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六章 清理

作者:柿子会上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谢天纵大喊道:“什么妖怪,疯了吗你们!还要不要钱了!赶紧给我上啊,把他给我废了!”

    “我不敢啊,他会妖术!”

    “放屁,赶紧上,别告诉我你们一群人打不过他一个!”谢天纵喊道,他虽然胆小,但是还等着战斗胜利,毕竟那个如花似玉的小女人还在车里,被他们堵起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个个瞪着大眼,不知所措。

    “上啊,愣着干什么呢!”谢天纵等的不耐烦了,他就是不相信一群人打不过一个手上没有任何武器的人。

    “上!”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道。

    “你上!”这个人推脱着,对另一个人说道。

    这些人还是在颤栗中,迟迟不肯动手。

    “上,谁把他的手看下来,我给他一千万!”谢天纵喊道,他实在是等不及了。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几个人一听到谢天纵的话,顿时激动起来,开始变得跃跃欲试。

    “砍他!”众人纷纷说道。

    他们的武器已经坏了,但是双手双手都在,头脑被金钱刺激到了,纷纷冲了上去。

    叶诚打了个哈欠,看着跑过来的这些人,摇了摇头,自语道:“还真是有不怕死的。”

    看着跑过来的一个人,叶诚挥起一拳,直接轰了过去。

    “啊!”

    这个人瞬间被叶诚轰了出去,一直向后退去,将后方的那些人全部砸倒。

    “我的妈呀!”谢天纵一看自己的人被叶诚瞬间解决,顿时腿都吓软了,赶紧第一时间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一脚油门踩下去,迅速逃跑。

    叶诚冷笑一声,伸出脚往地上的一截断刀踢了过去,这柄断刀立刻向着那辆车飞奔过去,扎进了轮胎之中。

    “呲……”

    那辆车的轮胎被这柄断刀刺中,车内的谢天纵顿时抓不住方向盘,一个急转弯向着附近的山上撞了过去。

    “嘭!”

    这辆车直接撞在了路边的一颗树上,整个车头都变形了。

    叶诚笑了笑,钻进了车上,说:“开车。”

    “是,叶先生。”叶羽柔踩动油门,绕过后面的这两辆车,直接开了过去。

    身后只留下了一群躺在地上哀嚎的人,叶诚没用多大力气,所以伤不了他们的性命。

    叶羽柔路过谢天纵那辆车的时候,稍微放满了速度,叶诚顺着车窗望去,看到那辆车中的谢天纵此时已经晕了过去,而安全气囊已经被打开了。

    “看起来没事,让他自己等着救援吧。”叶诚说道。

    “是,叶先生。”叶羽柔点头说道,然后加大油门,直接轰了过去。

    两个人接下来这一路都很安全,车也没有几辆,很顺利到达了马坤的会所。

    马坤此时还没有回家,应该在外面忙碌。

    叶诚拿着刺绣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认真观摩。

    叶诚和叶羽柔回来的动静,让楼上的几人都从房间里出来,想要看看叶诚带回来了什么线索。

    白泽看到叶诚,轻摇羽扇,笑着说道:“老祖,那是什么宝贝?”

    叶诚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说:“你自己猜。”

    陈天真叼着一根棒棒糖,蹦蹦跳跳的从楼梯上跑下来,动静之大,让所有人都不由得将目光移了过去。

    徐珊珊慢慢走了过去,问道:“叶先生,有什么线索了吗?”

    “不急,坐下慢慢说。”叶诚说道,其余几位纷纷坐在沙发生,除了白泽靠在了叶诚的身后。

    “去拿一盆水来。”叶诚说道。

    “是。”叶羽柔应道,然后又问了问:“是凉水还是热水?”

    叶诚想了想,说:“把那个喷壶拿过来。”

    叶诚指的那个方向,是一盆花瓶,花瓶的一边有一个喷水壶,这里的用人经常用来给花清洗叶片。

    叶诚将这幅画卷展开,放在茶几上。

    “这是什么呀,大哥哥?”陈天真问道。

    不只是她,所有人都围着这个画,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丑啊。”徐珊珊轻声说道,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

    叶羽柔赶紧走过去,把这个喷壶拿给给叶诚,

    叶诚接过喷壶,微微一笑,很惬意的说道:“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我想要这个东西。”

    叶诚抽动喷水壶上的压力嘴,将里面的压力灌满。

    “阴雨绵绵时,霞飞落日天,这句话是有由来的。”叶诚说完后,对着这则画卷喷了过去。

    只见喷洒而出的水雾落在了这幅画卷上,并没有将其弄湿,而是慢慢的改变了颜色。

    这幅画卷上,原本绣着一片有些阴暗的天空,下面是光秃秃的山头,还有一汪干涸的湖水。

    不过这些水雾的出现,首先降落到了干涸的湖里面,这片湖水瞬间变得一片晶莹。

    水雾落到了光秃秃的山头上面,这片山头也开始像是长起了叶子,逐渐变得青翠欲滴,光秃秃的山头变成了巍峨雄壮的青山。

    昏暗的天空,逐渐淡去,变成了淡淡的红色,一轮夕阳出现在天际线上,周围都是红云。

    “哇……”除了叶诚之外,所有的人都不由得发出了惊叹声。

    这一幕刺绣的图样转变,让在座的所有人无不震惊。

    “我只见过画出现这种情况,没想到刺绣也可以出现。”叶羽柔惊叹道,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叶诚会想要拍下这幅作品了。

    “这是拍卖来的吗?”徐珊珊问道。

    叶诚点了点头,说:“算是捡了一个漏网之鱼,意外所得。”

    “这东西看起来应该是唐代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没人发现这个秘密呢?”白泽不由得提出了这个疑问。

    叶诚微微一笑,说:“你要考虑到,这可是刺绣,唐代的,若是沾了水,肯定会对画有所损伤,不用想也能想得到啊!”

    白泽瞪大眼睛,问道:“那你现在洒水,岂不是对这幅画又造成了伤害!”

    叶诚无所谓的说道:“这个东西,为的是让人们看到它的美,记住它的美,这就是它所带来的价值,如果一直是原来那个样子,还不如烧了。”

    众人纷纷对视一眼,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这样解释古董的价值,有些无法接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