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作者:庞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回去的路上罗氏还安慰她,让她不要担心。“娘,你一定要好好的,云儿不想失去你”,

    “好好好,娘也舍不得云儿”,玉云被罗氏抱着,眼中泪意莹莹。四月的天终于开始暖和了,随之而来的是梅雨纷纷。一转眼还有三天就是童试,母女两人收拾了东西就去了琉璃县,玉通早就开学了,正在学院准备三天后的考试。

    刘府,淅淅沥沥的小雨打湿了屋檐树木,两个婢女冒着雨提了水脚步匆匆,进到房间后婢女重重放下水桶,水桶中的水一不留神就撒了出来,打湿了婢女的鞋袜,

    “真是要死”,婢女打扮得俏丽,鞋子也是新作的绣鞋,这雨天已经不好了,这一下直接将鞋子湿个透。张寒一直坐在桌前看书,对于她们弄出来的动作并不理会。“好了好了,小声点吧,鞋子湿就湿了”,另一个婢女轻声劝她,让她歇歇怒火,但是这段时间早已经习惯安逸舒心日子的她又怎么愿意,蹙起娥眉大声嚷嚷,

    “你知道什么,这上面的绣花样子可贵了,我废了好多心思才做好的,万一弄坏了怎么办?”,说完狠狠瞪了一眼里面的张寒。她越想越气,要不是要伺候这小子,她的鞋又怎么会湿。旁边的人一直拉着她,俏丽的婢女微微一笑,冲着里面的人娇声道,“公子,热水已经好了,您可以沐浴了”,

    这么多天了,殿下也没有传过他,估计他早就被殿下忘记了。张寒不知道婢女心里所想,合上书就往外头走,“公子,我们刚刚提水的时候伤了手,恐怕这水得您自己倒了”,俏丽婢女脸上没有半点惭愧反而理直气壮得很,

    张寒并不理会她们的,直接提起地上的水往里面走,以前他在张家干的就是这样的活,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而那两个婢女在他眼中虽不友好,但是也没有对他如何,最多不过是让他自己做一些事情。

    张寒不计较,但是那个婢女却不肯善罢甘休,趁他不注意偷偷伸脚绊倒了他。张寒看见她伸脚过来立马抬脚就要跨过去,但是那婢女不依不饶,直接抬高将他绊倒。

    温热的水瞬间倒在地上,张寒也趴在了水中浸湿了衣物,婢女露出一丝快意,将剩下的一桶水直接倒在他身上。张寒正要站起来,身上一股大力直冲他的头部,头发被水打歪,水顺着头顶流下,狼狈又难堪,房间里婢女指着他发出尖锐的嘲笑,笑声畅快又讽刺。

    他眼中迸出冷冽,正要发作的时候外面突然出现一声呵斥,“放肆”,门外传来十三皇子的声音,婢女停止嘲笑立刻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求饶,

    “殿下恕罪,殿下恕罪”。陈昊没有想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且不说张寒在他这边是什么位置,就算他只是一个客人也由不得下面的奴仆那么放肆。

    今日他想着过两天就是童试过来看看他目前如何,没想到才进门就看见张寒浑身湿透,形容狼狈,而房间中的两个婢女,一个正低声劝阻,另一个则放声大笑,脚边还有一个空空的水桶,当下怒上心头。

    “来人,将这两个拖出去乱棍打死,以后谁要再犯,就是她们两个的下场”,陈昊十分生气,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目无尊卑的奴婢。两个婢女磕头请求饶恕,但是陈昊此刻冰着脸仿佛在看死人,两个婢女被拖了出去,外面传来木棍打在人身上沉闷的声音还有婢女的尖叫,没过多久声音停了,士兵回报二人已死。

    张寒换过一身衣服出来请罪,“让殿下费心了,是我的不是”,

    陈昊皱眉,“你怎么不早和我说”,刚才审问了那两个下人才知道原来她们这么待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过是些小事,她们也只是行事不妥,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今天我也才知道她们胆子不小”,尤其是旁边那个总是不出声的婢女,虽然表面上看,那个俏丽婢女更嚣张,但是大都是由她的同伴挑唆起来的,之前他觉得无伤大雅也就没有告诉陈昊,今天正好碰上了。

    陈昊冷着脸看他,张寒的头发还是湿的,虽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但是刚才那一幕还记忆犹新。他的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刚刚的事不曾发生过一样,陈昊不免觉得他的性子过于软和了,也不知道将来他能不能担起这一份他对他的期望。

    虽然张寒的性子软,但是他在念书这一方面的天赋十分出色,就连裴先生都对他赞不绝口,将来一定是人中龙凤。陈昊也深有体会,毕竟如今他们是师兄弟,除了一开始上课张寒有些跟不上,但是之后他慢慢开始跟上裴先生授课的步伐,有的时候他提出的一些观点连他都自愧不如,要是他性子能再疾恶如仇一些那就更好了。

    因为这一件事,整个刘府都不再敢低看张寒,从前大家只以为他不过有幸得了十三殿下的看中但是到底是一个穷小子,还是和他们一样伺候人的,这一下一飞冲天可不招人嫉妒吗,但经此一事这刘府上下都不再敢怠慢他了。

    陈昊给他又调来了两名新的婢女,虽然容貌没有之前那两个好,但是却十分老实。临走前还着重提醒最近这几日一定要用心伺候,不能出任何差错。

    张寒送走陈昊后,两名新来的婢女重新给他打了水沐浴,还准备了热腾的饭食,可能是因为有陈昊发作再先,这一次的热水刚刚好,饭菜也十分足量,还有陈昊特意送来的一道松花鱼。

    张寒不重口腹之欲,从前能吃饱就不错了,所以养成了现在不重口食的习惯,这也是之前的两名侍女经常克扣他的饭食而他并不责罚她们的原因之一。

    “公子早点休息,有事就唤我们”,二人收拾好东西就悄悄离开了,再过两天就是童试,张寒没有时间去管其他,又一头栽进书海里。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