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作者:庞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玉云将她拉下来蹲着,二人一起择菜。梁晚从没有干过活,还是玉云手把手教她才学会。早饭虽然简陋,但是几个人坐在一起却十分温馨。玉通吃过东西继续去院子练习,最近有点忙,武功都懈怠了一些。

    梁启用过饭,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就出门了,趁着天色还早,他得赶紧去找个好位置,去晚了可就没了。最近他的生意不错,昨天更是赚了一百文,他又进了一些新奇的货,希望今天又是个好日子。

    梁启的地摊摆在离千喜楼不远的街角,这一处人来人往,是一个很好的摊点。梁启如今卖的东西很杂,有绸布,也有小孩子玩的玩意,还有一些女子用的珠钗首饰,还有玉云做的绣帕也在其中。

    “看一看瞧一瞧,好用不贵,好用不贵”,梁启摆好东西开始吆喝起来,他已经很久没做过这样的事了,想当初他一开始也是摆摊子卖杂货的,后来富裕的时间久了也养薄了脸皮,如今生活所迫,不得不又拾起以前的营生,一开始他还放不下面子,但是面子哪有肚皮重要,他总不能让家里孩子跟着饿肚子吧。

    “老板,你这帕子还可以啊,怎么卖?”,一个妇人拿起玉云绣的狸猫帕子问,

    “这是家里小孩做的,手艺不精就是拿出来卖着玩儿的,您要是想要,给个两文就好了”,梁启扬起笑脸,言语亲切。妇人估计是要买给家里小孩用的,可能也就图个童趣,要是图的手艺估计是没人会买的。

    “成,再给我拿一条那个锦鲤的吧,两条都要了”,

    “好好好,四文钱”,梁启将帕子叠好递给妇人,“夫人您收好,下次再来啊”。梁启笑脸迎人,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也是为什么他生意比较好的原因之一了。

    “老板,你这钗不错啊”,一个身着棉布衣裙的女子看见他摊子上的木钗款式不错便上来询问,

    “姑娘眼光好,这是桃木钗子,虽然材料不见得多贵重,但是样子都是独一无二的”,梁启将木钗递给她瞧。钗子打磨得光滑,上面还上了一层蜡,看起来简朴素雅。

    “这钗怎么卖?”,

    “不贵不贵,十文一支”,

    “我要这支”,

    “老板,我也要一支”,因为这桃木钗款式不错,价格又便宜,不一会儿就有女子妇人聚集过来,

    “夫人小姐们别挤,都有都有”,看见自己的东西那么受欢迎,梁启高兴得合不拢嘴。这一下带出来的钗簪就卖出去了大半,两百多文也被他收入囊中。

    “掌柜的,你看那人”,对面香宝楼的掌柜早就将那边的情况看在眼中,

    “没事,我们这的东西可都是真材实料的,他那都是些破烂货,不必担心”,香宝楼掌柜的信誓旦旦,不过事实却并不像他想的那样,久而久之他的生意越来越不好,以往的客人也都梁启吸引了过去。

    “掌柜的怎么办?那人现在可不仅卖一些便宜货了,水头好的玉饰,还有一些高档的东西他也卖了,再这样下去,咱们的生意可就没了”,

    香宝楼掌柜的皱起眉头,原以为影响不了自家生意,没想到他小看了他,这才过去多久,他现在连以往一半的生意都没有了,反而是梁启做的风生水起,连车摊子都做出来了,再让他这样下去他香宝楼岂不是趁早关门大吉?

    掌柜的凑到小厮耳边说了几句话,小厮点头,拿着他给的银钱出去了。梁启正给客人拿东西,这边却有一男子气势汹汹地过来,玉钗被重重扔在他的摊面上断成几节,“老板,我看中你的东西,出钱和你买下,没想到你居然用假货骗我们,要不是我懂一点门道,我娘子都要被你给骗了”,男子正是香宝楼的小厮。

    梁启拿起玉钗的断片查看,这根本不是他卖出去的东西,“这位客官,你这东西并不是我这里的,你是不是记错了”,周围陆陆续续围过来一些人,那小厮看人慢慢聚过来了当即反驳,

    “这东西就是你们家的,前些日子我娘子还在你这里买了桃木钗,看你东西做的好才又来光顾,没想到你卖假东西就算了,现在被揭穿了还否认起来”,小厮从身上摸出一根桃木钗扔出来。

    这确实是他卖的桃木,但是那玉钗却不是,梁启也不是什么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自然知道这是有人看不顺眼自己了,但是因为他的这番话和扔出来的东西,旁边不知情的人已经明显对他投来怀疑的目光。

    “这位客官,桃木钗是我卖的不错,但是这玉钗却不是我这里卖出去的,你的玉钗根本就是杂玉做成的,虽然我不过是小本生意,做的都是款式买卖,但是玉质比你这支好上太多”,梁启将自己的玉钗拿出来和他扔过来的放在摊子上对此,确实,那人扔过来的那支真的比他这里的差上许多。

    这时周围的人又向那小厮投去异样的目光,小厮当即哼的一声,“就是因为这根玉钗品质不高,所以我才来找你讨个说法的”,

    梁启看他依旧不依不饶,又从玉钗的款式说了一遍,但是即便他再怎么辩驳,那小厮依旧不走,反而大吵大闹要砸他的摊子。现在即便他没有错,但是这事情闹得这么大,以后他该怎么做生意,但是让他顺了他们的意承认那也是万万不可的。

    “怎么,没话说了吧,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把你的摊子砸了,让你再骗人”,小厮看他不说话,以为他蒙了,再过一会儿,梁启还是没动静,小厮叫嚣着人上去拆摊子,

    “住手,住手,你这钗子根本不是我这卖出去,你们这是不讲理,我要去官府告你们”,梁启不想和他们硬碰硬,但他也不是好欺负的。

    “有本事你就去告啊,卖假货你还有理了”,小厮带头上去将他摊子上的东西扫在地上,虽然旁边的人没有上来掺和一脚但是也没有出手帮忙,一个个都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住手”,玉通出门看见前面围着一群人,想到这是梁启经常摆摊子的地方立即上前。小厮被玉通制住双手,赶紧叫人上来帮忙。

    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小厮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来,还带了好几个人,其中两个就会使用灵气,饶是玉通再怎么有天赋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几个成年人一起围着他,梁启又一直被另一个人拖着,这一下两个都被人打倒在地。

    小厮揉了揉刚刚被捏住的手腕,心头燃起火气,“给我打,使劲打”。玉通被两个人摁在地上,被小厮重重地踩着脸。突然一道气流打进了小厮的脚踝,踩着他的人发出一声惨叫,趁着身上的力道一松,他猛地挣脱身上的束缚朝梁启那边冲去。

    “梁叔,你没事吧”,梁启被他们刺穿了手臂,其他的都是皮肉伤并无大碍。大陈律法,凡是大陈子民都不得用灵力伤人,如有人犯,轻则牢狱,重则处死。现在,梁启倒是担心玉通恐怕惹了麻烦了。

    果然,小厮看见自己流血不止的脚踝朝着二人大叫,“你们等着官府的人来抓你们吧,你们最好祈祷我的脚没事,不然你们就等死吧”,小厮骂骂咧咧地赶紧让人将他带走。而这边人也渐渐散了,地上遗落了一堆东西,二人只能一点一点捡起来,今天的生意是做不成了。

    “梁叔,你去看大夫吧,这里我来收拾”。事情发生在千喜楼附近,朱贵自然也知道了,不过等他过来的时候已经人走茶凉,只有玉通还在收拾东西。

    “掌柜的,我能不能迟点再回去,等我把这些东西收拾好了我就立刻回千喜楼”。朱贵看他脸上的青淤还有手上的擦伤心里叹了口气,

    “没事,你把东西收拾好了再过来就成,要是有伤就赶紧治,别瞒着,不够银钱了就跟我说”,

    玉通十分感激朱贵,毕竟能像他一样做到这个地步的人并不多。“谢谢掌柜的,我身上的伤没有大碍,等我把东西放好我就回去上工”。

    朱贵也不再劝他,摆摆手让他离开了。千喜楼二楼雅厢,陈昊和张寒临窗而坐,面前的清茶袅袅。张寒将下面发生的事情都尽收眼底,看着落荒而逃的小厮心里转过思绪。

    “你这相识武艺不错,要是以后能发挥所长一定有一番成就”,只可惜如今生活所迫,浪费了这一身才华。“听说他也是今年的秀才?”,

    “是”,

    “看来肚子里也有几分墨水”,不管他是侥幸还是实力,能通过童试的人总归是有几分才识。陈昊倒是很欣赏那玉通,能文能武,有责任担当。“你可以抽空去梁家看看”,

    张寒皱起眉头,如果他想让他劝玉通投入他的帐下他是不太愿意的,如果玉通出了什么差池,他怎么对得起玉叔玉婶,又怎么能让玉云再次承受丧亲之痛。但是他如今是陈昊的臣,自然要以他马首是瞻,于情于理都让他无法选择。

    “好,那我明天就去一趟梁家”,算了,这事还是得玉通做决定,到时候再看吧,说不定他并不愿意。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