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七章 刺绣

作者:柿子会上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个留给后人也好,将刺绣的技术发扬光大。”叶羽柔说道,她深深知道这个刺绣可以带来多大的商业价值,如果因为这次的原因导致这幅画损坏,那将是全人类的损失。

    叶诚微微摇头,说:“这种刺绣技术,不会有人会了。从今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

    白泽微微一惊,说:“难道这幅画,是……”

    叶诚叹了口气,说:“没错,就是唐朝那个人的。”

    说完,叶诚站起身来,再次看了两眼这幅画,起身离开,往二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徐珊珊还是比较担心叶诚在拍卖会所发生的事情,问道:“叶小姐,你们在拍卖场有什么线索吗?”

    叶羽柔摇了摇头,说:“我一直待在拍卖会场,如果你想问什么消息,可以直接去问叶先生。”

    “那好吧。”徐珊珊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这就准备去问叶诚。

    不过她却被陈天真接下来的话吸引住了。

    “帅哥哥,你知道这幅画的来历吧,能给我讲讲吗?”陈天真问道。

    白泽目光一扫,看到这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都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轻咳一声,整了整衣服,慢慢走到了叶诚之前的那个位置。

    “既然你们这么想听,那我就给你们讲讲!”白泽顿时神采飞扬,口若悬河,吧吧讲个不停。

    这幅刺绣画卷只是一个很小的故事,白泽和叶诚都经历过这件事,印象有些深刻,所以至今都没有忘记。

    那是唐朝武时期的事情了。

    唐朝之大,令万国来拜。

    长安,是当时世界最辉煌的一座城。

    它用它的辉煌和胸怀,迎接着四面八方的游客和使节,街上传世布道者众多,长安皆包容至此。

    所有的外来人都想要一睹唐朝盛世,更有大国使节,来朝觐见,他们的声势浩大,队伍雄壮,却远不及长安万分之一二,令他们自惭形秽。

    叶诚和白泽走过扁鹊大道,来到两侧的集市。

    因为叶诚与白泽馋于唐朝街道上的各种美食,几乎是天天在那里溜达,尝遍各种美食。

    吃完美食之后,便在这街道上整日游荡。

    初夏一日,叶诚和白泽人手端着一碗胡辣汤,另一只手里拿着胡饼蘸着汤吃,口舌生津,妙不可言。

    “什么时候吃完这长安美食?”白泽问道。

    叶诚笑了笑,说:“活这么久,什么都吃不够,你还想吃完?”

    白泽嘿嘿一笑,说:“吃不够最好,好吃!”

    说完,白泽又是大口喝了一口胡辣汤,顿时觉得浑身舒畅。

    “那边围起来看热闹呢,我们也去看看吧?”白泽问道。

    叶诚看了看白泽指的地方,然后将手上碗里的胡辣汤大口吞下,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走!”

    叶诚将碗放在了一旁的茶桌上,说:“老板,送你个碗,一会儿讨碗茶喝。”

    “好嘞!”

    白泽见状,也大口的喝下碗中冒着白气的胡辣汤,忽然觉得舌头和喉咙顿时被烫,赶忙大口吸了几口气,不过这不是冬天,吸进去的气也是热气,不过倒是缓解了几分烫感。

    白泽没有叶诚的修复能力,又不想用法术将这些东西吃了,所幸将手中的胡饼弯了弯。

    白泽再次喝了一口胡辣汤,一边痛苦着,一边将剩下的胡辣汤倒进了胡饼上面。

    “老板,别忘了我这里还有一碗!”白泽喊道。

    叶诚一边吃着胡饼,一边往人圈里面凑着。

    白泽怕这胡辣汤将胡饼浸透,赶了吹,将里面的胡辣汤一饮而尽,然后大口咬了一口胡饼,一边嚼着,一边往人群里面走去。

    人群中央,是一个穿着布艺的男子,年龄大概十七八岁,模样有些清秀,只是这双眼睛里稍微带着些血丝。

    他的衣服上打了好几块补丁,不过布料的颜色极其相似,看得出来这个人虽然没钱,倒是有些好面子。

    这个男子坐在街道边上,身前摆着一副刺绣,上面画着两只鸳鸯,正在水面上游荡。

    “这幅刺绣倒也漂亮,色彩分明,栩栩如生。”

    “不过少了些传神的意味。”

    “你我都是文人,你还会看这个?”

    “对啊,女工刺绣,你看个画还行,看这个,岂不是外行?”

    “胡说,刺绣画也是画,笔墨画也是画,都是画面,乃是同枝。”

    “切!不懂就不要装!”

    围观的人群个个神采飞扬,衣着光鲜靓丽,与地上坐着的这个人,泾渭分明。

    “怎么样?”白泽口中嚼着胡饼,口齿不清地说道。

    叶诚凝视着这幅刺绣,微微一笑,摇着头说:“不怎么样,这幅刺绣丝毫没有女工该有的秀气,看不出一点温柔之意,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幅刺绣是个男人所做,再猜的没错,那么这幅画,哈哈。”

    白泽瞪大眼睛,口中的胡饼渣子随着话语喷洒而出,问道:“你是说这幅刺绣,是这个男的做的?”

    周围的人听到叶诚和白泽的话,议论声更大了。

    “男人做的刺绣?”

    “开什么玩笑!”

    “若是真的,那可真是贻笑大方!”

    “没错,不好好读书,考取功名报效国家,偏偏做个女工刺绣,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哎,真是的,我还以为是哪家大家闺秀的成品刺绣,没想到是一个男人做的,还有脸在这里卖!”

    叶诚和白泽对视一眼,同时咬了一口胡饼,将手里的胡饼彻底吃了个干净。

    叶诚一边嚼着嘴里的饼,一边走过去蹲在这个男子身前,将这个男工刺绣拾了起来,仔细的端详。

    “不买就放下吧。”这个男人说道。

    叶诚扫了他一眼,说:“不看看货好不好,怎么知道要不要买啊?”

    “你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品相粗陋,毫无灵气。”

    叶诚噗嗤一笑,说:“我可没这么说过。”

    “那你买不买?”男人有些不耐烦,问道。

    “多少钱?”叶诚笑着问道。

    “十两。”

    话音一出,围观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抢钱呢!”

    “就是,十两纹银,还不是名家闺女的女工作品。”

    “这么一副粗陋不堪的刺绣,白送都不要,还想开天价卖出去?”

    叶诚回过头瞪了一眼这些人,说:“又没有强买强卖,你们别发疯了行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