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天涯何处无歹人

作者:药到命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知道自己的墓被称为天女墓也不过是最近的事,关于同族是否仍存在于世的问题我还没仔细想过。

    “这个跟我没多大关系,没想过。”酷爱‘独居’的民族可能没什么集体意识,即便‘天女’这个群体仍然存在,我也没兴趣跟她们扎堆儿。

    “如果能找到她们,也许咱们的问题就解决了。”

    “现在都用卫星导航,还有卫星电话,就算天女一族有后人,那指南针的破技术肯定也被淘汰了,有智能手机谁用大哥大呀!”

    “那可未必,没准儿指南针的技术,比卫星先进呢?”

    “几千年前的东西,你可别逗了,不过……我记忆里的那艘船,和古代的船很不一样。”

    “别想了,一会儿又头疼,快睡觉。”

    “没事儿,我发现这么空想头不疼,可能看着或摸着实物回想才会疼。”

    这恰恰说明我的猜测是对的,我的脑子肯定有问题。

    陈清寒见多识广,比我一个天天只知道在墓里看电视剧的死宅懂得多,所以跟他聊聊,比我自己瞎琢磨强。

    “陈教授,你说有没有可能,我的脑子里也有机关,你的朋友多,有权威的脑科专家没有?我看现在医生治病,用那个机器,就能看到脑子里面。”

    “我可以联系,但你确定要做此类的检查?”

    “哦,对哦,万一我的脑子还是风干的核桃,一检查就暴露了。”

    如今是法治社会,杀人灭口的事还是别做的好。

    “你的事急不来,先解决从墓里跟出来的那个东西。”

    “被炸飞了还能不死?”

    “你不觉得,它可能是——”

    陈清寒话没说完,手表就响了,没错,是手表不是手机。

    他按了下表耳朵,里面立刻传出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大概意思是说,他们清理了工厂和工厂外围的区域,没有发现任何生物的残骸,只有尖叫小姐的残余组织。

    也就是说,他们没有找到火眼金睛死亡的证据。

    “明早我们就出发,去安全屋。”陈清寒结束通话后,看着我道。

    “好。”我不需要像普通人那样每晚睡觉,但陈清寒是需要的,虽然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不过都是可以延后再说的事,看看他略带疲惫的脸,我选择结束对话。

    过了一会儿,陈清寒的呼吸变得很轻、很平稳,我估计他是睡着了。

    要说他这个人,身份还挺神秘的,给我的感觉就像学者范儿的007。

    只是他们作战的‘战场’不同,陈清寒的工作内容,似乎和天女墓紧密相关。

    而大反派程老先生肯定正满世界地找他,说不定还会悬赏他的人头。

    也不知道程董会出多少赏金,我背包里就有本‘换脸术’秘籍,是一个盗墓贼留下的,说是换脸,其实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特效化妆术。

    不知道画个假脑袋,能不能换来钱……

    想到钱,我又想起我的背包还在面包车里,里面的东西等到了安全屋就交给陈清寒,让他帮我出售。

    行走江湖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总不能一辈子指着陈清寒照应。

    到无人村的时候都是凌晨了,陈清寒只睡了三个小时就自动醒来,感觉他的生物钟比手表还准。

    第一缕曙光跃上雪山的山尖时,陈清寒开车载着我驶向望不到尽头的公路。

    他把车开进城市,进城时已经是上午了,我以为安全屋就在城里,可他只是从一家打捞公司租了两套潜水装备。

    他怎么跟人家谈的我不知道,我留在车里没下去,然后他开车出城,这次我们越走越荒凉。

    藏区没有海,倒是有江,可在江里潜水能保命吗?

    “小陈,我们到底要去哪?”美丽的风景看久了也会觉得枯燥,从日出到日落,我们足足在公路上行驶了近12个小时。

    “那地方没有名字,只能跟着坐标走。”他边说边抬起手腕,让我看他的表。

    他戴着的那块手表可以当通讯器,也有导航功能,上面不断变化的一组数字应该就是他说的坐标。

    “世界原来这么神奇。”我嘟囔着收回视线。

    起先在公路上还能看到往来的车辆,到日落时分,公路上已经见不到别的车,太阳落山后,陈清寒把车开下公路,视线中只剩连绵的山脉,别说是人、鸟影子都看不见一只。

    我忽然有种错觉,也许他说的安全屋,建在另一个世界。

    深夜十点一刻,车前方终于出现了不同的风景,我发现远处有一堆迎风舞蹈的篝火。

    陈清寒看到篝火明显一顿,同时放缓了车速。

    “不是你安排的人?”我察觉到他的意外,开口问道。

    陈清寒摇头,他停下车、但没熄火,从驾驶座后边抓过我送他的那柄大宝剑。

    他没把这剑一起上交,估计是用着比较顺手。

    像他这种高危职业,福利待遇肯定不错,下一回斗,上面总得发点奖金吧,这把剑可能就是他的任务奖励。

    “淡定、淡定,也许是游客,你别把人吓着。”我觉得陈清寒的反应有点过激,荒郊野外出现一堆篝火,未必就是有歹人。

    “你顾着点自己。”陈清寒没听我的劝,一推车门跳下去。

    我们现在是利益共同体,战略性合作伙伴,他都下车了,我没理由坐在车里看热闹。

    跟着陈清寒下车,迎面正走过来几个人,看到这几个人,我感觉自己又要被打脸,想收回刚刚那句话,这些人还真有可能是歹人。

    对于外面的世界,我或许‘无知’,但数千年来我基本没干别的,光和盗墓贼接触了,对于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有种谜之熟悉感。

    尽管来人穿着户外运动服,且笑容可掬,可他们身上的‘味道’和普通游客、探险家大不相同。

    “小老弟,你们也迷路了?”来人中为首的是个满脸写着沧桑的中年男人,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像欢庆丰收的老实庄稼汉。

    但他身上有种特别浓烈的味道,地下世界的味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