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范绸

作者:柿子会上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就是!我们讨论跟你有关系吗!”

    叶诚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不买就走行吗,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关你什么事!”一个人喝道。

    叶诚转过身来,直视着众多文人的眼睛,说:“大好的时间你们不去读书习字,背背那四书五经,跑这里来看热闹,有什么脸指责这个人做刺绣,依我看,你们做的事是一样的。”

    众多文人一听,纷纷互相望去,然后个个面露尴尬,四散开来。

    围观的人群渐渐退了去,叶诚将这幅刺绣拿了起来,然后与那个男人并肩坐下,问道:“是你做的吗?”

    那个男人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范绸。”

    叶诚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像是听错了一样,问道:“什么?”

    “丝绸的绸字。”

    “哦,哦。”叶诚点了点头,恍然大悟,模样有些犯愁。

    “喜欢做这个?”

    “贴补家用。”范绸轻描淡写地说道。

    “确实,如果条件允许,谁不想去读遍天下书籍,然后考取功名,为国家做栋梁之才。”

    “我确实喜欢这个。”

    白泽轻咳一声,感觉叶诚这个人在范绸的面前,有些尴尬外露。

    叶诚挠了挠头,说:“理解,人各有好,稀松平常。”

    “你买不买?”范绸问道。

    叶诚从兜里掏出了十两纹银,说:“买了。”

    范绸接过这银子,然后起身离去。

    白泽望着他的背影,说:“你怎么想的,十两买这么个破玩意。”

    叶诚看了看手中的这个物件,笑着说:“我感觉挺有意思的,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是直觉告诉我,最好不要错过。”

    白泽开始嘲笑他。

    “那你慢慢琢磨吧,我先去喝口茶压压惊了。”

    叶诚也走了几步,来到刚才的茶馆那里,老板给这两个人各自倒上了一杯热茶。

    忽然,叶诚看到这个刺绣的背面有一点凸出来的丝线。

    “这是什么?”叶诚皱着眉头说道。

    白泽也凑过去看了看,说:“看,就这种粗操作工,你还想着十两纹银买到?”

    叶诚捏着这点丝线,往外拽了拽。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点丝线越拉越长,似乎没有尽头。

    “看吧,收线都没收好,行了,别抻了,再抻的话你就……”白泽喝完一口茶,抿着嘴看着叶诚说道,却看到了叶诚的举动后,渐渐地停下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只见叶诚抻着一根红线,越来越长,上面的图画也少了很多面积。

    终于,这根丝线抻到了尽头,终于从这幅画上掉落。

    而这幅原本粗鄙的画面上,显现出了一幅更为美妙的图画。

    两只鸳鸯瞬间变得有灵气,生动无比,在湖面上游荡着。

    “假的?”白泽惊讶道。

    叶诚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笑了起来。

    “果然,这个果然是真的另有玄机,我就知道!”

    白泽将这幅刺绣抢过来,说:“这心机还真够厉害的。”

    “哪里有什么心机,我估计那个范绸是想着卖给一个有缘人而已。”叶诚笑道。

    “可真是神奇,用一根丝线将这个原来的刺绣遮挡,若是闪了眼,还真是看不到这原本的风景了。”

    “那个人将来定有作为。”叶诚喝了一口烫茶,说道。

    “那这东西也不值十两啊!”白泽最后说道,脸上还是满带着疑惑。

    叶诚想了想,说:“原来那个,就值十两,现在这个,也就值一两纹银。”

    白泽恍然大悟,却又眉头深锁。

    “原来那个,不知道的人看了,就不值十两,懂的人看了,就想看到原来的模样,但是一旦看了,就不值十两了。”

    叶诚点了点头说:“没错,就是这样,所以说,这东西不要想着值多少钱,要看就看它有什么意思!”

    白泽摇了摇头,说:“不过,这样一幅刺绣,在上面再刺上一些丝线,寻常女工谁不会啊!”

    叶诚轻笑一声,说:“你以前见过?”

    “没有啊。”

    “那你说什么谁都会,你要知道,这是那个叫做范绸的做出来的,除了他,没人知道其中奥妙,你现在手里拿着的这个,你就敢保证里面没有其他的含义吗?”

    “这……”白泽有些迟疑,他也想不出来,万一这里面再有什么其他的秘密呢。

    ……

    大厅内,众人听着白泽的讲述,纷纷入迷。

    白泽将自己和叶诚的名字忽略了,改成了一个人。

    “那后来呢?”

    “对呀,这个山水画的事情也没有说,是一个人做的吗?”

    白泽轻咳一声,摇了摇手中的羽扇,笑道:“口渴了,嗓子疼。”

    “我去给你倒水!”陈天真急忙说道,然后赶紧从茶壶里往外倒水,递了一个茶杯给他。

    白泽端过茶杯,轻轻地泯了一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我想想啊,从哪里给你们讲。”

    徐珊珊有些好奇那个人,问道:“你先给我讲讲,那个范绸,到底是什么人?”

    白泽喝完杯中的茶水,自己又倒了一杯,说:“那个范绸,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因为家里穷困,无法读书,便跟着母亲一起做些女工活,后来对女工刺绣也渐渐有了一些技巧。”

    陈天真问道:“后来呢,除了拆线法,还有水泼法,还有什么其他的技巧?”

    “多着呢,什么方法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叶羽柔问道:“他还出过什么有名气的刺绣画作吗?”

    “多着呢!”

    “那后世怎么没有名气呢?”

    “开玩笑,他后来出名了,只要是他的作品,人们都开始研究,能解开的刺绣,全都解开了。”

    徐珊珊问道:“那这幅画卷岂不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当然了,而且他这一辈子,做出来的东西屈指可数,就连当时的皇帝武也开始大肆收藏他的刺绣。”

    三个女人微微一惊,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惊动了当时的皇帝。

    “那个人后来结局怎么样了?”徐珊珊问道。

    白泽想了想,说:“当然是得了万贯家财,生活美满了。”

    二楼上,叶诚听着白泽的话,微微叹了一口气。

    那日,大火纷飞,无数人冲进了范绸的府邸,烧杀抢掠,就为了当时武发布圣旨,高价高官位要收范绸的刺绣作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