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纷乱的灵魂与序曲 第五百六十七章:伪空时流

作者:微叶梧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依然抢在主人准备给自己‘检查身体’前自作主张地投出了一组画面,那是与整座法师塔上百组监控法阵所联动的反馈奥术,简单来说就好像一个能够随时调出查看的、方便快捷的、实时的监控器,只需要消耗少量魔力,就可以根据使用者的意愿看到法师塔所有区域,而且没有死角。

    而除了【丧】本人之外,另一个有着如此权限的存在就是塔灵了,于是乎,在判断主人低估了潜在的危险时,忠诚的【哆啦美】便选择直接用事实说话,把自己所发现的‘异像’直接呈现在阿丧面前。

    “你不要太任性啊,虽然隔三差五就把你扔下几十上百年是我不......咦!”

    阿丧并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在他看清了面前光幕中的内容后,当即便意识到自家小美并没有骗自己,虽然无论怎么想都莫得道理,但此时此刻,他确实从反馈奥术上看到了自己当前所置身的房间,而且和此时此刻的‘这里’——大相径庭!

    “小美!激活二层所有的常驻与额外监视魔法,把蓄魔池的日用输出阈值调高百分之两百,把这些奥术之眼和反馈阵列串联起来!”

    在短暂的震惊后,回过神来的阿丧先是嚎了一嗓子,然后飞快地舞动了两下手中那柄镶嵌着十一枚各色宝石的黝黑法杖,勾勒出两个直径三米的魔法阵,下一刻,数十枚晶莹剔透的奥术之眼从里面蜂拥而出,并按照某种严谨的路线飞速散开,分布在整个房间的各个角落,频率超快地闪烁着。

    塔灵的响应速度极快,只见休闲工坊内的两个蓄魔池瞬间光芒大作,里面那若有实质的魔力流沿着无数条凭空浮现的半透明路径灌注到每一枚奥术之眼内,将这些刚被召唤出来就几乎被超载到爆炸的低阶奥术稳定了下来。

    “画面,所有角度的画面!”

    阿丧毕竟不是计算机,也没有能和计算器媲美的大脑,所以他在召唤出那些法师之眼的瞬间便切断了精神直联,并将其嫁接到塔内的反馈奥术上,见塔灵已经将那些密集度极高的大眼珠子稳定下来之后,立刻命令道:“全都投射在我周围,以你检测到的‘异常’情况为核心,我需要一个上帝视角!”

    【哆啦美明白。】

    塔灵的声音立刻在阿丧脑海中响起,与此同时,总数与奥术之眼+房间内常驻监控法术相等的大量画面便飞快地出现在阿丧周围,几乎将他裹成一个流光四溢的大茧。

    “在这里,就在这里!半龙人男性与疑似半兽人的有翼女性,他们就在这间工坊里,但是......”

    阿丧死死盯着面前身前那片位于自己视野中心的三幅画面,然后眉头紧蹙地环顾了一圈其它魔力光幕,看到的场景却是截然不同。

    后者有着超高的分辨率,内容与现在的休闲工坊完全同步,阿丧试着在半空中塑成了一片绚烂的冰晶花瓣,然后便没有半点延迟地在大部分光幕上以各种不同角度实时观察到了相同画面。

    而唯有那在塔灵的操控下始终处于自己正前方那三幅画面,内容确是与‘当下’截然不同。

    没有飞舞的冰晶,没有刺目的蓄魔池,没有被大量光幕围在中央的自己,只有那两个‘不速之客’,在已经满是灰尘的休闲工房内转来转去,他们甚至还拿着火把!

    “小美,画面精度能不能再高一点!我需要看的更清楚些!”

    阿丧整个人几乎贴在面前的光幕上,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三幅画面猛看,一边大声呼唤自己的助手。

    而这次塔灵的声音延迟了好久才重新响起......

    【无能为力,主人,我无法调整那三个观察到‘入侵者’的广域侦测术式,只能进行单纯的读取操作。】

    “三个......三个......为什么只有三个......”

    阿丧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眉头紧锁地思考了起来,他已经有了某种猜测,但因为情况实在有些匪夷所思,所以哪怕是身为法师塔主人的他也无法立即做出判断。

    但时间不等人,那两个人眼瞅着就要离开‘这间房间了’!

    “啊,胃好痛啊,为什么会来得这么突然,明明我只是很普通地在纠结怎么拉龙族一把而已啊,该死,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他说到一半时忽然用力拍了下脑袋,并随手甩了下法杖让周围正在直播自己的光幕悉数散去,只留下那三块能够检测到异常状况的光幕,然后便闭上双眼让自己的魔力逸散开来。

    三秒钟后......

    【找到了!!】

    阿丧身形一震,猛地睁开眼睛,笔直地看向房间中央。

    形态各异的哆啦七小子石雕上正流转着一层朦胧微光,那是一种不存在任何元素或符能波动,几乎无法被肉眼观察到的扭曲。

    就是它!

    这就是这股该死的力量,把自己扔到了各种各样年代的罪魁祸首!

    被胧老师命名为【伪空时流】的力量!

    ......

    无罪之界系统标准时间

    圣历9571年,诗之月,祈颂1日

    无罪之界西北大陆,龙族之末,无名废塔一层

    “虽然我很想说这是一个误会......”

    墨檀将紧握在手中的大剑擎起,站在那扇已经不再有光芒流转的大门前苦笑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把季晓鸽挡在身后,对面前那些已经纷纷抽出了武器、狞笑着围上来的人耸了耸肩:“但就算是真误会,诸位应该也不会简简单单地放我们离开吧?”

    一个嘴角满是油渍的兽人大汉冷笑了两声,声音分外沙哑地说道:“那是当然,首先,你是个半龙人,而我们都非常非常‘喜欢’半龙人;其次,你身后那个小姑娘长得不错,看着细皮嫩肉的很讨人喜欢;最后,你们是从我们一直未能进去的‘雷门’中出来的,你觉得咱们还能放过你吗?”

    “杀!杀了他!生剥了他的鳞片,活拆了他的骨头!”

    “我要那个半兽人女的!谁都不许跟我抢!”

    “滚,你算哪儿根葱,得先拷问出他们是咋从里面出来的!”

    “能不能先把那女人的翅膀切下来?感觉好碍眼!”

    “嘿嘿,尽量在老大他们回来之前搞定吧!”

    “半龙人,我要把你削成人棍,泡进盐水里活活痛死!”

    其他几十个人也在那个带头说话的兽人大汉身后叫了起来,这些人都穿着颇为厚重的衣服,腰间别着几个干瘪的袋子,眼神凶厉、面目可憎,手持五花八门的武器,虽然数量总共只有五十来人,但却几乎没有配置方面的短板,正摩拳擦掌地向两人围来。

    “看来咱们的运气似乎不怎么样啊......支援就拜托了!”

    墨檀微微转头冲季晓鸽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猛挥了一下手中的巨剑,荡出了一道凌厉的弧形剑光,凌空劈在那个兽人大汉胸口,将其与身后两人同时斩飞了出去。

    八叶一刀流·六之型——弧影斩!

    “大家伙一起上!扒了那半龙人的皮!!!”

    最先被击中的兽人大汉在半空中稳住了身形,随手撕开自己那几乎被斩成两截的轻甲护胸,随手拔出身边一个同伴腰间的匕首,狠狠地冲墨檀甩了过去:“杀!”

    一时间,众人群情激奋,一边嗷嗷叫着一边冲两人发疯似的扑来。

    尽管平均实力并不是太强,但他们也不是傻子,只要水准相差不大的话,对方有几斤几两还是看得出来的,而墨檀在他们眼中也仅仅只是个力量、体质都还不错的中阶职业者罢了,结合他刚刚逼退了前面三人的表现来看,就算单打独斗差点意思,大家一拥而上估摸着也能将其做掉。

    至于那个长翅膀的漂亮姑娘......

    “弱爆了!”

    一个拄着长杖的蜥蜴人法师在用过感知奥术后冷冷地笑了笑,大声道:“大家放心,那个女人弱爆了!”

    爆了!

    真爆了!

    伴随着一阵明亮的火花,这个站在人群靠后位置的中阶法师转瞬间便被两枚茶叶蛋砸在身上,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两团直径半米出头的火光淹没了,并在下一秒浑身冒烟地砸倒在地,满是焦痕的身体上还多了十几道血口,虽然死肯定是死不了,但显然也已经剩不了多少战斗力了。

    “说谁弱爆了呢?弱爆了说谁呢?谁弱爆了说呢!”

    从墨檀肩膀后探出小半张脸的季晓鸽气鼓鼓地哼了一声,然后从行囊中掏出了自己的合金案板,半跪在地上把‘盾’往身前一杵,对墨檀大声道:“别担心我,放开了打,撑不住了我喊你!”

    墨檀微微一楞,回头看了季晓鸽一眼:“你确定?”

    “最先说我不拖后腿的就是你~”

    季晓鸽这会儿已经抄出了迦忒琳女武神,只见她将那有着六根炮管的重武器往案板沿上一架,笑道:“我可不希望最信不过我的也是你。”

    墨檀闻言便不再废话,只是轻轻点头道:“注意保护自己,忙得过来的话顺便保护保护我,谢了。”

    说罢他便发动了【疯冲】,并在正式突入一层大厅的瞬间激活了虎枪,开启【怒红莲】甩出了大片赤色的剑影,身形一刻为停的墨檀原地洒出了至少二百七十度的剑影,将周身护的密不透风,

    而季晓鸽则在后面用火力压制的方式尽量确保敌人不会彻底把墨困死,至于自身安全方面,早在墨檀之前那招弧影斩脱手而出时,她就已经准备好了大量七八组由粘豆包+面条+茶叶蛋的破片式绊雷,如果有人冲到她身边,就算季晓鸽来不及反应,那些仅会对自己造成1%伤害的料理也能拖一阵子,坚持到墨檀杀回来应该问题不大。

    突突突突突!!!

    死死扣着【高压女武神·迦忒琳GAU-0.8】扳机的季晓鸽将动态视力这一种族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始终保持着墨檀的退路通畅,并在这个过程中数次用投掷破片茶叶蛋的方式对敌人进行干扰,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拿下过任何一个人头,但却仍然给那些恶匪似的敌人们造成了大量麻烦。

    在无法通过实力差距进行压制的前提下,好歹也顶着个‘战地工程师’名号的季晓鸽在构建好阵地(合金案板掩体+触发式破片绊雷)后绝对不容小窥,或许她的攻击只要不被直接食用就无法造成决定性损伤,但如果只是掩护的话,面对这些最强也只是中阶职业者的敌人来说,已经绰绰有余了。

    毕竟真正负责破局的人,是墨檀!

    因为腾挪范围实在太小的原因,他暂时还没有召唤出自爆绵羊,要知道现在的墨檀可不比之前,就算无法使用绝大多数骑士技,能用的技能也不在少数,所以在之前那一套怒红莲结束后,最后几个强行欺近的敌人也被他用【二刀流·鹰波】与第二发冷却时间极快的【弧影斩】给逼退了。

    “呼......”

    他也是趁此机会长舒了口气,然后竟是翻转手中的巨剑将其倒提在身体左侧,左手虚托,右手轻按于剑柄末端,微微眯起了双眼。

    一柄长枪从左侧突刺而来,势大力沉......

    两把弯刀交叠着凌空而至,正欲铡掉自己脖子......

    三枚品字形的劲矢,角度不算刁钻,但速度很快......

    还有就是......

    “身后盗贼!”

    季晓鸽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很好!】

    在200%的移动速度加成下,墨檀矮身避过从鼻尖上方掠过的双刀、甩尾抽开那柄不留后劲的长枪、侧开角度让那三枚劲矢分别击中自己防御力最强的胸甲与护肩上,直面那位正将匕首挥向自己勃颈处的盗贼,然后......

    唰——

    炫目的银白色刃光炸开,在墨檀周围半径三米的空气中留下了一片宛若满月般荡漾开的巨大残影,直接将那偷袭未果的盗贼与三个作势欲扑的敌人拦腰斩成了八段。

    八叶一刀流·五之型——弧月一闪!

    与此同时,系统提示音也忽然响彻在墨檀耳边......

    【支线任务链2:清除龙息旷野的骨匪4/30】

    第五百六十七章: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