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作者:庞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叔叔,我们走吧”,他们如今还站在黄府大门口,这里人来人往的,时不时有人看过来。

    “我带你去千喜酒楼吧,那的掌柜与我相熟,说不定会让你留下来”。那千喜酒楼以前濒临倒闭,后来他资助了一些银钱才让它度过难关,如今生意越来越好了,成为琉璃县最大的酒楼。梁启带着玉通离开了黄府,走去千喜酒楼,里面人声鼎沸,台上说书人讲到激动处下面立时有人鼓掌。

    “朱老板”,

    “诶,梁启兄,你都好久不来了,朱老板可不敢当,您还是叫我一声朱兄弟吧”。千喜楼的老板姓朱,单名一个贵字。朱贵将他们带上了二楼一个安静的雅间,叫人送上了饭食美酒,“多日不见,今天梁启兄一定要和我痛饮几杯”,朱贵给他满上,也给一旁的玉通也倒了一杯,

    “这是玉通,一个好兄弟的孩子,父母早亡留下他们兄妹二人,我看他们孤苦将他们接了过来”,

    “原来如此,梁启兄仁善”,朱贵也听说了他的事,从前梁启可是琉璃县最富有的人家了,可惜一场意外让他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朱贵也为他感到遗憾。“梁启兄的事我也听说了,但凡我能帮得上忙的,您尽管提,当年要不是梁启兄出手,我这酒楼也不会有今天”,

    “今天来确实是有事请你帮忙,这小子今年十四了,想找份事情做,不知道你这里还缺不缺人打杂?”,

    “朱叔叔我可以打扫跑堂,不怕辛苦,做什么都可以”,玉通卖力劝说朱贵,希望他能给他这个机会。

    “嗨,我当是什么事呢,可以可以,就让他上菜跑堂,一月三百文”,朱贵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给孩子找个事情做。

    玉通脸上一喜,当即感谢他。“多谢朱叔叔,我一定好好干”。

    因为朱贵一直拖着不让走,所以他们直到黄昏才离开酒楼。“你明天去上工一定要好好干,不要给人家惹事知道吗?他也不容易”,玉通听着倒像那朱老板是有故事的人,没等他问,梁启就慢慢和他说了那朱贵的往事。

    朱贵原来是京城人士,他的父亲在京城当官,只不过和朝中新贵蓝家一直不对付,一次南下巡视,因为当时私盐昌盛,朱贵的父亲奉命去调查此事,不过那些走私盐的贩子像提前收到的风声一样,一个个将事情处理的干干净净,他回京复命不久,蓝家就指控他收受俸禄,原因是他走后不久,私盐又昌盛起来。

    康元帝大怒,将他们一家老小发配边疆,祖父祖母在路上就没撑住病死了,边疆苦寒最后就只剩了他一个人,后来他不知用什么方法逃出来改名朱贵,这也是他当初感念他帮扶之恩才说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那这个朱老板可够可怜的。

    “不过他现在也算苦尽甘来了,他的妻子贤良,在他最难的时候也没有离开他,还给他生了一儿一女”,梁启感慨,想当初他贪花好色,玉大湖还劝他要收敛,只可惜他不听,导致他的原配郁郁而亡,后来又另娶了妻妾,若不是这次困境,他都看不透枕边人的真心,因此也下决心弥补梁晚,尽到他这个父亲该尽的责任,不然百年之后他怎么有脸面再见亡妻。

    梁家,玉云正陪着梁晚跳格子,刚刚二人踢毽子梁晚一直踢不过她,最后还是她看梁晚脸色不好才提议换一种游戏。从前梁晚是大小姐,哪有人会让她输,都是让着她的,因此她也一直觉得自己的毽子踢得很厉害,而这次和玉云一起玩,她都输了很多次了,自然也知道自己的水平在哪。

    “爹,你回来了”,梁晚眼角余光看见进来的梁启和玉通,玉云听见她的声音转过身去也看见了他们,

    “哥,梁叔叔”,

    “晚晚和小云在玩游戏啊,吴嬷嬷做好饭没?”,

    “快了老爷”,吴嬷嬷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梁启大声吩咐,

    “今晚不用做那么多,我和玉通在外面吃过了”,

    “好嘞”。

    “哥哥找到事做了吗?”,玉云拉着他的袖子问,

    “找到了,明天就去”,

    “真的,哥哥真棒”,玉云露出开心的笑容,这样她们在梁家也不是白吃白喝了。

    “玉哥哥明天就要去做事了?去哪里?”,梁晚倒是对他的去向比较好奇,

    “是千喜楼,去做跑堂的,还是靠得叔叔才找到的”,玉通看着梁晚,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说到千喜楼梁晚是知道的,以前爹爹帮过他,他的酒楼平时出了新的菜品都会送到府里给他们尝的。

    “那挺好,朱叔叔是个很好的人,以前经常给我们送一些新奇的吃食”,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个朱老板是什么人,唯独玉云一脸迷茫。梁晚看她迷惑,特意跟她解释了一番,玉云这才明白。

    “小姐,吃饭了”,随着吴嬷嬷的一声叫喊,聚在院子的四人这才散开。梁启和玉通是吃了东西回来的,所以并不饿。如今天色已晚,今天梁启没有出摊,这会自然要回去收拾东西明天早早出去,而玉通则留在院子做每日的修炼。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玉云也已经习惯了梁家。“哇,你绣得好好看,你怎么那么厉害”,梁晚看着玉云绣的牡丹大为赞叹,

    玉云笑笑,收下了她的赞美。“我娘在的时候教我的,她的绣功很好”,自从罗氏去世后她的性子变得安静下来,绣功也突飞猛进,虽然没有罗氏的十分之一,但是也有了形态神韵。

    “我是不是勾起你的伤心事了”,梁晚直直地盯着玉云,她的脸上没有伤心的神色,但是失去娘亲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反正她就经常会想起她的娘。

    “没有,我现在已经不伤心,爹娘不在了我还有哥哥陪着,而且娘不喜欢看我伤心的”,玉云如今也算想通了,不再纠结于罗氏过身一事,但是偶尔想起还会伤感。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