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纷乱的灵魂与序曲 第五百八十章:炸门

作者:微叶梧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直到两人顺着螺旋梯抵达了下一层,墨檀才终于成功分散开季晓鸽的注意力,让她把思绪从‘有可能收获一枚用来炒菜的龙蛋’上移开。

    “嗯,这里跟上一层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多了个门。”

    率先跃下台阶的墨檀先是飞快地环顾了一番四周,确定两人眼下所在的这片空间无论是大小、规格、装潢还是残破程度都与上一层别无二致后才看向远处那扇门,因为螺旋梯并没有继续向下延伸的意思,所以对面那看上去很有年代感的、仿佛由某种玉石打造的大门应该就是唯一通路了。

    “还挺漂亮的,就是保养的不怎么样。”

    被勒令呆在墨檀身后的季晓鸽原地蹦跶了两下,隔着前者肩膀打量了一会儿那扇存在感爆棚的大门,嘟囔道“不过跟旁边的石壁相比已经好上很多了。”

    墨檀微微颔首,皱眉道“我从刚才开始就觉得有点奇怪了,你应该也能看出来,这里的时代感比阿丧那座【计时塔】还严重,如果说那座塔看起来至少有几百年的历史,那么这座龙王墓就是实打实的千年遗迹了。”

    季晓鸽眨了眨眼,歪着头好奇道“很奇怪吗?我倒是觉得这种帅呆了的古墓比法师塔看起来有年头很正常呀。”

    “不,这其实不太正常。”

    墨檀一边缓步走向那扇巨大的玉石大门,一边沉吟道“阿丧那座【计时塔】再怎么说终究也只是座精简了不少功能的法师塔,但这里可是历代坐镇圣龙峰的龙王之墓,其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圣历前数千年,不但沉眠着几代龙王,还有不少地位颇高的龙族再次长眠,无论是规格还是底蕴都比【计时塔】强出了不知道多少倍,怎么想都不应该受到如此严重的时间侵蚀。”

    季晓鸽的反应也不慢,闻言立刻露出了思索的神色“你的意思是这座龙王墓出问题了?其实按理来说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你的任务……”

    “猜测而已,至于任务里的‘考验’,应该是不会影响到的,否则任务要求估计就不会这么简单直接了。”

    墨檀对转头对面露忧色的少女笑了笑,耸肩道“而且看这里废弃了这么久的样子,安全问题应该也不用太担心了,当然,该小心还是得小……喂!”

    但见季晓鸽在墨檀那句‘不用太担心’了说完后,立刻宛若囚鸟脱笼般振翅飞起,带着一阵香风欢呼着径直向那扇大门飞去。

    “听人把话说完啊……”

    墨檀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便赶紧加快脚步向前跑去,奈何两人的移动速度相差太大,当他成功抵达门前的时候季晓鸽已经飘在那里研究半天了。

    见少女并没有触发什么机关陷阱,墨檀也就没多说些什么,只是一边直勾勾地盯着面前大门上那些早已变得模糊不清的浮雕,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研究出了什么没有?”

    “我有穿安全裤的。”

    季晓鸽笑盈盈地飘身落在面色僵硬的墨檀身旁,说了句特别犀利的话后微微蹙起了眉毛“什么都没研究出来,上面的装饰基本都被磨得面目全非了,没有找到任何类似于门铃或者锁眼之类的东西,我试着推了两下,嗯,也没推开。”

    最后这句话显然有些多余,要知道这扇门高达二十余米,若是敞开的话甚至可以容纳两头苗条点儿的巨龙并肩出入,看上去更是极具分量,就季晓鸽那点儿力气,要是能推动才有鬼了。

    “这就有点麻烦了。”

    墨檀微微眯起眼睛,然后把手放在这扇按理说是属于唯一通路的门上用力推了两下,结果自然是意料之中的纹丝不动。

    季晓鸽从行囊中掏出了一柄质地不明的小锤子在门上敲了敲,摇头道“应该不是什么常见的材料,至少鲁维老师给我的那本《中阶材料学》里,不过我把工程锤刚才亮了半秒,说明这门的导魔性应该非常好,嗯,稍等一下……”

    只见她振翅飞起,用那柄小锤子在大门的其它几个地方以及周边墙壁上都敲了敲,然后才重新飘回地面,摊手道“没有魔力流通,看来就算这门之前有什么机关,现在也都失效了。”

    墨檀顿时理解了季晓鸽的意思,那所谓的‘机关’并不单指陷阱之类,同样也包括类似于门禁手段之类的东西,比如能够让大门质量变轻的反重力设计,比如能在某些检测后自动开门的设计,就跟现实世界的高级电子门禁差不多。

    这种手段在无罪大陆非常普遍,只是单纯的把电子ai换成魔法、结界或者禁止而已,而龙族这个几乎没有短板的种族自然不会不懂得施法,且不说它们与生俱来的龙语魔法,就算是其它种族常用的元素魔法,龙族只要肯潜心钻研也一样可以成为大师,毕竟他们命长,而且与生俱来的身体素质也不会让他们像寻常施法者那样体质脆弱。(ps贾德卡·迪塞尔之流并非寻常的施法者)

    总而言之,经季晓鸽这位师承鲁维大佬的半专业人士分析,两人面前这扇导魔功能极强的大门过去绝对附有大量类似魔法门禁之类的东西,但时至今日,上面已经没有任何魔力流动了,就跟跳了闸的电子防盗门差不多,除了厚、硬、沉等基础特点之外,已经没有任何高科技因素存在了。

    “这就麻烦了……”

    少女讪讪地收起了自己的小锤子,苦恼地抱膝坐在墨檀身侧,皱着鼻子嘟囔道“我猜它原来肯定能够通过某些方便快捷的方式开启,但是现在,唉……感觉除了用超超超超大的力量硬推开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墨檀一边点头一边细细端详着面前这扇由某种玉石打造的大门,轻声道“我们不能钻牛角尖,既然任务不是‘设法打开大门’而是直指‘考验’,就说明这里存在着较为轻松地通过方式,嗯……”

    他眯起双眼开始思索,飞快分析着两人刚刚得出的情报,在脑海中进行高速筛选。

    机关之类的并不现实,既然过去曾经有魔力构成的门禁,那么再弄一些拙劣的,比如随便按个那里或者踩下哪里就会触发的开门机关显然多此一举,这种低端的‘剧情需要’绝对不会存在于无罪之界这个游戏中。

    至于扇门本身,强度自然是毋庸置疑,就算在没有魔力灌注的情况下或许不比过去,但拦住墨檀和季晓鸽两个二十来级的玩家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换两头巨龙过来或许还有可能推动这坨已经跳闸的玩意儿,他俩确实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那么,问题会在哪儿呢?

    墨檀一边挲姿着下巴思考着,一边往后退了两步,仔细打量着面前这道分外牢固的阻碍。

    【某场意外导致了这座墓地足以被岁月影响,但失去了魔力供给与防御措施的门却依然牢固,比起那些已经被部分风化的其它事物,千年的时光并未摧垮它,而我和晓鸽同学……等一下!】

    墨檀忽然眼前一亮,并在下一秒飞快地挪开视线,将自己的关注重心从那扇大门转移到了……

    这扇门所在的墙面上!

    饱经风霜,已经被岁月磨平了大胯的墙面上!

    “夜歌,给我桶茶叶蛋,然后退开点!”

    墨檀飞快地转向季晓鸽,并从依然处于迷茫状态的对方手中接过了半桶【对人用破片茶叶蛋】,然后快步来到了门旁,小心翼翼地在大门左下角摆放起了那些爆炸物。

    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之还是先听话’的季晓鸽已经振翅飞起,纳闷地冲墨檀喊道“你要干嘛?这扇门超硬的,这些茶叶蛋肯定没法炸开它。”

    “我知道,我也没打算把这扇门炸开~”

    墨檀这会儿刚好摆完了最后一枚茶叶蛋,然后谨慎地一步一步远离了那片‘爆破区’,直到退开了将近二十米后才猛地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正义曼陀罗,凌空甩出了一道【弧影斩】!

    boooooo!!!

    一连串轰鸣声顿时在远处炸响,被按照某种顺序精心摆放的茶叶蛋只用了不到半秒钟便悉数炸开,化作一团腾空而起的烈焰爆散开来,然后……

    “果然还是不行啊。”

    季晓鸽颇为遗憾地落回墨檀身边,看着远处那烟尘散尽后依然毫发无损的大门,摊开小手道“这东西太坚固了,至少要把二十桶茶叶蛋的当量压缩到一颗才有希望精准地爆破掉,唔,要么你在这儿等两天,我先回天柱山一趟让老师帮……诶!?”

    “刚才不是说了么,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这扇门炸开。”

    墨檀乐呵呵地对季晓鸽眨了眨眼睛,与少女一起看向大门左下角的大窟窿,笑道“但如果是被时间侵蚀了上千年的墙壁,就算不用茶叶蛋,我自己一个人用剑砍几个小时都能开出条路来。”

    季晓鸽这会儿已经快傻了,她瞪大眼睛看着墙面上那被自家茶叶蛋爆破出来的缺口,喃喃道“神经病吧!门比墙硬是闹哪样啊!这墓地的设计者怕不是猴子请来的逗辶吧?!”

    如此不淑女的话都蹦出来了,可见这姑娘此时此刻是多么的震惊。

    “不,应该不是你想的那样。”

    墨檀却是摇了摇头,一边迈开步子往墙上那个大缺口走去一边说道“我觉得当年的这里肯定处于某种力量长期加护下,而这扇门才是最正规方便的出入口,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明显已经失去了加护的情况下,墙壁却反而先撑不住了,倒是用不明材质构成的门还依然坚挺,所以……”

    季晓鸽顿时惊为天人“所以你就想到了炸墙?”

    墨檀一脸矜持地点了点头,谦虚道“其实我也是取巧了,因为任务说明并未着重提到这一点,所以我才能用‘确实存在某种快捷通过方式’作为前提去思考,否则还真不容易想到。”

    “那也很厉害了!”

    “没有没有,啊,我来走前面。”

    墨檀轻轻摆手,然后便率先矮身穿过了那个大窟窿,季晓鸽也紧随其后猫着腰钻了过去。

    下一瞬,两人便在一阵强烈的失重感中被‘甩’到了……松软的地毯上。

    “这里是……”

    季晓鸽七荤八素地撑起身子,用仿佛还转着小蚊香圈的杏眼迷迷糊糊地环顾了一番环境“谁家的客厅吗?”

    更早回过神来的墨檀晃了晃脑袋,先是自己费力地站起身来,然后又伸手拉起季晓鸽,颔首道“确实有点儿像,我们似乎是被传送了……”

    这里是一片面积约六十平米的空间,与两人之前所见到的‘龙王墓’风格截然不同,没有那么多看上去宏伟庄严的高大上物件儿,没有被时间糊满了马赛克的巨龙浮雕群,也没有能让寻常种族玩攀岩的超巨大螺旋梯,而是一间铺着温暖松软的酒红色地毯,两侧墙壁矗立着古色古香的大书架,壁炉、躺椅、软垫、方桌、茶具、点心篮、酒柜一应俱全的房间。

    房间中央那顶黄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晕,将整个房间映照的分外明亮,最里面那张书桌上的炼金小茶壶蹦蹦跳跳地喷着白雾,让空气中充满了淡雅的茶香。

    【这里的主人未必是个富有的人,但绝对是一个十分懂得享受的人……】

    墨檀下意识地想着,并在下一秒推翻了刚才的结论。

    【十分富有,且更加懂得享受的人。】

    他在心底更正了一句。

    “你好。”

    忽然,一阵温和的男声在两人身前响起,墨檀和季晓鸽定睛一看,竟然在书桌上看到了一位有着暗金色长发的中年男子,要知道就在两人上一次眨眼前,那里都还只有一只欢蹦乱跳的茶壶而已。

    “你是……”

    季晓鸽刚说了两个字,就被对方温和地打断了。

    “这是一个影像,一个无法用于交互,只能呈现出既定内容的影像,所以请不要试图跟这种东西进行交流,因为它只会自顾自地按照自己的节奏说话。”

    倚在桌子上的男子滑稽地指了指自己,莞尔一笑……

    “我是龙王波什·伽隆,我快要死了。”

    第五百八十章终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