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96章 牛皮糖

作者:醛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早上,慢跑了一圈的简恒回到了家里,正抓着一瓶子水仰头喝着呢,看到贺业提着衣服拍着脑袋从自家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睡醒了?”简恒冲着贺业问道。

    贺业点了点头,脸上依然带着宿醉过后的苦色,又拍了一下脑袋:“几点了?”

    “才早上七点不到,你还可以回去继续睡!”简恒说道。

    贺业摇了摇头,低头看了一下表:“算了,我不睡了叫了他们过来接我了,你是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多着呢,我还得去画妆,然后接亲……一整套事情呢”。

    瞅他的样子,简恒转身进了厨房,随手给贺业送了一点儿空间水,不光是为了解酒,也可以增加体力,今天找不定这小子要喝多少酒呢,简恒做为好哥们自然得替他考虑一下。

    端着茶杯走到了客厅,把手中的杯子递到了正抚着额头,半躺在沙发上的贺业说道:“喝了他”。

    “什么?”

    贺业看了一眼杯子中黑乎乎的液体,有点儿不想喝。

    简恒说道:“解宿醉的,还能增加一点儿体力”。

    听到简恒这话,贺业立刻接过了杯子,然后一仰头咕咚咕咚几下就喝下了肚,喝完了之后轻微的抖了一下,这才冲着简恒说道:“有点儿酸!”

    “你已经很牛了,猪八戒吃人参果啊,如果慢慢的喝更酸。行了,老实的躺几分钟,让药力发挥发挥!”

    说完简恒在贺业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后走上了楼去洗澡去了。

    这边的澡还没有洗完,便听到贺业的声音响了起来。

    “简恒,简恒!”

    简恒听到浴室的门一响,立刻抓住了毛巾遮住了身上的重要部位,一抬头看到贺业已经把脑袋给伸了进来。

    “我走了!谢谢你的醒酒汤,效果很棒,能不能把方子告诉我,让我以后和人喝酒的时候先弄他一锅?”

    贺业在门口伸着脑袋问道。

    现在的贺业一改刚才像条死鱼似的样子,整个人像是活了过过来似的,精神十足的说话调调都透着活力。

    “这东西你配不了!”简恒说道。

    “可惜了!”

    简恒瞅他一点儿也没有走的意思,于是张口问道:“我了个去,你还不走干什么?”

    “大男人的谁有兴趣看你,行了!再见,今天早一点儿到啊”贺业说道。

    简恒回了一句行了,便见这货把脑袋缩了出去,正准备冲掉头上的洗发水泡泡的时候,突然间又听到了贺业的声音,一转头又看到这货把脑袋给伸了进来。

    “又什么事?”

    “对了,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接新娘吧?”贺业说道。

    “滚蛋!”简恒对于接新娘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没意思!”贺业把脑袋又是一缩。

    简恒这边洗了一下,擦开了身体从浴室里出来,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便知道贺业的人已经走了。

    贺业今儿结婚,原本是想邀请简恒当伴郎的,不过因为他这个身份,简恒当伴郎就有点儿不合适了。不是简恒觉得,连贺业自己都觉得这个结婚的仪式挺无聊的,但是不办还不行,他结婚的意义不仅仅是两个的人的事情,更是两个家人的事情,其中牵到的东西,要展现出来的意思都比一场一般的婚礼要多的多。

    面对如此情况,简恒自然不可能做伴郎,人家也不可能让简恒做这个伴郎。

    换好了一身干爽的衣服,简恒开始做早饭,没有孙四维仨人的份,简恒仅仅做了自己一个人吃的量,做好了端着盘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一边看一边吃着早饭。

    正赶上的国际新闻,除了杀人放火就是战火连天,反正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反正简恒也不往心里去,一边吃着饭一边看呗。

    花了半个小时吃完了早饭,站在孙四维仨人的房间门口听听了,只听到仨个房间的门口那小呼噜跟交响曲似的,一浪赛似一浪的。

    笑了笑,简恒在桌上留了个条,准备开车出去转一转,在家没什么事,简恒决心去附近的商圈逛一逛去。

    刚出了小区的门,便看到张一平立在门口,就在简恒看到第一平的同时,张一平也看到了简恒的车子,于是张一平立刻奔了过来。

    啪!啪!啪!

    “老大,老大,救救我!”张一平哀求说道。

    简恒看到这家伙挡在了自己的车头,直接冲着门口的两保安说道:“把人给我拉开!”

    “我们……”两保安也不乐意干这个事情啊,于是你看我我看你,愣了两秒钟这才说道:“出了小区!”

    “真行!”简恒直接下了车,走到了车头冲着张一平就是一脚。

    这一脚下去直接把张一平踹了两三米远。

    “老大,你要是不救我我就没命了!”张一平一边哀求一边跪在地上说道。

    简恒冷冷的回道:“那特去的给我死远一点!”

    回过了头,简恒伸手就揪住了保安的领子甩手一个巴掌就招呼了过去:“出了小区好!每天特么的交了那么多的物业费,你们不光把人给放进去了,还这边跟我说出了小区!我特么的车还有一半在小区里呢”。

    “哥,哥!”

    另外一个保安一看简恒动手了,立刻过来伸手想拦,不过刚凑过来立刻就挨了简恒一巴掌。

    对于简恒来说,你可以说不合适,也可以说我们这边不敢拦,但特么的你不能说出了小区这不归自己管!

    伸手揍了保安几下,踹了几脚,简恒心里的邪火便差不多了,直接坐了车里等着警察过来,因为简恒刚才看到门卫房里的保安打电话了。

    嘀嘀!

    “我说哥们一大早堵着门什么意思啊?”

    简恒刚钻进车里不到一分钟,后面一辆奥迪车主有点儿忍不住了,按了一下喇叭冲着简恒吼道。

    简恒下了车,冲他说道:“对不住,走另外一个门吧,我这边等着警察来呢”。

    奥迪车主一看,原本还想说点儿什么,不过被车里副驾的女人给拉了回去,然后奥迪车倒了一下,扭头从另外一个门驶了出去。

    不到五分钟,警车便到了小区的门口。

    坐在警车里的警察一看简恒,顿时就头大,转头对着旁边的同事说道:“我了个去,这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头,你认识?”旁边的警察好奇的问道。

    “我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

    这位说着拿起了帽子戴在了脑袋上,然后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这位警察就是上次简恒引起两路匪徒案子的警官之一,只不过当时他的警衔太小,没有能凑到贺业旁边说话罢了。

    警察头疼是因为知道,和这位有关的那两拨子匪徒判的都很重,几乎所有人这辈子想再犯案都不可能了。

    “怎么回事?”警察下了车,装出不认识简恒的样子,平平淡淡的问道。

    两个保安立刻前一言后一语的开始说了起来,反正就是一个事情:眼前的这位开陆虎的揍人。

    张一平这边则是跪在地上继续磕他的头,一边磕一边嘴里嘟囔着老板救命之类的。

    保安的事情很好了结,警察这边问了一下便知道,这两保安纯是因为嘴欠,被殃及到了,于是说合了两下,让简恒出了几百块钱了事。

    至于张一平那里,这位便只能问简恒了。

    简恒也没有什么好藏的啊,把事情简单的一说,警察也觉得头大:这明显就是破落户讹人啊,这烂事儿闹心着呢。

    这些破落户反正也就是烂命一条了,无论怎么着都比现的强啊,所以脸皮啊、自尊啊这些东西在这样的人面前都不管用了。

    “这也不是个事儿啊”警察苦着脸说道。

    简恒也深有同感啊,不过简恒知道自己这事不能表现出一点儿同情心来,因为明白张一平这边是没脸没皮的了,一点好脸色对于他都是鼓励。

    “别让他挡着我的车!”简恒说完转头便要上车。

    就在将上没上的时候,突然间一辆银色的奔驰停在了门口。

    车上下来了一位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中年人,不胖不瘦的脸上带着一股子蛮横的表情。

    “谁打了我的人!”

    两保安一看这位来了,立刻说道:”老板!“

    那样子就像是两只挨了别人揍回家卖可怜的小猫小狗似的。

    简恒扭过了身体,淡淡的说道:“我揍的!你想怎么着?”

    警察看到这事情出现在变化,不由的脸色也苦了起来。

    中年人看了一下简恒,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了陆虎车牌上的时候,不由的怔了一下,然后便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二话不说冲着自己面前两个保安的脸上啪啪每人来了一下子。

    “你们特么的眼瞎啊!我一直强调我们是服务性行业,服务懂不懂?”

    这两巴掌把两保安脸上的表情由可怜变成了惊悚。

    “鄙人张泛洋,这里务业是挂在我的名下……”中年人脸上带着笑走到了简恒的面前。

    作为这么高档小区的物业老板,他自然得摸清一下各住户的资料,哪些人能得罪,哪些人不能得罪,要是没有这份眼色,他不是找死么,所以小区的‘英雄谱’这位心中记的很牢靠。

    虽然不知道简恒是谁,但是直接把房子从上一任房主的手中摘过来,那这样的人无论怎么说也不是他可以得罪的,所以这才有了刚才的转折。

    简恒一看人家都笑脸相迎了,自己也不好因为这小事再出手了,只得说道:“这小区安保得注意一下了,昨天就有不相干的人到了我家门口”。

    “一定,您的意见我们一定重视!”

    简恒冲这位点了点头,然后上了车,启动之后上了马路汇入了车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