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猪队友

作者:天极水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ntent

    宋玉毕竟还是太年轻,所以在见到赵炅出现在自己面前之后,就觉得以赵炅的身份应该不会做出格的事,最多也就是吓唬一下自己,而且要说起来,他父亲虽然是苏州知府,但是和钱王井水不犯河水,宋宪到任之后还曾经专程去拜访过钱王,就算钱王看宋宪不顺眼,也不至于让儿子对自己动手。

    正因为有这个想法,所以宋玉发现宴席上的场景不堪入目之后,也就打消了和赵炅虚与委蛇的念头,果断起身告辞,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但是想来赵炅的船也不会修到荒郊野外去,再想起上船时看到的点点灯火,他觉得自己就算找不到回家的路,至少也可以找到人求助。

    没想到赵炅直接打碎了他一厢情愿的念头,他冷笑着对你宋玉说道:“你以为你还走得了吗?”他说道:“没人知道你在这里。”

    宋玉吃了一惊,看着赵炅脱口说道:“你想干什么?”

    “你是个男人,我还能干什么?”赵炅吓住了宋玉,更加显得从容不迫,摩挲着手中的酒杯,慢吞吞地向宋玉说道:“你我皆是官宦之后,自有许多共同之处,何必闹得剑拔弩张?”

    他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向宋玉说道:“长辈们事务繁忙,我等晚辈当分其劳忧,今日正要与宋世兄交好,同谋进退,世兄何不宽坐且听我解说?”

    “你想用我威胁家父?”宋玉好歹也是官二代,立刻就明白过来,向赵炅怒道:“痴心妄想。”

    赵炅并不生气,只是笑嘻嘻地打量着宋玉,慢吞吞笑道:“我父堂堂钱王,威胁你一个四品的知府老爹有什么用?”他说道:“不过是我这作晚辈的多事,想私下里多亲近一些,若是长辈差遣之时,也好有所作为。”

    他看着宋玉,淡淡笑道:“建功立业,世兄宁不动心乎?”

    宋玉迟疑了一下,摇头说道:“郫县侯有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宋某无才,唯立身中正,世子之事不敢与闻,告辞。”

    “冥顽不灵。”赵炅摇头叹了一口气,淡淡说道:“来人啊,送宋公子去底舱暂歇。”

    宋玉怒道:“你竟敢囚禁于我?欲置王法于何地?”

    赵炅笑了起来,摆手说道:“快把这个蠢货拉下去,我都忍不住要笑了。”

    赵炅的声音刚落,宋玉身后的房门就被推开了,一个清脆的声音笑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倒是不枉我一场奔波。”

    随着这个声音,只见房门外一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进来,就在大家以为他会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他就“噗通”一声直直地摔倒在地上,然后一动也不动了,吓得陪坐的女子们惊声尖叫起来。

    宋玉凝神看去,一眼就认出这个扑倒在地上的正是在船舱门口扶住自己的那个人,这人身法相当高明,然而不知道怎么竟然被人无声无息地制住扔进房间里来。

    赵炅等人也大吃一惊,纷纷站了起来,赵炅皱眉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

    没等他把话说完,大家就看到一个青衣少年负手走进门来。这少年大约十七八岁年纪,一头黑发盘在头上,穿着一身粗布短衫,明明打扮得像是一个农夫,然而皮肤细腻,气质雍容,又好似贵胄公子一般。

    宋玉刚才听到声音,心里就已经有所怀疑,只是当时觉得不可能,这时看到真人,心中再无怀疑,脱口叫道:“陈兄?”

    陈琼看了他一眼,摇头说道:“你是传说中的猪队友吗?”他说道:“那家伙问我是谁,你就立刻告诉他答案?屁股坐到哪边去了?”

    宋玉一愣,呆呆问道:“不应该告诉他吗?”

    “不。”陈琼说道:“只是不应该这么容易就告诉他。”

    宋玉继续愣,毕竟他并不是总有机会经历这种场面,难得遇上一把,所以显得很有求知欲,“那我应该说什么?”

    这倒是一个陈琼没有想过的问题,所以他想了一下,说道:“这种时候,你喊六六六就行了。”

    陈琼答应了乔木的请求之后,立刻施展轻功赶进苏州城里,也不去找宋宪,直接去了城中的洛阳楼。

    洛阳楼的人,陈琼只认识一个林君萍,很显然这位花后不可能正好在苏州城里,所以陈琼为了不浪费时间,进楼后直接露了一手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成功见到了苏州洛阳楼的楼主,然后表明身份,拿出乔木拼命带给他的淡红色粉末,请对方辨认。

    皇家水运从一开始就在云二娘的撮合下与洛阳楼合作,苏州洛阳楼主自然知道陈琼。这时看到传说中文采风流的郫县侯竟然是如此少年人物,差一点自荐床第,简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但辨认出了淡红色粉末,连宋玉可能是被赵炅掳走都猜出来了,于是陈琼一点冤枉路都没跑,直接找到了楼船这里,毕竟很多人都知道赵炅喜欢流连此地,而这楼船哪里都像船,就是不能当船用,从建成那天起就没挪过地方,实在太好找。

    陈琼不再理会一脸蒙蔽苦苦思索六六六是啥意思的宋玉,转头看向赵炅说道:“你就是钱王世子?”

    “不错。”赵炅最担心的就是别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毕竟见到人就喊“我爸是钱王”实在太蠢了,怎么看都是智商不太高的样子。

    所以对方提前认识自己真是太好了,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所以他傲然说道:“你是何人,敢在孤面前撒野?”

    陈琼“嘁”了一声,讥笑道:“蛤蟆吞天,你好大的口气。你一个世子,孤是你能用吗?等你老子死了再用吧。”

    对于陈琼来说,他还真有理由diss赵炅,毕竟他是正经皇封的郫县侯,还曾经做过正五品的都水使者,就这个资历,登门拜访赵沐,赵沐都得开中门相迎的,赵炅虽然顶着世子的头衔,身上可没有爵位,要想在陈琼面前摆谱,还真得等他老子死了,自己当上二等王之后再说。

    赵炅当然不知道陈琼是怎么想的,虽然郫县侯现在名满天下,不过毕竟只是传说中的人物,别说江南道没人见过他,就算有人远远见到,不是熟悉的人,见到打扮成这个样子的陈琼也不敢认,更别说猜到陈琼的身份了。

    所以赵炅当时就怒了,喝道:“大胆狂徒,还不与我拿下。”

    话音未落,只见陈琼突然转身,抬起右手一掌拍出,只听啪的一声,正好与从门外悄然袭来的人对了一掌。宋玉眼快,一眼就认出偷袭陈琼的人正是将自己掳来的那个侍女,心中一动,叫道:“小心她用毒。”

    说话之间,他看到空中有淡红色的烟雾散开,已经笼罩住了陈琼全身。ntent

    剑履江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