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九章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下山后,洪梅果避着人,往竹林那边方向走去。在竹林前不远处,洪梅果发现了她要找的树。于是观看四周一下,发现没人,立马转进灌木丛里去找野鸡。

    找了好一会,终于找到野鸡了。看着已经死透的野鸡,洪梅果在心里同情它们。本来还可以不用死这早的。可从那么高的地方被扔下来,想不死都难啊。

    背来的背篓小,放不下两只野鸡。所以洪梅果割了好些猪草,把野鸡藏在里面,用树藤绑着,提了回去。

    洪梅果刚走进院子,洪梅花就迎了上去,“大姐,你回来了,怎的这么晚。早饭我们都煮好了,我和招弟姐刚准备去山里找你。”

    “我没事。”洪梅果放下猪草,把背篓里的草药拿出来。

    洪招弟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地上得猪草,不解问,“果子,你拿猪草回来做什么?”

    洪梅果只是笑笑,不说话。之后把猪草去掉,露出两只野鸡来。

    洪招弟和洪梅花被这吓到了,洪招弟连忙提起野鸡走进屋里,“快,我们快进屋,可不要被人看到了。”

    早上那会,刘祖父他们是趁黑下山的,所以没给人看到。现在大白天的,这人来人往的可容易被人看到了。

    一进屋里,洪招弟放下野鸡,说,“娘,果子拿了两只野鸡回来。”

    “野鸡?”洪秋氏疑惑的看着地上的野鸡,她看着走进来的洪梅果问,“这是你刘大叔给你的?还是你三叔婆?”

    洪梅果摇头,“婶子,都不是,这是别人给我的谢礼。”

    “谢礼?什么谢礼?”这下子,洪秋氏更疑惑了,好顿顿,这谁送的谢礼啊?还是在这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里,送这么大的谢礼,怕是不安好心。

    见洪秋氏一脸不安,洪梅果知道她想岔了,连忙把自己早就想好的说了出来,“刚才我在挖草药的时候,见人被毒蛇咬了,我在附近找了草药给他敷下去。这野鸡是他给我的谢礼,说是感谢我救了他。”

    听了这,洪秋氏相信了。最近,山里老是有人被蛇咬了,所以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她问,“那这野鸡你是怎么拿下山的,山下那些人见,一定会抢了过去的。”

    洪梅果说,“这野鸡,是那人从山上扔下来,我下山绕过去捡回来的。所以山下那些人,看不到。”

    在一旁听着的洪生贵,突然问道,“果子,你救的那个人,是不是十五六岁,长得一脸凶的?”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这野鸡他看着眼熟。

    “对啊,二伯认识他?”洪梅果心乱跳几下,她没想到洪生贵居然认识那少年。

    洪生贵点头,说,“我们在山里打猎的时候见过,他和我们前后下山的。”

    洪秋氏这才反应过来,她脸色大变,“什么?果子你救的是个男子?当时周围有人在吗?”

    她就说哪里怪了,要是救的是女子,哪有女子会打猎,还这么大方给了洪梅果两只野鸡。

    洪梅果老实摇头,“没有。”

    不等洪秋氏开口教训,洪生贵就替那少说话,“孩子娘,不用担心。虽然只见那少年一面,可我看得出那孩子是个好的。他不会乱说什么的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事关清白名誉,洪秋氏不敢马虎,“就一面,你怎么就知道那人是好是坏了。要是他把果子救他的事说出去,那会周围又没有人,那果子的名声可就没了。”

    洪生贵说,“真要是这样,我看那孩子会愿意负责的。”

    洪秋氏见洪生贵手臂往外拐,很是生气,“孩子他爹,你才见人一面,怎得那么看好那个孩子?”

    洪生贵拉着生气的洪秋氏,让她坐下来,之后慢慢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大家。

    “听刘叔说,几年前,这孩子在熊瞎子的掌下,救了他舅舅一命。那会他们和刘大叔一起下山,在半路中,这熊瞎子突然出现,大家都慌了。他舅舅因为摔一跤,走慢了几步,眼见就要被熊瞎子一掌拍下去。那孩子走过去,把他舅舅推开,自己被熊瞎子给抓了一爪子,脸上都出血了。”

    “熊瞎子闻到血兴奋起来了,伤了好几个人。这孩子也聪明,知道自己的血可以引开熊瞎子,他就拼着一口气,自己跑开,把熊瞎子引开,这下子大家才得救了。”

    “中间不知道那孩子发生什么,等大家追上去,就看到熊瞎子躺在哪里痛苦叫着,可却不见那孩子。之后大家把熊瞎子射死,就在附近找孩子。一半人下山买猎物,一半人在山里找了一天,总算是在半山腰找到人了。”

    “幸好那孩子自己会找草药敷着,要不,流了那么多血,有这么才找到任,怕是难说了。我听刘叔他们说,那一抓,几乎见骨了。虽然现在伤好了,可脸上的疤还在。”

    “说起来,那孩子可真坚强!要换是我,我没在熊瞎子面前尿裤子就好了。那会想得那么多,还救那么多人。”

    看着一脸怜惜的洪秋氏,洪生贵反问,“你说,这么有情有义的孩子,他能坏吗?”

    洪秋氏摇摇头,听了这些,她可心疼那少年了,“那会这孩子才几岁,就遇到这样的事,她爹娘怎的就放心让他上山打猎。”

    说到少年的父母,洪生贵也难得露出同情的眼光,他说,“这孩子也是可怜!他自小就长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加上家里过的不好,出了好些事,他爹娘觉得这是因为他,所以自小对他不好。”

    “还是他舅舅去了家里,见孩子每天受苦受累,都瘦成只剩一层皮。加上他家的婆娘生不了,就把孩子要了过去。不过他舅舅知道孩子大了,也不好叫他该口,就一直让叫舅舅。”

    “这孩子也是知恩的,一直对她舅舅舅娘很好,打到的猎物都交了上去,从没怨言。”

    洪秋氏没想到少年这么多灾多难,心里很是可怜那少年,都把之前的事给忘了。

    “唉!这都是命啊!就是可怜这孩子,那么小,就经历这么多磨难。幸好人是好的,也不枉他舅舅舅娘的一番苦心。”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