塌墓道,那陈清寒就危险了。

    活人为什么如此脆弱…好烦啊~

    “你快走,墓道可能会塌,我没事,你等安全了再回来挖我,多久都行,你回不来你儿子、孙子来挖也行!”我相信这墓中还有其它出口,别问我怎么知道,问就是直觉。

    “我——”陈清寒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因为盯怪兽盯得太久,我的头又开始晕了。

    苍茫的雪原,乱雪纷飞,一头怪兽被网困住,它嚎叫挣扎,却于事无补。

    最终它绝望了、屈服了,闭着眼趴在网子里一动不动,但等我靠近,它突然睁开眼睛,使尽全力带着网向我撞过来。

    我被它撞一下肯定死不了,可是我似乎不想让它得逞,伸出手……

    “哎呦——”我抱住脑袋,痛呼一声。

    铛铛铛!

    铿锵的金属碰撞声让我回过神,再抬头,怪兽不见了,只有陈清寒在门的另一边用宝剑砍大门。

    “祖宗啊,那是稀世宝剑,不是菜刀,掉个茬儿都比这门值钱!”

    “小芙,你没事?”

    “没事,怪物跑了,还是找机关开门吧。”

    “哼哼,你没事,他有事。”门内传来不属于陈清寒的声音。

    我暗道糟糕,可能这边动静太大,把七爷他们给引回来了。

    “唉唉?别杀他,我知道墓主的秘密!”我拍着门板,随口胡诌道。

    “呵,墓主有什么秘密跟我们没关系。”

    “有啊,大大滴有啊,是关于…死而复生的秘密!”我想到陈清寒说怪兽死过一次,心想死而复生对盗墓贼来说应该挺有吸引力。

    “那你现在就说,不说我就杀了他。”

    “我现在没法说,必须看到墓主的棺椁,上面有文字,你得让我看到字,我才能破译那个复生咒。不信你问他,陪葬室里的怪兽死过一次,它现在又活了,肯定跟复生咒有关系。”

    谁说看电影和小说没用,这秘籍名称张口就来,反正棺椁上的确有字,鬼画符似的东西,估计七爷他们也不认识。

    “你们,就是冲这个来的?”

    “对啊,我们有考古队内部消息,知道这墓里没金银财宝,只有无人能开的墓室,想来试试。”

    “你懂那文字?”

    “懂,全世界就我懂。”

    “好,你要是敢跟我耍花招,你们两个,一个都别想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