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三章 心烦意乱

作者:中二少年肤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方冷拉住颜苒的手,颜苒不受控制地脑补了许多。

    虽然没有抗拒,但是她似乎是要挽尊一般,当摘星楼主玩味的眼神看过来,颜苒才发文问道:“你拉着我走干嘛?”

    说的好像方冷如果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就不跟着走一样,但之前也没见你撒手啊!

    摘星楼主心里默默吐槽,然后一脸平静地吃瓜看戏。

    “有些特别的事情,想和你说,等会再解释。”

    方冷脚步没停,强势霸道的拉着颜苒出了门,召唤了一声,穷奇便飞了过来,方冷抱着颜苒一跃坐上了穷奇的后背。

    颜苒自然而然地勾住了方冷的脖子,虽然有些害羞,却也只是侧过头没有说什么。

    但她心里却在想,特别的事情,莫非就是那种事……

    不然,也不必唯独拉着她了。

    有道是小别胜新婚,颜苒也觉得身子有些发烫了。

    在别人面前,她还有些傲娇,但只剩她和方冷的时候,却又安分下来了。

    许久之后,方冷才开口道:“你有没有发现凝儿的不对劲?”

    颜苒顿时一愣,没想到方冷会忽然说起这个,一下让她从旖旎的气氛中脱离出来,略带困惑道:“她怎么了?”

    “我怀疑蛊神未死。”

    方冷的话,顿时让颜苒有些心慌,又回想起了被蛊神支配的恐惧,但因为被方冷抱在怀中,恐慌至于,身体却越发燥热了。

    “可是我没发现什么不对。”

    颜苒仔细想了想,唐凝儿回到苗疆的表现很正常啊。

    方冷也叹息道:“我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颜苒沉默了许久,才忽然将头靠在了方冷的胸口,过了一会才道:“你现在有很多烦心事?”

    方冷:“……”

    这你都能听出来?

    方冷现在的确心有点乱。

    他遇到的事情,总是一起爆发出来,而且,每一个,都让他感觉很无力。

    苏酥的生死,是他现在最想要解决的事情,他不会寄希望于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的种子,不过,神树的好意,他心领了。也的确是因为神树,他才能从疯狂的状态中走出来。

    但走出来之后,他却有自己的想法。

    他要去找流离,不论怎样,都要找机会看一看生死簿。

    但又不光是苏酥的事情,苏阿九又昏迷了,而唐凝儿身上的蛊神似乎还没有死透,不然上次方冷受伤的时候,唐凝儿也爆发不出那种力量,她的眼睛,依然是紫色。

    再有,就是东海上的魔域,方冷知道,那一定是瑶光。

    瑶光若是出世,方冷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处之。

    各种事情挤在一起爆发出来,方冷也是心力交瘁,不过,他也只是觉得心累无力,却从未想过放弃。

    正沉思着,方冷忽然感觉嘴唇一阵温热。

    是颜苒勾住了他的脖子,随后芬芳暗吐,却又浅尝辄止,即便是在黑暗中,方冷也能看清楚颜苒那红润的双颊。

    “我只是随便宠幸你一下,才不是担心你。”

    被方冷盯着看,颜苒别过了头道,方冷不禁轻笑一声,顿时惹得颜苒恼羞成怒。

    “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也是两百多岁的人了,还是和小女生一样可爱。”

    颜苒:“……”

    原本是恼羞成怒,现在是真的怒了。

    她面无表情地道:“你的意思是我已经很老了?”

    方冷:“……”

    差点忘了,年龄对女人而言是一种多么禁忌的话题,颜苒自然也不例外。

    方冷这才抚摸着她鼓鼓的双颊,将她的气戳了出去。

    “这句话的重点是可爱。”

    “哼!你就是这样对长辈的么,没大没小。”

    虽然被方冷说可爱很开心,颜苒依旧想要保存一下自己的威严,却浑然忘了自己在方冷面前早就没有威严了。

    听她说自己是长辈,方冷觉得有必要让颜苒认清一个事实。

    他一低头便含住了颜苒的双唇,双手在颜苒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挑逗着,直到颜苒求饶为止。

    “你呀,就是不记教训!”

    方冷亲昵地刮了刮颜苒的鼻子,颜苒眉目含春,看着方冷,却也只是哼了一声,嘴上很嫌弃,身体却很诚实地依偎在了方冷的怀里。

    因为有穷奇在,方冷倒是没有做特别过分的事情,但穷奇仍然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至于方冷,多亏了颜苒的安慰,方冷的心稍微没那么乱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穷奇便飞到了并州之外了。

    穷奇这几天是真的累了,一直不眠不休地在飞,好在方冷也不算太扒皮,他没有让穷奇和往日的凶兽同伴对上,在并州之外,就将穷奇留下了,而他独自一人,走向了并州。

    此时,偌大的并州陷入了一场凶兽的狂欢。

    但是,并州里的人,并没有完全死绝,毕竟凶兽不需要以人为食,而是以虐杀为乐。

    特别是当那些恐惧的人死在他们手下,他们的凶戾之气就更甚了。

    这也是一种修行。

    一种特别违反人道的修行。

    所以,并州城里的人并没有死绝,他们奔跑着,呼喊着,凶兽也没有释放法术,只是露出了自己的凶恶本相,驱逐着那些仓惶逃窜的人,若有哪个跑的慢了,便上去咬一口,却不咬死了,还让他继续跑。

    一只状若老鼠的凶兽,便是如此,看着有人受伤逃走,它便发出兴奋的喵喵叫。

    但下一秒,一把长枪,将它钉在了地上,接着雷霆与火,在它身上浮现,不出三秒,这凶兽便成了灰。

    满级的灭世神雷和灭世红莲,已经不是这些凶兽能抵御的了。

    而这老鼠凶兽一死,其他凶兽也自然看到了方冷。

    嗯,这枪好眼熟,这人也挺眼熟,而且,味道很不错的样子,就是看起来有点凶。

    方冷出现在并州的瞬间,凶兽头子梼杌很快就发现了他,但当他注视方冷的时候,方冷也隔空看向了梼杌。

    梼杌看到方冷的眼神,顿时心里一慌。

    这浓郁的危机感是怎么回事?

    刑战:“总感觉又有好吃的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