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作者:戈壁泰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就放心吧,这是我来处理一切文本当当!”对方还想继续详说,但他却被北一句话给堵回去了,并且还对他一阵都要拍的肩膀安慰。

    对北来说一切没问题,没难题稳稳当当的,哪里会像他所说这么的复杂夸张。

    最终对方也只能嗯一声点点头,然后露出那一抹的沮丧。

    简单的洗漱完过后,北来到了门口出这正是宋快乐的一个屋。

    一回到家宋将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大门不迈二门不出,而且一个人在那里,就像这闭关修炼似的。

    也就是因为他的这种脾气这种态度,让他们一家人都觉得是心里乱糟糟的,自然而然的在家里面都显得干着急。

    在北来到门口后很有礼貌的,轻轻的敲了门,可能对方根本就不听,也不理会。

    “喂,小舅子赶紧的开个门,咱们有什么话好好的聊,我进去跟你叙叙。”北说的很随和,最起码能够让对方放下心中的隔阂,能够真正的放平心态,这样也算是降低了他双方之间的差距。

    但是对方回应道:“我说了自己我都摔了,求你们了不要再问了行不?我现在很想累休息,我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哥们的语气显得特别强硬,而且门已经从里面反锁。

    也就是说对方现在是闭门谢客,任何人都不见也不想交谈,好像整个人都快自闭了。

    北耳朵贴在了门框处,能够依稀的听到了屋子里面响起来,断断续续的抽屉。

    他猜到对方肯定是在屋子里面一个人偷偷的流泪,肯定受到了委屈,在外面被人家欺负或是误会等等,所以才会在家里面显得特别无奈。

    宋佳和王玉兰他们母女二人在门口特别着急,来回的团团转,甚至还想顺着门缝的位置向里面多看两眼,因为现在小孩闭门谢客在屋子里面哭,他们就害怕是不是这家伙会瞎想,或者说是做出什么冲动鲁莽的事。

    北还是比较淡定的,对他们娘俩一个劲的安慰道:“你们俩就放心吧,今天有我在这出不了啥事呢,就在一旁安心的待着就行!”

    北话说的很绝然,似乎对这件事情他很有把握,胸有成竹。

    他们娘俩嘴上说不担心,但是他心里面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觉得万一这傻孩子在屋子里面做出什么坏事,或者说犯浑的话该咋办,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他们俩必须在门口盯着,然后观察一下到底是怎样一情况摸清楚具体是怎么解。

    北费了一番口舌后咽了咽水道:“孩子我非常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这样下去根本解决不了事!”

    “你放心,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进去跟你好好的聊,咱们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直接敞开心扉,不要有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我也不是坏人!”

    说完从口袋中拿出两根铁丝插在了那门缝里面,小心翼翼的捣鼓起来。

    北的操作特别简单严谨,而且耳朵贴在了这门缝位置,是能够依稀的听到里面的一些动静。

    来回一系列的操作过后,听到咔嚓一声里面的门居然就这样直接随即被打开了,宋佳和王玉兰他们的人眼看着有些愣吃。

    就连宋佳自己都不知道,北居然在开锁方面还有这么高能力。

    倒地明明已经把门从里面反锁了,对方居然能够这么简单的依旧把门给打开,足以能够证明这是很了得的一个境界。

    北可不这么认为,觉得自己这样做也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把这小舅子给自己照顾好,然后让对方能够放平心态,不要有这么多心理压力。

    走到跟前后,缓缓的把这房门给打开,而北自己也随即直接走进。

    宋快乐一个人正抱着枕头,然后斜着身子,身子躺在床上,而且声音中还穿插着哭声。

    “你说一个男子汉居然跑到了旁边,而且还偷偷的哭,觉得能不能稍微有点骨气啊,你说大男子汉的就不能够挺直腰杆吗?这么哭泣能够解决的了事情吗?”北踮着脚尖走过来,随口对他一说。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可把他给吓了一跳,立马就嗯了一声,然后瞪着老黄脸露出了满满的不相信。

    “你到底是怎么把门打开的……”他说话断断续续的,对这一个陌生的姐夫一点都不了解,可是却没曾想人家居然会这么逆天上来就把门给打开。

    这即使有过人之处也不至于显得这么逆,天嘛,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懵逼了,这北的实力确实让他觉得有点超乎想象。

    北笑了笑,晃悠悠的从里面走过来,并且说道:“其实也没啥难度了,你这屋子里都是属于老式房门,只要想做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所以男人也是一样,只要是想去改变,没有什么处理不掉的!”

    北话说的很有哲理性,其实也就是在偷换概念,自以为是的交谈吧。

    对方一个劲的苦笑过后,整个脸上露出那一丝的无奈,然后一个劲呵呵的摇头。

    而在眼下,北就随后把这个门给关上,并且拉了个板凳在旁边坐着,两个人就开始在这个事情上进行了一些细细闲聊。

    在屋子外围,宋佳和王玉兰他们母女二人正在忧心忡忡,急得团团转,很想进屋里面听见这两人到底是在谈论啥事,但是这房门已经紧闭,所以他们只能在旁边干着急却解决不了,啥事也进去不了。

    “闺女,你说这北能够把人给劝回来吗?你说咱这孩子到底是咋了呀?宋快乐平时在外面这么听话怎么就……”话说到一半,他这个当母亲的就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去陈述了,直接停顿一下,然后开始在一旁呜呜的哭了起来。

    他一想到这些事就感觉心里面莫名的伤心难过,眼泪水也就止不住的往下流,根本不争气,控制不住。

    宋佳急忙安慰道:“妈你就放心,北一直以来都是很厉害的,他在各方面都很优秀,其实只要能够做好所保持的事情,自己从来没有做不妥!”

    宋佳说的这番话,似乎对北很有自信,而且对他的这一番说辞更胸有成竹。

    老妈被这么一说也只好听了对方的意思,嗯了一声点点头,接着看到脸上露出满满的窘态。

    这个情况下他还从来没想过到底该怎么去解决,所以一想到这些事,就感觉心里面就格外的混乱。

    在屋子里,北翘着二郎腿,看着宋快乐后摇着头笑道:“瞧瞧,瞧瞧你现在这副样子,感觉就像是一个弱者,作为一个男人,你这样一直一来懦弱的话,感觉一点的意义都没有……”

    “胡说,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乱语,你再胡说八道不要再说了,闭嘴呀,赶紧出去,你赶紧出去,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去解释,你才是懦弱的,我不想听你胡说八道。”北的一番话把对方给彻底的激怒了,宋快乐直接大着嗓门吼了起来,甚至还在用力的想把他给推出去,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有什么事情他不需要外人在指指点点的,更何况他和北一点都不熟,虽然对方是他姐夫,但第1次见面还不知道对方不一定如何,所以就更不能听对方在旁边指指点点。

    但北却哈哈的笑,宋快乐越激动,他又反倒觉得越新奇,那就说明自己的这番话起了作用,就是为了能够激发对方的斗志。

    所以他继续做道:“看看瞧瞧你们现在在家里面,老弱病残你爸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你妈一个人在外面去摆摊,你姐在外面一个人打拼,你作为在家里面的男子汉,难道就不需要成为一个顶梁柱吗?我知道你品学兼优,但你有的时候不能够懦弱,绝对不能够像这些敌人说不……”

    北说的口干舌燥,又喝了两口茶,脸上始终是挂着那一抹笑容。

    宋快乐居然都被电打了,整个人愣在了,当场也不在咆哮不在争执,就那样愣愣的,一个人发呆看着地板出神。

    他是在想着自己种种的事情,在回忆着自己的经历以及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北已经看到了效果,就是他所看到的画面,知道这事妥了。

    所以当对方犹豫的时候,他再次补充道:“所以呢,这件事情你自己要好好的掂量一下,考虑清楚了,千万不要再一个人自我麻痹,有些时候这机遇不等人,你自己应该是学会把握!”

    “我今天这些话想必你已经弄明白了,已经知道了到底是咋回事,我知道你肯定在外面被人家欺负了,今天今天我回来了,作为你姐夫,假如你要是想讨回一个道理,我会给你撑腰!”说完北的手指轻轻的敲打在他的桌面上,就等待着这个宋快乐的答复。

    切,还是需要看对方的态度,不然就等于是自己一厢情愿。

    宋快乐迟迟未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